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永遠是我的城鎮(原載皇冠雜誌)
2016/03/06 16:53:25瀏覽860|回應0|推薦27

宜蘭平原的竹圍人家已經越來越少。吳敏顯/攝

永遠是我的城鎮      吳敏顯  

        近年來,無論寫小說寫散文,都寫了不少宜蘭平原的人事地物。

尤其是這三年出版的散文集《我的平原》《山海都到面前來》,及短篇小說集《三角潭的水鬼》,書寫內容和故事場景,也大多纏繞著台灣這個東北海隅。連機關學校找我上課,都希望我能偏重在地書寫經驗。

我在宜蘭出生,宜蘭也是我幼年、少年時期成長的地方。除了十八歲以後有十四年在外求學工作外,大半輩子就窩在這裡生活。無論平野、山澗或海域有無人煙的角落,都嘗試著去踩踏尋訪,耳聞目睹全是我源源不絕的創作素材。

寫作朋友聽了,幫我總結說,原來我的創作生活早已連結地氣,且不曾剪斷臍帶。

接地氣這個詞,早先用在醫學方面探討,近些年不少人談文學創作,也強調不能忽略接地氣。認為創作允許天馬行空移山倒海,毫無疆界框限,但若是能夠接地氣,肯定與人親切,溫馨感人。

這種說法,教我想起小時候。那個年代,整座海島還被遠處動盪的戰火硝煙所籠罩,住家對面的鄉公所廣場東側和部分農家竹圍下,相繼挖了許多防空壕,讓人一聽到空襲警報即可就地避難。

土壕溝寛約一米,深一米多,挖出的土方沿壕溝兩旁堆成堤岸,等於把壕溝深度增加到兩米左右。在農家竹圍的壕溝,由竹叢掩遮;鄉公所廣場那兩三處,則順著七八棵老柳樹腳跟穿梭。於是左岸柳樹垂下柳條伸到右岸,右岸柳樹也做了同樣的回報。

壕溝壁面,密佈竹叢和柳樹根系,它們像害怕遭人遺棄那樣拚命地張開手掌和腳趾,緊緊地抓住每一寸泥土,甚至大小石頭……。

──以上為節錄,全文已收錄在2018年6月九歌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腳踏車與糖煮魚》書中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330&aid=49068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