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醫師兩度住鬼屋
2008/08/04 22:39:18瀏覽6569|回應1|推薦37
  很多人聽過鬼或鬼屋的故事,但通常都是「聽來的」。在宜蘭行醫多年的復健科醫師李建成,卻兩度住過被稱為「鬼屋」的房子,也看過很奇怪的「白色影子」。

  李醫師全家所住過的兩棟被稱為「鬼屋」的房子,一棟在員山鄉,一棟在宜蘭市區裡。從他們搬走以後,好像就沒有人再住過。

  據李醫師回憶,童年時和父母住在員山鄉新城橋附近一棟租來的瓦房裡,除了覺得租來的房子小一些外,全家並未發現任何不妥。那時,他祖父母疼愛孫子,經常到員山和他們同住,但兩位老人家總是抱怨晚上睡不安穩,每回都來去匆匆。

  事實上,四十幾年前的員山新城橋附近,偏僻而安靜,應當沒有吵到老人家睡覺的噪音。李醫師說,在當時家人都不明白祖父母為什麼抱怨晚上睡不安穩。直到他最小的弟弟出生,鄰居才偷偷的告訴他媽媽,說那棟房子「不乾淨」,家中有剛出生的嬰兒要特別小心,既然是租來的房子,何不另外搬個地方住。他祖父母才說,每次他們睡到半夜,總會被門外一群人的談話聲音吵醒,從木板門縫朝外探視,卻又杳無人踪。

  當他們搬家時,附近鄰居們還說,過去所有住過那房子的人家,無不中邪生病,像李醫師一家平平安安的住了好幾年,是他們僅見。事隔幾年,當李醫師讀高中的時候,曾回去看那棟被人們指為「不乾淨」的瓦屋,發現大門深鎖,木門板上還用白紙條像貼封條似的,貼成一個很大的「×」號。這時看來,心裡才覺得很不對味。

  李醫師和家人住過的第二棟「鬼屋」,在宜蘭市某家醫院附近,也是一棟老式的磚瓦房。房子裡有半截還用木板釘了一個小閣樓,那小閣樓便是李醫師睡覺和讀書的地方。

  據他回憶,那棟房子是別人免費提供給他們家人棲身的。房子後半段,原先住有一戶人家,因其家人病了一個多月便搬走,而由李醫師的三叔,曾經擔任過國小校長的李再壽全家搬來同住。這棟房子一年到頭都很涼快,縱使再燠熱的盛暑也不例外。

  當李醫師準備考大學那一年的某一晚,家人和附近人家早已就寢,他「開夜車」正讀得起勁時,突然瞥見閣樓窗外,黑漆的巷道裡來回飄蕩著一團白色的影子,他以為自己眼花,立即擱下書本,把電燈移開,探頭到窗外再瞧個仔細。但見那白色的影子快速的在窗前晃了兩晃,便消失得無影無踪,使他心裡好生納悶。不過他還是喜歡在家裡或閣樓上讀書,因為每次在外頭玩得浮躁的心情,只要一踏進家門,便覺得像一灘濁水立即獲得沉澱澄清般的冷靜下來。

  某個炎夏的大晴天中午,家人正坐著聊天時,沒有裝設天花板的屋頂,突然滴滴答答的連串滴下許多大水滴,細看那水滴來源,係從一根圓形橫樑上滴下來的。當時窗外正是豔陽高照,而且在平日那瓦房任憑大風大雨,從未漏水。所以那無緣由的「晴天滴水」讓全家人嘖嘖稱奇。

  李醫師說,使家人開始覺得「實在奇怪」,是宜蘭市北門口一名菜販生病後所引發的。那個年輕的菜販,每隔一兩天便會到門口賣菜。有一天,李醫師的母親買了不少菜,那菜販幫著拎進家門,只跨進門檻幾步,第二天竟病倒了。菜販生病後,一連看了很多醫師都不見好轉,後來去問神明,得到的答案竟是,曾經踏進「不乾淨」的房子而沖犯到邪氣。

  同時,據李醫師的三嬸回憶,有一天自來水公司的人進屋裡查看水表,掀開鐵盒子一看,裡面竟塞著一大把燒香所剩的「香腳」,根本不知是從何而來。還有個農曆年初二,全家到礁溪五峰旗風景區遊玩,她不慎滑了一跤,回家竟連續發燒十天,打針吃藥未見好轉,去找個神壇道士看,對方只翻了一下她的眼皮,便說是「犯了陰」,住的地方「不乾淨」。

  李醫師表示,他父母和家人並不迷信鬼神之說,但太多的「巧合」不得不讓他們覺得「奇怪」。當時,他舅舅家有個表哥,去找乩童「觀落陰」,到陰間地府「探親」,探望過世的外祖父。表哥給乩童的「基本資料」並未涉及李醫師家的人,未料帶表哥「觀落陰」的「太子爺」神像,竟然一再「說」,老人家很忙,每天都要忙著保護女兒(即李醫師母親)一家人,因為有太多的妖魔鬼怪在周邊想伺機蠢動。

  李醫師覺得,儘管他們家人住過兩間被別人稱為「鬼屋」的房屋,但就家人本身而言,大小平安且成家立業都很順暢,很多人說那是「福地福人居」;他倒覺得不管「信其有」,或「信其無」,只要彼此無傷害之心,不管是人與人之間,人與鬼神之間,都可以坦蕩蕩而無礙。

──作者附註:李建成醫師目前擔任宜蘭縣醫師公會理事長
──本文原載《老宜蘭的腳印》一書,宜蘭縣文化局出版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人微延卿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人鬼之間
2008/08/05 10:36
這樣看起來,好像人鬼之間並非真的互相無害?李醫師一家無事,應是外祖父辛勞照顧的結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