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長腳鬼與大頭鬼
2006/02/01 19:14:38瀏覽2902|回應0|推薦4
  世界上有沒有鬼?鬼到底長得什麼模樣?誰真正親眼看過?

  鬼故事大多有個「共通」特色是──聽來的故事。經由輾轉相傳、繪聲繪影、加油添醋的結果,也就越說越離奇。只要聽眾中有人質疑「誰親眼見過?」往往故事便會就此中斷。

  當然也有些人說,自己確曾見到鬼;有些人更指出,自己不但「見鬼」,還揭穿了「鬼」的真面目。

  曾經在宜蘭醫院當工友的鄭秋桐老先生說,很多年前的某一夜,他和堂兄在宜蘭市梅州里一間小雜貨店聊天,晚上十點多鐘小店舖打烊,兩人相偕回家途中,他堂兄突然用手拍他大腿,要他注意看右前方。

  鄭秋桐回憶說,當時市郊沒什麼路燈,但藉著些微天光,仍可看見二十幾公尺外,有一個身長兩三個人高的「巨人」,穿著一襲白色長衫,大搖大擺的朝宜蘭河中山橋的方向漫步。那時,到處種有兩、三公尺高的「洋麻」,只見那「巨人鬼」穿過「洋麻」園時,仍露出上半身。

  「巨人鬼」的步伐大,很快就走到宜蘭河邊,消失在暗夜裡。鄭秋桐估計,他們兄弟倆目瞪口呆的看到那「巨人鬼」出沒的時間,大約足有五分鐘之久。第二天,把見聞說開,才知道村莊裡曾有不少人瞧見過,大家稱那「巨人鬼」是附近磚窰的「窰公」,磚窰工人往往睡到半夜,就發現它想擠進工寮。不過,這樣的「見聞」已使得鄭秋桐足足一個多月不敢走夜路。

  過去在宜蘭醫院經營福利社的林福順,台灣光復前曾在頭城鎮福德坑山上經營木炭窰。當時民間疾苦,買不到豬肉拜拜,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沒上山拜拜。結果,炭窰工人告訴他,常有鬼怪騷擾,使窰火旺不起來,他便親自上山住了一夜。當天夜晚,果然看到一個魁梧身形的人影,到工寮裡逛了一圈。嚇得他只好湊了些東西拜拜。

  當過宜蘭縣警局勤務中心主任的黃金嬰表示,他十四歲時的某天晚上,和一名同學在頭城鎮慶元宮附近遊戲,突然發現有個穿白長褲的「長腳鬼」追他們,兩人沒命地跑,最後雙雙摔到一條水溝裡。

  翌日,家人安慰他是受到一名醉漢騷擾。事實上,他後來回想,那不是醉漢,也不一定是鬼,可能是一盞路燈「作祟」,因為當時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路燈很少,而且都用罩子封得只剩下一線光柱朝地面照,他們可能是瞧見那光柱及樹影,而誤以為是「穿白長褲的長腳鬼」。

  在縣衛生局服務過的蕭忠義,有幾次值夜,都覺得有「怪物」乘他半睡半醒之際,掐住他脖子,要拚盡全力才能掙脫,而每回他只要重新調個方向睡,就一覺到天亮。他向宜蘭醫院醫師請教,醫師告訴他,可能是床舖稍窄或睡覺時雙手壓迫到胸口,以致引發惡夢。他認為醫師的解釋有道理,不過後來值夜時,他已經改睡辦公室,而不睡值夜室,至少辦公室寬敞些。

  在宜蘭市經營林屋鐘表眼鏡行的林金土老先生,生前曾說他相信人死後有靈魂,但沒有鬼,因為靈魂是看不到的。看到「鬼」,往往只是錯覺,只要放膽求證,便可水落石出。

  林老先生曾經遇到過「大頭鬼」,也遇見日本的「長髮女鬼」。老先生回憶他十五歲那年,有一天凌晨兩點鐘,店裡的電話突然響起,是附近「郡役所」(宜蘭縣政府舊址)值夜人員打來的,要他立刻送一盒唱機的唱針去。他便一手提盞油燈,穿著木屐,沿台灣銀行與林姓家廟間的馬路走去。

  當他經過現在台銀宿舍後面的「武營埔」(聯勤電池廠舊址)那片草坪邊緣,竟看到一個頭大如斗的「大頭鬼」沿著縣府前,當時尚未加蓋的水圳岸邊,朝他的方向走來。

  林老先生隱約見那「大頭鬼」缺了雙手,搖搖晃晃且走走停停的,嚇得他渾身打顫,步履歪歪斜斜,連木屐帶子都扯斷。等到對方從他身邊交會而過時,他才發現,原來只是一個肩上扛著大豆餅的農夫,對方雙手都舉起扶著豆餅,在迷濛夜色裡就成了「無手的大頭鬼」,卻把他嚇出一身冷汗,久久說不出話來。

  林老先生廿二歲到日本,有一天下午獨自逛栗林公園,爬上一座山坡樹林時,發現鮮有人跡,想到自己身上帶不少錢,便匆匆抄小路下山。未料快到平地時,竟然瞧見路口的石椅上坐著長髮披頭的日本婦人。他用日語喊對方,只見對方透過披散的髮間瞪著大眼,卻不吭氣,連續幾次都如此,令他覺得「白天見鬼」。匆忙離開後,遇到幾個打掃公園的工人,查問後才知道那是當地村長的母親,因精神失常,經常到公園裡呆坐,當地人都知道,只有外地人才會被嚇到。

  另外,在宜蘭市經營過麵包店的李東民,也曾經遇到「山鬼」及冰冷小手的「抹脖子鬼」。

  李東民說,二十幾年前他在山上種水果,有天夜裡獨自一人坐在工寮門口石階上抽菸,突然瞥見十幾公尺外的巨石邊,也坐著一個人。據他了解,附近山區在那幾天只有他一人住山上,根本不可能多出一個「人」來。他想必定是「那東西」!

  於是李東民壯著膽子,朝對方說:「兄弟,咱們沒什麼過節,何必出來嚇我呢!」但對方卻文風不動的依舊坐在那兒。當他起身走近想瞧個仔細時,人影竟然消失;可是在他坐下繼續抽菸時,對方卻又冒出來。

  李東民學過拳擊,他順手抓了一根木棍向對方坐著的巨石靠近,這才發現,被他誤為「山鬼」的,只是一叢野山芋的葉片和陰影所組成的。當他身子站高時,自然看不到「它」,坐下時那影子就會冒出來。

  還有一次李老闆夜裡下山,穿過一條小徑時,老覺得有一隻「冰涼的小手」時不時地抹他脖子,每當他猛回頭察看,卻什麼也沒發現。有一次,他在被「抹脖子」的瞬間,猛然煞住前行的腳步,且轉過身子,才查明那「抹脖子鬼」只是路側垂下的芒草花穗,被風吹動時掃到他脖子上。

  因此,依林老先生及李老闆的看法,如果「見鬼」的人,能及時把那「鬼」看個仔細,弄個清楚,就不會被「鬼」嚇著。

原載《老宜蘭的腳印》一書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330&aid=165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