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專心
2013/04/04 06:44:48瀏覽519|回應0|推薦24

621,輸了。

第七屆樹德盃「超力」全球羽球錦標賽,是Grace沒有受過正規訓練、初試啼聲的比賽,帶著手腕韌帶傷和眼睛結膜炎上場,沒有抱蛋,已經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賽前一個多月,除了平時陪她打球的數學老師繼續陪她練習之外,我姐還幫她報名羽球班,請學校羽球教練特別加強她的基礎動作。Grace幾乎每天下了課,就從新莊搭公車到新店,打球打到晚上九點,再搭公車回家,其實還頗累的,往往一上公車她就呼呼大睡。

有一次我們搭公車時,她說:「姑姑,同學都說我變了,他們說我笑容變少了,表情都很嚴肅,我只有想到羽球眼睛才會亮、心情才會好!」我笑她,同學可能覺得她的殺氣很重。

她還說,連午睡趴在桌上、晚上躺在床上,都會夢到手揮拍,然後揮到驚醒。

我在Grace身上,看到「專心」這個從小就學到、再簡單不過的詞。但曾幾何時,生活早因念頭紛陳而不太容易再把思緒定焦在專心之上?專心,彷彿成了只有小孩學習時該端坐在桌前的鐵律。

專心好像攝影,當焦點只落在單一定點上時,周邊事物自然糊焦,雙眼不會被旁邊的美景帶走,除非目標變了。

回想自己曾有的幾次專心經驗,「專心」時間最長的一次就是大學聯考。打從踏入中正高中第一天,我就決定要在三年後「雪恥」,果然真的發狠硬K了整整三年,歷史、地理、好像還有三民主義課本,重點反覆畫,紙畫到破、畫到爛,跑去重慶南路上的臺灣書店,再買一本。這幾個科目,我至少重複買了兩本。高中三年的青春歲月,就在紅紅綠綠綠的筆和尺之間,用力至深、巴不得把字句給吞下去的那樣專心苦讀(實在不想稱為苦讀,但也找不到其他更適合的詞)下度過,於是,我上了台大。

第二次的專心經驗,就是2008年製作父親的紀錄片,這同時也是我的第一支片子。從三月到八月,從完全沒拿過攝影機到會拍、會寫腳本、會剪接,然後完成一部作品,現在回想起來,若非專心在一個「時間到就要交片」的目標上,可能就無法完成這部影片。因為製作過程有太多因素可以讓我打退堂鼓,上班累、與父親的糾結、與家人的問題…都可以是阻撓,但它們顯然沒有成為障礙。

所以,障礙是哪來的?

不專心招來的。

Grace眼裡只有羽球,到我的大學聯考和紀錄片,因為有了專心,所以簡化了過程中的複雜因素,速度或快或慢,終究還是抵達目標。這麼簡單的道理,現在的我,沒有理由做不到。

這不是砥礪自己,而是想回到那個只為了一件事情好好努力的簡單美好。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tchirene&aid=7462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