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央廣播電台】功夫小太陽任培豪 走出黑暗照亮弱勢
2014/01/20 16:53:40瀏覽252|回應0|推薦0


早安.臺灣:功夫小太陽任培豪 走出黑暗照亮弱勢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生活〉專題報導
報導網址: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nid=433924&projectID=2


從小就對自己的身世感到自卑,又飽受同學霸凌的任培豪,從國中開始逃學,甚至墮入不良幫派。直到高一開始學習武術,才逐漸找回自信,並進一步蛻變成國家級武術教練。如今,走出黑暗的任培豪,更發願要以自己的經驗,帶領弱勢孩童從習武中,找到他們生命裡的太陽。
 

 
  

◎唐詩功夫 允文允武
 
  在白居易所寫的這首唐詩歌聲中,國家級武術教練任培豪正賣力地引導小朋友抱拳、蹲馬步,學習武術的基本功夫。這和一般都是用教大人的方式教小朋友學功夫,有很大的不同。
 
  任培豪說:『(原音)那有一次我就突然發現說,在民國初年的時候,曾經有一個官方的武術團隊,叫做中央國術館,他們有一個叫「滿江紅拳」,就是一邊唱滿江紅一邊打拳。所以那個時候我就開始想到了用唐詩結合武術。那我想說,我不是來教唐詩的,可是我是要藉著小朋友說,欸,我聽過這唐詩,所以他對武術開始有興趣,或是他可以藉著我的課程結束之後,回去對這唐詩更印象深刻。我覺得這個是一個雙贏。』
 
  此外,任培豪還把動物跟拳法連在一起,一邊介紹這些動物,一邊將武術裡面的虎拳、螳螂拳、鶴拳等,教給比較大的孩子,同時讓這些孩子從中認識武術的核心價值。
 
  這樣活潑又具有創意的習武方法,源自任培豪強烈希望帶領需要幫助的孩子,從習武中建立自信的念頭,因為他自己就是在學習武術之後,才開始走出生命中的黑暗。
 
 
◎身世坎坷 人生迷途
 
  『(原音)我的身份證的「父」,是一槓,所以我父不詳;那我媽媽生完我之後,她後來就離開家,所以就只有我一個人。那我差一點點要去育幼院,很慶幸的是那時候外婆願意收留我,所以那時候就是我外婆來扶養我長大。那從小也身體很糟,正好就是你想得到的小孩子的那種過敏性疾病,身上統統都有;而且右腳還開了一個刀,因為天生有血管瘤。所以是一個很糟糕的情況。那因為這樣的家庭背景、又這樣子的身體狀況,所以從小就變得很自卑。那想當然爾,就很容易變成在學校被欺負、被霸凌的對象。所以那個時候,從小學到高中,我就算換了環境,也長達多年,大概甚至6年的時間被霸凌。』
 
  也因此,任培豪在這段成長過程中,開始逃學、逃家、沈迷電玩、甚至一度墮入不良幫派,以為可以從此獲得溫暖跟依靠。但一次在籃球場上的聚眾糾紛,卻讓他看到大家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真面目。
 
  任培豪說:『(原音)事實上等到那一刻,我才發現我原來那麼地膽小跟懦弱,我不敢走出去,我會發抖,我會害怕。很可怕,因為你會發現事實上,原本你會裝得自己很了不起,只是因為旁邊有人給你起哄,旁邊反正人家都說,怕什麼?反正兄弟有什麼事情,我挺你啊,打就對了!可是當那一刻起,發現我左邊、右邊的人,其實大家的眼神都差不多。那你會發現那些敢叫囂、很大聲的,到了關鍵時刻,真正敢動手的,也沒有。』
 
  識破自己即使混跡幫派,內心深處依然封閉、脆弱不堪的任培豪,從此遠離幫派生活,直到高職一年級,才找到自己的方向。
 

 
  ◎學習跆拳 脫胎換骨
 
  『(原音)因為,我們那個班就是流氓班。』由於學業成績不好,國中畢業後,任培豪只考上了偏遠地區的一所高職,而且仍然沒有擺脫被幫派欺壓的命運。任培豪說:『(原音)那個時候,我自己會覺得,老師不能幫我,我的家人不能幫我,這些所謂的兄弟也不能幫我,所以我最後自己想辦法的時候,有一天,真的就是看到自己家裡的旁邊有一個小小的跆拳道館。那時候就覺得說,好,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我人生我第一次給自己做一個決定,就是說不管今天去我再怎麼苦,我就是要做,那為什麼要做?那時候也沒有想過說,我想要把人打回去,我只是覺得說,我一定要做一件事情,改變我自己原本的習慣。』
 
  於是任培豪在暑假16歲生日那天,拿著自己存下的錢,到跆拳道館繳了第一筆學費。任培豪說:『(原音)那個時候一進去,練得很痛苦,就是因為筋很硬,身體很差嘛!你看又開刀,全身又氣喘什麼的,所以那個時候一開始,操到回去都會吐。然後洗澡的時候發現,因為練拉筋、劈腿,整個大腿內側全部瘀青。然後一邊洗澡我一邊哭,可是哭給誰聽?因為沒有人會聽。然後那個時候告訴自己說,因為這是自己選擇的,沒有話,第二天還是乖乖地去,』
 
  就這樣,一個暑假下來,任培豪每天從中午練到晚上9點,短短2個月,整個人就產生了變化,原本總是病厭厭的樣子,變得精氣神足;半年後,他更破格從完全入門的白帶考上黑帶,並首度代表學校出征,拿到中等學校運動會個人及團體第3名。任培豪:『(原音)然後校長當著全校的人的面前,喊我的名字,說我為校爭光。那一刻開始,我才知道,真正的肯定是來自於自己努力換來的榮耀。』
 
  從此,任培豪從一個吊車尾的學生逐漸蛻變,最後竟然以榜首考進文化大學國術系,然後一路第一名到畢業。
 

 
  ◎立志推廣兒童武術 分享生命中的太陽
 
  『(原音)那也因為有這樣子的這些感觸跟感動,所以我後來就發願說,我自己如果有能力,一定要把我自己的故事分享給其他小朋友,然後讓我自己學到的這些東西跟體驗,讓其他的小朋友也知道,讓他們可以從小開始,就可以有一些很好的體魄,很健全的心,更重要的是,要有勇敢的精神。』
 
  此後,任培豪除了學習跆拳道,也廣泛學習各種中國功夫,包括詠春拳、八極拳、少林拳、太極拳、八卦掌、螳螂拳以及李小龍的截拳道等;連國外的武術,包含泰國拳、日本柔術也積極涉獵,立志要作兒童武術的推廣者。
 
  任培豪說:『(原音)當然我學習這麼多,我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當時已經把我自己定位,我希望能夠做一個推廣者,我不是大學教授,我不要專精研究一門。所以我很清楚我要追求的是什麼,我不是去追求技術的核心,我追求的是一個海納百川的一種廣度。』
 
 
  ◎苦澀開始 理想實踐 
 
  儘管立志要做兒童武術的推廣者,但是推廣初期,任培豪也歷經了半年的痛苦期。任培豪說:『(原音)一開始半年很痛苦,前幾個月,收入幾乎是零。那時候因為我沒有名氣,而且又年輕,一般外面的人對於武術,一定要有鬍子的才叫厲害。所以,想盡辦法東求西求,拜訪救國團、拜訪YMCA、拜訪各大運動中心,只求給我一個開課。那時候我印象很深,第一個讓我合作的是YMCA,永吉路的YMCA,一個班 (新台幣)200元,接不接?因為學生只有2個。我說我接。』
 
  任培豪表示,當時為了要招生,曾經自己去找最便宜的店,印了2,000多份DM,然後拿回家自己摺,等下課之後,再挨家挨戶去投遞,從白天投到晚上,3個小時後,天開始飄雨,他的淚也流了下來。任培豪:『(原音)2,000份總算快投完,天開始飄雨,然後我永遠忘不了那個時候,我覺得我自己不知道自己怎麼辦,因為很怕沒課,然後因為害怕,所以我只好做事情讓自己不要害怕,當投完那一刻,淚就流了。』
 
  幸好這個情況在半年後,總算有所改善。任培豪以唐詩結合武術,教導小朋友練功的名聲,也逐漸打開。
 
  對小朋友戲稱自己是「培根老師」的任培豪表示,現在他的課已經從週一排到週六,從白天排到晚上,只剩週日留給自己的孩子。但是,未來他將逐漸把各地教學的重任,留給他的教學團隊,希望能夠全心投入公益,尤其希望能幫助全台灣所有育幼院的孩子,像他一樣,從學習武術中,找到自信,也找到他們生命中的陽光。

 
央廣記者吳琍君採訪報導
更多功夫,請上功夫小太陽教學網站:http://www.wulinkkungfu.com.tw/
( 知識學習健康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link&aid=10672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