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鬼之約
2007/10/20 15:54:50瀏覽3815|回應1|推薦29

在宜蘭縣冬山鄉梅花湖附近的茅埔城,和員山鄉上深溝堤防邊的三個村莊,都有「拜壩」習俗。

茅埔城在農曆七月拜,且大多已改在住家附近遙祭而不上堤防;員山鄉三個村則在尾牙拜,同時必定殺豬公運到蘭陽溪堤防上隆重地拜。兩者祭拜的對象,雖然都是老大公和好兄弟,但員山鄉的拜壩,還多了一層人鬼之間信守約定的美談。

蘭陽溪過了粗坑、再連之後,北岸曾有支流做為宜蘭河的水源,而這一分岔也等於是個大缺口,常使沿岸的內城、蓁巷、深溝等三個村莊飽受洪水淹沒田園的侵擾。民國十三年日本人興建了再連及上深溝一帶的堤防,才阻斷這一條水流,也堵住了這個大缺口,減少洪水對當地居民的威脅。

從再連到上深溝這一段堤防,當年興築時都是就地取材,用溪床的石頭磊砌而成,看來這相當堅固。但沿岸村民鑑於早年水患所帶來的慘痛經驗,並未因此高枕無憂。每逢豪雨颱風來襲,各村還是會三五成群地主動組成巡邏隊伍,拎著銅鑼,不斷地來回堤防上查看洪水水位及堤防是否受損,遇有情況便敲響銅鑼,警告各村動員壯丁搶救堤防,同時疏散婦孺。

據蓁巷村長陳清全、深溝村長謝阿牛、內城村前村長黃東碧等表示,民國五十一年十月間歐珀颱風襲擊宜蘭時,堤防沿岸三村村民各自組成好幾支巡邏隊伍,輪流巡查水位及堤防牢固狀況。到了深夜溪水暴漲,水位幾乎快上了堤頂,其中一支巡邏隊伍,發現上游不遠處有三、四個看不清楚面貌的人影,竟然把構成堤防的石頭一塊一塊拆卸下來,拋擲到洪流裡,企圖把全村賴以保命護產的堤防拆個缺口,引進洪水。幾個巡防的村人立即大聲阻止,或許是遏止的聲音被喧囂的風雨聲吞沒,對方絲毫未理會。巡邏小組一面敲響銅鑼,一面快跑朝上游段追趕。未料,拆除石頭的那幾個人行蹤飄浮,轉眼便從上游段閃到下游段繼續拆除堤防上的石塊,其間巡邏的村人只感受到一陣陰森森的冷風擦身而過。

巡邏的村民心知有異,猜想對方一定是「異類」,便相繼跪地賠不是,說好話;但對方仍舊不停挖起堤防上的石頭,繼續像孩童嬉鬧一樣,使勁地把挖起的大石頭往溪水裡拋擲。這時聽到鑼聲陸續趕到的有,時任深溝村長的李西坤及蓁巷村長張明通等,大家一起下跪,並高聲立誓說,只要對方不再拆除堤防,讓村人生命財產得有保障,三個村的村民一定會從尾牙開始,每一年備妥牲醴,各村還會宰殺一頭豬公,到堤防來拜祭。

對方聽到許下諾言的是村長等地方「頭人」,自當會信守承諾,才罷手轉身消逝在風雨裡。

從那一年開始,三個村都會主動在每年尾牙捧著牲醴,還宰殺豬公,載運到各自到村轄的堤防「拜壩」。其中,深溝村習慣分由葫蘆堵、深溝、洲仔三個地區輪當爐主,每次宰殺三頭豬公,一頭拜天公、一頭拜水神、一頭則是許諾給好兄弟的。蓁巷村每年至少宰殺一頭豬公,遇到輪爐主的手頭寬裕,還會在堤下溪床演一齣布袋戲,拜壩時間通常會比尾牙提早個幾天。

內城村除了固定由每年七月中元節「當值」的兩個鄰,負責尾牙拜壩。兩個鄰二、三十戶人家,都會在尾牙下午備妥豐盛牲醴和一頭大豬公,用車載到堤防上祭拜,並焚燒大堆的「更衣」和「紙錢」。村人同時請來村中廟宇裡的幾尊神明,到場為這場屢約行為做「見證」。

三、四十年前,民間窮困居多,宰殺一頭豬公得集合很多人財力,因此當年許下每年宰殺一頭豬公祭拜,算是相當大的手筆。如今大家生活改善很多,內城村人還是只殺一頭豬公,主要是屢行當年約定,不多也不少。

員山鄉下這三個村的居民一代代信守承諾,年年尾牙當天不忘宰殺一隻豬公,備妥牲醴到蘭陽溪堤防上「拜壩」;而在那另一個世界的老大公、好兄弟,也不隨便毀約,幾十年來無論再大的風雨,也不去拆動砌築堤防的石頭。這種人鬼之約,已成為當地的「習俗」。這三個村的人,對長年能夠保住合境平安,應是人與鬼神、人與天地間的誠信所換來的,彼此深信不疑。

人和鬼無法簽訂書面合約,更沒有辦法到法院辦公證,但四十幾年來雙方都能夠遵守當年的口頭約定,而且代代相傳。相對於現今社會詐騙背信案件層出不窮,有些人詭計多端比鬼還可怕,就更讓人覺得這三個村的鄉下人,連同堤防上的那些「鬼」,可愛可敬。

──原載《老宜蘭的腳印》一書
照片說明:員山鄉內城村民「拜壩」情景。吳敏顯/攝影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文俠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歐珀颱風日期
2007/10/21 07:13

歐珀颱風日期應在51年八月份.

當年因颱風將住宅吹倒,全家安頓好,不知多久後.

小弟我那年剛好幼稚園畢業要讀小學.

我只記得,人家都己開學報到,讀了好幾課,我才報到入學.

如果員山鄉誌有錯,請其修正.

吳敏顯(wum330) 於 2007-10-21 16:06 回覆:
文俠兄:
還是您細心,非常感謝您指正。是我下筆粗心,未查對縣志。
歐珀確實是在51年8月5日深夜橫掃縣境,災情嚴重。它和前一年的波密拉颱風,曾經是宜蘭人心裡揮之不去的惡夢。
我訪問員山相關村長時,他們可能把接連的愛美颱風(9月5日)豪雨,以及把當年比較接近尾牙、且豪雨使蘭陽溪員山堤防告急的黛納颱風(10月3 日),說混在一起。歐珀名氣大,就都歸罪給歐珀颱風了。
經您提醒,我研判他們所記得的應當是「歐珀颱風那年」,那個比較接近年尾的黛納颱風。由於員山的拜壩,過去並無詳確的文字記載,也只能從耆老口中去搜尋蛛絲馬跡。
感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