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喀什的暗潮
2013/10/10 21:25:24瀏覽1040|回應0|推薦18


在烏魯木齊著名的二道橋國際大巴札街道上,中共荷槍實彈的武警就直接駐守在巴札最大的入口,熙熙攘攘的觀光客在巴札的清真建築外爭相留影,這群肅殺的武警成了背景。那個當下,你會覺得武警存在讓人不自在,但又不可能因為武警存在而掃去玩興,一種詭異感覺在心底騷動著。

 

雖然烏魯木齊有武警,但畢竟是新疆對外的最大城市,撇除武警的存在,氣氛依舊熱絡開放。但從北疆逐漸踏入南疆後,一路上盡是安全檢查崗哨,越接近喀什地區,檢查越嚴格。一開始的安檢只需要搖窗下來,讓武警或者公安瞄一瞄車裡的人,進入喀什之後,我們所有人都要把證件交出,車上只留司機一人開車過關受檢,其他人都要下車走進檢查站,通過X光,就像是在機場一樣。

 

這種盤查內容,比起漢人,維吾爾人受檢更嚴格。你若開著「新Q」(Q即是喀什)開頭的車牌,表示一路上你免不了大大小小的盤問,甚至是找麻煩;反之,你若開著任何省份的車子,川、豫、蘇啥都好,你就容易獲得快速通關的保障。這表示,你若是喀什地區住民,你的回家路更麻煩。

 

那天,我們兩部車,一部是中國自製的東風小康麵包車,一部是來自四川的雪弗蘭休旅,漢人朋友駕駛的休旅車順利通過,而維族青年阿穆駕駛的小康在檢查哨被盤問好久,最後以「車頂違規安裝行李架」為由,硬是被罰兩百元人民幣。他們說,這是找麻煩,即使真的是違規,但小康載貨來來去去已經不下數百趟,從來沒有被罰過。

 

我們一行十一人,十個漢人加上一個維族的阿穆,阿穆的臉孔往往是容易被嚴格盤查的對象;我們這些漢人臉孔,輕而易舉猶如空氣一般,飄了過去沒有任何障礙。住在喀什的阿穆說:「我明明是當地人,卻不讓我回家,你們外地人才需要檢查,卻比我容易去我家。我真的不懂!」

 

新疆,特別是南疆,這些年來動盪不安,維吾爾人與中共軍警衝突、流血、甚至傷亡。就在我們停留期間,莎車縣軍警和維族人發生衝突,傳出七名維族人被槍殺死亡。之前也曾有過激進的維族份子圍堵警局,放火燒死了三名員警,並一起幹掉了警局旁的一戶維吾爾家庭。

 

新疆的緊張氣氛,在台灣能夠聽到的消息大抵和中國新疆以外的地區差不了太多。但是台灣人可能一方面置身事外,一方面比較樂觀,身邊的朋友(包括我自己),都對新疆充滿期待與想像,沒有太多安全上的顧慮,反而是內地的漢人,聽到疆獨、激進份子以及各種動亂,恐懼遠遠超乎我的想像。去年大學畢業後就來在喀什工作的阿麗亞(化名)告訴我,個兒嬌小的她要前往南疆旅遊時,路上遇到三三兩兩漢族男生結伴,一聽到她獨自前往南疆,都嚇傻了,「維族人很可怕,我們不敢去!」這些男孩的恐懼,是絕大多數新疆以外地區的大陸人縮影。

 

喀什是中國最西端的城市,古絲綢之路北、中、南線交匯於此,當地有句俗諺:「五口通八國,一路聯歐亞。」由此證明喀什數百年來的交通重要性,也讓這座城市的貿易商旅特別發達。商業繁榮的跡象,直到我們進入這座古城時,仍可在許多地方感受到。只是,人禍的殺傷力讓古城繁景不若以往,樞紐的重要位置也因中共的強力維穩箝制而大大削弱。

 

我們在夜市裡,一邊啃咬著剛從小攤手中切下的哈密瓜片,一邊吃著烤羊肉,已經是北京時間深夜十二點,夜市人潮與攤販依舊活絡。維吾爾話我們聽不來,漢、維面孔又是那麼不同,置身這座古城裡,我們真的好像到了外國,土耳其、哈薩克、甚至巴基斯坦都可以是想像國度。儼然是兩個國度的人種和文化,在現代政體下「融合」,局勢時而升溫、時而趨緩,當地不管是漢人或者維族人都知道,底下未知的暗潮還在不斷翻騰。

 

——

【工商廣告】

《點燈》節目邁入二十年,這幾年腳步從台灣跨了出去,為的把視野拉大,期許成為全球華人的平台。這次的新疆外景經驗相當豐富特別,敬請期待十一月初「點燈在新疆」系列內容。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tchirene&aid=8966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