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聲聲慢(原載聯合報副刊)
2013/04/07 17:07:58瀏覽845|回應1|推薦19

   乘客甲

    「火車快回,火車快回,走過山洞,渡過小溪,一天到晚幾百里,快到家了,快到家了,媽媽等在月台裡。」

    甲太太每次搭乘火車,腦子裡總禁不住地反覆想著女兒從幼稚園學來的這支兒歌,愈是想著,便愈覺得車子跑得慢。有時,她只好逼迫自己把視線和思維投向窗外的風景。可是,只要車廂裡有一句小孩話語,小女兒的歌聲立即又闖進她腦海。

    「媽,您星期六回來的時候,我要和爸爸一齊到車站接您。」

    「好,乖乖,太陽大就不要來,告訴媽媽,妳想吃什麼?媽買回來。」

    「媽,我要大葡萄,好大好大的哦!」

    甲太太甩甩頭,還是甩不掉女兒的歌聲。

    她把塑膠袋裡的一大串紫葡萄拎在手上一會,覺得這列車子搖晃晃地,人擠過來擠過去,不小心恐怕會擠壞葡萄,便把袋子擱在行李架上,可還是放心不下,不時要朝著望望。到瑞芳,車子停得出奇的久,她翻閱時刻表,車子已經慢掉十分鐘。

    挨過雙溪,尚有一半路程,她忍不住又翻開時刻表看看,天啊,真是有進步的慢,從十分鐘變成了一刻鐘。

    車過頭城,晚一刻鐘還是晚一刻鐘,然後停著讓大家焦急地等候一班貨車先通過,這一等白白等掉四分半鐘。

   想到女兒冒著火毒的大太陽,擠在狹窄的收票口邊等著誤點的火車。她真恨不得自己是列車司機,不,她恨不得自己是鐵路局長,再不然是個議員或什麼委員的也可以,偏偏她什麼都不是,她只是千百個擁擠在普通車廂中的乘客之一。

   乘客乙

第一節課數學,老師走上講台,發現空位子太多,滿臉不高興。

    一點名,十九位同學沒到。班長趕緊起來報告說,火車誤點,住羅東、蘇澳的同學還沒到。

    數學老師把眼鏡朝上一推:「你怎麼知道?」

    乙小胖子馬上站起來說:「老師,是真的火車誤點,我就是改搭汽車趕來的,很多同學身上沒帶錢,所以還在等火車。」

    老師無奈地搖著頭說:「好吧,既然有那麼多同學沒到,這堂課讓大家自習。」

大家都高興。

但願火車天天「慢分」。

   乘客丙

第三節是英文,老師沒來,真好。

    大家都高興,趕作業的趕作業,看小說的看小說,剪指甲的剪指甲,聊天的聊天。

    教學組長把班長喊去交代說,丙老師從頭城打電話來,因為火車誤點,沒辦法按時趕來上課,大家先自習。

    大家都高興。

    但願火車天天「慢分」。

   乘客丁

丁大頭一夜沒睡好。怎麼不,三個月來寄了十多份履歷表,全石沈大海,難得一家這這麼有名氣的公司,只需補一份自傳,就準備錄用他,怎麼不令他興奮。

    丁大頭高興,女朋友小燕比他還高興。每次小燕媽媽總是說丁大頭沒固定職業,就休想娶她過門。這下真好,丁大頭能找到工作,小燕媽媽便找不到理由反對兩人的婚事了。

    幾天來,丁大頭一直費腦筋思考,想他第一天到公司面見負責人的時候,對方會提出些什麼問題來考他,自己應該怎麼措詞應對才得體。小燕也幫著他設想,兩人一問一答,像背台詞,彩排一齣戲那般認真演練。

    前天,一大早丁大頭便到車站排隊,先把票買好。今晨他還特別提早半個小時到車站候車。

    一夜沒睡好,為了讓自己報到時顯得有精神,他一上車即斷斷續續睡到台北。車進站一彎一晃的把他搖醒,看看錶,禁不住嚇一大跳,離報到時間只剩十分鐘。奇怪?他搭的這班列車正常到站時刻,明明還有整整四十分鐘的時間,用散步都足夠趕到公司的。

    他把錶舉到耳畔,是走得好好地呀!趕忙擠下車,望天橋上的掛鐘核對:「天,錶沒錯,是車子誤點了!」

    他盤算,擠到出口,再用計程車趕,也無法按時趕到,何況路上紅燈又多,不如到站裡先要張誤點證明再說。

    等他匆忙趕到公司,已經超過十來分鐘。他禮貌地向那位人事主管解釋,那仁兄卻頭也不抬一下,只冷冷地說:「對不起,我們已決定另外通知別人遞補了。」

    「先生,拜託請幫幫忙,實在是因為火車誤點,所以才來遲的。請幫幫忙!」

    「幫忙?」人事主管一雙老虎眼朝他翻了一下,又埋頭翻他的報紙說:「你要知道,任何一家有信譽的公司,守時、守信一般重要。一個試用人員第一天都不能準時報到,誰曉得以後會不會誤時誤事?」

    「是的,先生你說得對。不過,我不是有意來晚的,」他把火車站開給他的那張證明掏出來,放在那位主管面前說:「先生,這是火車站的證明,請通融通融!」

    「對不起,我們實在不能以公司每個員工辛苦建立的信譽來冒險,所以我們已經決定通知別人遞補了,你還是到別家去試試吧!」

    「先生,千萬幫個忙,確實是火車誤了半個多小時,你看這單子,請千萬幫個忙!」他還不死心的懇求著。

    那個老虎眼只好放下報紙,站起來說:

    「我相信任何人,當然也可以相信你是因為火車誤點延誤報到。只是我們公司是私人企業,不屬交通部管轄,也不屬鐵路局管轄,你還是找火車站幫忙去吧!」

    「──」丁大頭平日最討厭人家喊他大頭,此刻他自己卻感覺到,自已的確有點頭重腳輕。

   乘客戊

戊教授常聽上學的兒子說,現在的學生們比較喜歡年輕的教授,因為他們授課、演講,從不拖泥帶水,耽擱時間。

    逐漸逐漸,竟也養成了他守時的習慣。

    這次應邀北上到某團體的年會演講,兒子代他買好一張對號車票,他認為不妥,因為大家都說莒光號列車比較準時,於是改搭莒光號列車北上。

    車到台北,他看看錶,車子還是晚五分鐘進站。正無人可發牢騷時,看到月台上有一位年輕的站務員便說,怎麼連莒光號也會誤點?

    那位年輕人抬起手臂看了一眼腕錶,覺得只差了五鐘算不得什麼。

    戊教授只好一面邁大步伐向出口擠去,一面自言自語說:「胡適先生已經走了那麼多年,『差不多先生』竟然還健在哩!」

   乘客己

「老己:

你真不夠意思,這次出國你竟然連個面都不見,咱們兄弟十多年交往,就算有過什麼不痛快,你也應該抽空為我壯壯行色。

那天跟著所有的乘客熱熱鬧鬧的上飛機,其中只有我不曉得該向誰揮手,說來真有些可憐兮兮的。

好了,說笑歸說笑,只盼你心裡還能記住我這個兄弟就行了,一個人愈是不在自己的國家,愈是想念國內的情形,記住,有空多來信!

天天快樂

弟千里敬禮」

    天啊,真是冤枉!好在那天要了一張火車慢分的證明,不然我老己要讓老兄弟白白誤會一場。看來得趕緊寫個回信,順便把火車誤點證明附上,免得千里耿耿於懷。

   乘客庚

「報告值星官,因為火車誤點,所以我無法按時歸營。」

    「火車誤點又不是出軌,早已不是新聞,你已經是個士官了,就不曉得提早一班車趕回來,還說什麼理由。」

    「是,沒有理由,我願接受處分。」

    庚下士在接受處罰過後,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嘿,如果我提早一班車,它還是誤點,那怎麼辦?」

他不知道怎麼樣回答自己的問題,腦子裡竟直是盤旋著:「如果,提早一班車,它還是誤點,該怎麼辦?」

   乘客辛

平快車抵達八堵站,十八點三十三分,較正常時間晚了整整二十八分鐘,從基隆開往新竹的普通車,已經開走了十二分鐘。

    「繼續搭這班平快趕到南港,大概還可以追得上,再不然,到台北總可追上的。」辛先生想。

    於是,他又從車門口擠回車廂裡,順便掏出香煙,忘我的吞吐一番。

    「先生,車票借看一下。」一位帶著黃色袖章的查票員,打斷了他的遐想。

    他把那張從宜蘭到中壢的普通票,和宜蘭到八堵的平快加價票,一併掏給那查票員。

   「先生,你必須補票,」查票員看了下票,朝他說:「八堵到中壢你只買普通車票,這列車是到台北的平快車。」

   「我從宜蘭來,當然知道這是平快車,但是你們這班平快到八堵時慢分慢了將近半個小時,誤掉我原先預備搭的那列開往新竹的普通車,我被迫繼續搭這班平快去追它,應該不是我的錯吧!再說,我要搭的那列普通車從基隆發出,在八堵肯定還有座位可坐,現在你說說,是我應該補票?還是你應當補我個坐位?」

    左右的乘客,全讓辛先生的幽默逗出笑來,那查票員只好知趣地走開。

   乘客我

我每星期要坐十來個小時火車,頗也坐出一些心得。

    譬如說,火車時刻表只能當參考資料,所列時刻都必須加上若干成數,就像印刷廠印製產品,每令紙都得加上百分之幾,作為正常損耗一般。

    譬如說,人一進車站,要先看黑板公告或注意收聽廣播,才能確定你想搭的車子,能否按時進站。

    譬如說,在桃園、中壢、新竹搭北上車子,可能的話,儘量不要搭乘由高雄發出的車子,路遙難測,容易誤時誤事,尤其是週末、假日。我經常要轉兩線車子,對於這些不成文的「注意事項」,更得特別留心。

    有一次,正愁沒適當的班次,好從中壢到台北趕搭宜蘭線的列車,彷徨間想起去看公告。只見黑板上寫著:「本站十六點零九分開往基隆第一四六次車,因故約晚六十分。」

看看手錶,已經十七點,正巧可以趕上。真是老天慈悲,這班列車從竹南發車開到中壢,竟然能夠延誤一個小時,顯然是老天爺有意讓我這個窮人省一筆計程車錢呀!

    心裡不免自私地想:感謝「慢分」!

──原載19731215《聯合副刊》

後記:這篇小說發表迄今將近40年,各行各業進步了多少?台灣鐵路究竟進步了多少?大家自有公評。當時與小說一起在聯合副刊刊登的插圖,是我投稿時一併畫好投寄的。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330&aid=7473835

 回應文章

時季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原來是四十年前的事
2013/04/17 14:41
原來是四十年前的事,一直讓我讀得驚心動魄。

聽說日本的火車的到站誤差是以秒計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