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則新聞事件的省思
2013/04/11 15:51:46瀏覽362|回應0|推薦1
Lin老師

      當我還在高雄時  有一次 到你大順3路的事務所   看到你正埋首法學叢書中  讓我印象很深刻  有多少人  學校畢業後  再也不會打開書本 自我充電進修一番

      我知道  你希望我放下心中痛苦怨恨往前看   在此 容我講述一個新聞事件( 與法律有關)   或許可以描繪的心情於一二

       以前慈濟的新聞刊物  如此寫:因為當年證嚴法師在花蓮鳳林 目睹一位原住民婦女  因交不出保証金 無法就醫 導致難產失血過多  意外往生  所以發願創設慈濟醫院  " 上開說明文字   被花蓮一位醫生後代子女   到法院控告慈濟  妨害名譽     家屬的說法是 慈濟雖未在文宣上   指名道姓  說是花蓮鳳林的哪家診所  但花東地區  人口有限   鄉親們會推斷臆測是哪家診所   家屬說:保証金不是他父親規定發明的    那是當年社會現象 (沒有全民建保的時代)

  "我父親經常跋山涉水去醫治病患   半夜有人按鈴急診 父親也照常看診    有人貧困 他醫藥費分文未收----" 但慈濟的此一文宣說法  無形中造成他們父親名譽受損  一世英名  毀於一旦   刊物中雖未指明是哪家醫院診所   但所有人  都會誤以為是他父親

    身為兒女晚輩  他們決定控告慈濟  妨害名譽  並請求賠償(若勝訴 要捐出做公益)

     最後慈濟敗訴   付出賠償金   往後慈濟的新聞刊物   不得再如此描述  還給當事人家屬一個公道

當我從高雄回到台東家   發現我年邁的母親  吃泡麵果腹 冰箱空空如也

 "弟弟不是有寄生活費給你嗎? ' (我弟在大陸工作 )  

"你小阿姨來跟我借錢  說他家小孩沒錢交學費 書桌壞掉----"

"我們家已經不是爸爸生前那麼富裕風光   現在我們比人家還困苦---"

"我想到你爸爸拖累人家   害她們房子被法拍  我很內疚   覺得對不起人家--" 

 就這樣 我媽把她的生活費拿給小阿姨    我媽未受教育  是單純家庭主婦  生活圈有限  思想觀念封閉  他不知   此事與我父親無關(是我阿姨他們夫妻  自己不務正業  房子才被法拍) 單純的她    無法知悉這是對方的種A錢伎倆

我第一天回到家中   就有債權人上門來  要錢不成   口出惡言羞辱(我們家小孩   受父親事業債務波及 每個人都傷痕累累) 

我曾經要到一位鄉親果園打工   前一天   我準備了工作手套 工作雨鞋   第二天他說: 聽說你父親害你們阿姨房子被法拍----"  他對我們很不諒解   不願請我到他果園打工  鄉親們不知  是對方恩將仇報 忘恩負義  而不是我們虧欠人家

 要我一日在家  就有財狼虎豹  虎視眈眈環繞我   讓我無法平安工作與生活   但我不能把年邁的母親   獨自一人留下   成為他人覬覦之的   受他人傷害利用    這就是我目前的處境

 我雖知對方居心不良   但必須有證據才能杜悠悠之口    就算有人知道實情 我不敢奢望對方會站在正義公理的這一方


      我找出家中法院寄來的文件   想到證據會說話     才想到採取法律行動   維護自己的家園   還父親一個公道   讓母親有一安寧的晚年生活(這也是我為人兒女該做的    不是嗎   若我今天是一家公司的主管     有人防冒公司的產品   推出山寨版   我同樣要站出來和對方訴諸法律   維護公司商譽

      當我在台北時  有一次遇到我二妹的一位朋友   她一直覺得她父親很霸道很不講理   當她聽完我講述我父親如何對待我們時 

 "丁師姐  我現在覺得    我爸好太多了 最少他還讓我們買車開車 不像妳們只能騎機車   連開車代步的自由都沒有 ---" 

       如果我的一番話   對二妹朋友有療癒功效   我相信對我阿姨的女兒(謝小姐)也有一些相似的作用    她們一直以為   我們是錦衣玉食的生活  因而有些嚴重酸葡萄的誤解與偏見( 她們不知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我副親對他人   慷慨大方  對自己兒女異常嚴苛) 

"給謝小姐的信"  我會再度修改   將目前  "火大版"  改為"規勸版"  (免得有人如你   看了火大    肝火上升   要找醫生掛號  而台灣目前有醫生荒  ) 存證信函  我看情況 若對方日後再上門來A錢  傷害利用我母親   我再考慮採取法律行動 

 目前我正努力想辦法把媽媽帶離故鄉 遠離一些牛鬼蛇神的干擾(雖有一些困難    但我要試著努力克服  這樣我才能安心工作生活 ) 等我狀況好一些   趕快把錢歸還給你     減少一些煩惱   同時我會準備一個小禮物     送給林老師  表示謝意     我記得在高雄長榮上課時  有一次你說 :"若有同學考上地政士   你要送對方一盞檯燈"    屆時   我送的小禮物     你就可以把它當獎品 獎勵一些同學

 "為自己而寫 是你的權利  為那些弱勢者而寫 仗義執言  增添人世間一絲溫暖力道   是你的義務  "這是我看過的一句話  一直記在心中 

 

於此敬祝   吉祥如意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後學  sydney 敬上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onder108&aid=749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