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面對台灣,韓國人真覺得優越?
2009/12/13 05:40:52瀏覽8867|回應14|推薦58

 

不太知道怎麼開始寫這篇文章。

 

說遊記,也沒什麼玩到;說參展,但過程有太多溝通上的疏漏,導致不少烏龍;說主辦單位不力,但我想他們也很辛苦…總歸一句,可以確定的是,我仍收穫不少。

 

受邀參展,原該是件美事,但從我接獲邀請到抵達韓國、直到影展最後一天,整個行程非常烏龍,烏龍到讓我忍不住懷疑:雖然韓國電影產業近幾年興起,但待客之道怎會如此跟不上腳步?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

整整忙了一年,就在繁瑣之事累積之最的11月,突然收到一封來自韓國的email,邀請《被俘虜的人生》參展,並主持一個工作坊。

這個「國際學院和平影展」(International College Peace Film Festival)影展是從11月26日到30日,接獲邀請時,已是11月初了,換句話說,我只剩下不到三周的時間準備。

 

那時手邊的另一拍攝案正在收尾,若決定去韓國,就得軋出時間準備工作坊的上課內容,再加上語言不通,我不知道工作坊的進行方式,究竟是有翻譯?還是得使用英文?我提出種種疑問、卻遲遲未獲解答,仔細考慮再三後,一度婉拒策展單位的邀請。

 

我問了什麼問題呢?

第一,有沒有人到機場接機?

第二,有沒有翻譯?不然我不知道課程如何進行。

第三,想知道貴單位希望我開的課程主題為何?以及上課時間要多久?

第四,我想知道工作坊的成員背景,以便準備適合的題材

第五,我會帶姪女一起去,可否麻煩一起安排我們的住宿?

 

對方馬上回覆我,但只回答我第五個問題。他說,「我們只負責妳一人的機票與住宿,姪女要請妳自行負擔。

 

我一看到信,其實很不舒服。我當然知道我會自負姪女住宿與機票費用,但問題是,與這趟行程有關的重要問題,他一句也不回。不回也罷,我會以為他很忙、看漏了。但這種回法,實在讓我傻眼。

之所以會提到擔心對方「看漏」了,是因為第一次回信時,我就把他要的劇照、影片簡介、導演介紹等資料一併回信過去,但過了兩天,他說:「妳提供的資料雖然很多,但不符所需,請依列出的清單再寄一次給我。」我仔細看了一次他提出的內容,怎麼看都想不透:這些資料不就是我上次已經寄過的嗎?於是我又回信給他,問個清楚。

 

根據他列出的清單,對照著我之前寄過的檔案,一一跟他解釋。結果,他回信給我的解釋是:「我看到了,我一天要看三百多封信,看漏了。 

只是一句「一天要看三百多封信」,足以要人家體諒他離譜的疏失?

 

考慮再三後,我決定向對方表明不親自參加影展的想法,但也強調,只是本人不出席,影片我還是會寄過去讓他們播映。這位與我聯繫的策展人,回信速度永遠很慢、又或者總是「看漏了」,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竟然立即回信並誠懇邀請我一定要去。

 

請妳放輕鬆,一定要來,問題不是妳所想的那樣複雜,有任何問題,請妳讓我知道。

不複雜?有問題要讓他知道?

這讓我覺得和他聯繫根本是鬼打牆啊!我不都提出問題了?他也不回我,還請我要讓他知道我的問題。這回信,聽來還真是空洞。然而,由於他請我一定要出席、身旁朋友鼓勵我無論如何要去看看,再加上這些往返溝通的誤會,大大提高了我的好奇心,想去韓國好好一探究竟。帶著姪女,韓國春川影展之旅就此展開。

這種信件上往返的訊息落差,直到我出發,仍未解決。所以可想而知的是,我到了仁川機場發生的離譜狀況。原來他們有安排中文翻譯來接我,但事前主辦單位根本沒告知我這件事。我在機場等了兩小時後,確定沒有看到策展單位的人來接機,於是和姪女自己搭了巴士前往春川影展地點。

跑到影展現場時,把工作人員嚇了一跳:「妳一個外國人,怎知道要怎麼來?」我拿著手上幾份列印出來跟整展有關的地址,說:「有地圖啊!」雖拎著大包小包行李,但眼見開幕式即將登場,工作人員希望我先參加開幕式之後,再送我回飯店。

撇除種種聯繫上的疏漏,導致我的不快不說,看到他們的開幕式,我實在佩服。這個影展並不大,也只辦過三屆(2006年開始),今年是第四屆,它是為年輕創作者、甚至學生而設計的影展,希望鼓勵年輕人創作,也因此在影展上看到的參展人、競賽者,平均年紀不超過三十歲。

開幕式上,官員政要、贊助廠商齊聚,而且當地三大電視台之一的KBS也派了幾組記者全場守候。我在想,台灣的「學生影展」可能就沒有這種待遇了吧,不僅沒錢沒資源,也別奢望媒體會有多大的報導。

 

ICPFF影展除了一般的影片播映外,還有工作坊的課設計(這也是我這次出席的重點之一)。他們的工作坊邀請各國導演為學生設計課程,希望透過短期課程,讓韓國學生有機會與外國創作者接觸互動。

這是讓我感動的地方。看到韓國人這般願意花錢向下紮根培養電影人才,難怪這十年來,韓國電影、戲劇可以成為強大「韓」流,席捲各地。

雖然他們政府願意花錢推動電影,但不表示策展單位執行地很好。因為我正飽嚐另一件離譜之事。

 

開幕式結束後,工作人員送我回飯店。洗完澡,我正準備就寢時,房間電話突然作響,接起電話後,只聽到電話那頭一個女生氣喘如牛:

「呼呼呼,請問…妳是…陳心怡嗎?…呼、呼、呼…」

「我是,請問妳是?」

「我是妳的翻譯啊,我可以上去找妳嗎?」

「喔?…上來吧。」

 

翻譯終於出現啦?我還在惱著,隔天的工作坊到底幾點開始?我要怎麼進行?翻譯就突然出現了。

她一進門,就劈哩啪啦跟我解釋:

「我今天去機場接妳,都沒看到妳!」她說。

「妳幾點去的?我十一點四十分入境後,都在大廳等主辦單位的人耶,等到兩點確定沒人,我才去搭巴士。我來回走了幾遍,都沒看到接機的人,我以為主辦單位要我自己到會場。」

「我就是因為沒有看到妳,所以我接了另一位日本導演啊!」

 

 

這位翻譯明明就是說謊。後來我才知道,她因為接錯人,被策展單位罵了。明明被指派是我的翻譯、要來接我的,卻接走了日本導演。

 

這位翻譯是大一學生,小學在上海待過四年,所以參加這此影展的志工招募,擔任中文翻譯。她說,未來三天要上課,她想先知道我的影片故事,不然她擔心翻譯不出來。

現在?晚上十一點?明天上午要上課,而她跟我說現在要瞭解影片?這不是早在我把影片寄過來,策展單位都該跟翻譯聯繫好的事情,翻譯也該做好功課,準備我來上課?怎麼三更半夜要我幫她惡補呢?

 

好吧,不計較了。我告訴自己。當我開始訴說《被俘虜的人生》時,她一臉困惑,她不僅不知道國共內戰那段歷史、也不知道國民黨,還問我:「什麼是俘虜?」我當場被打敗。後來,我把自己帶著備用的光碟給她,請她回去看,因為我不想浪費時間多說了。

 

一切看著辦。與其靠這位年輕的翻譯小姐,我還不如靠自己上課時的臨場反應。

 

三天的翻譯烏龍狀況百出暫且不細說。最後一天上課時,翻譯告訴我,她下午三點半得離開春川回首爾。

我心想:妳這是告訴我,課程要在妳三點半離開前結束嗎? 

我是隔天(30日)才要回台灣,她卻早我一天要離開春川。晚上的閉幕式,看著別國導演的翻譯都在身邊陪著,而我的翻譯已經閃人,主辦單位又是一個驚訝:「妳的翻譯先走啦?」

 

隔天一早要從飯店到機場,我看到日本、加拿大導演的翻譯,還陪搭巴士親自送到機場時,我和姪女兩人熟練地拎著自己的行李,買了車票,快樂踏上回家的路。

 

有沒有翻譯,早就無所謂了。 

只是我還是很懷疑:ICPFF明明就很有資源可以做不少宣傳廣告,但為何翻譯卻要用學生志工?這實在是相當極致的敗筆啊!

又或者,是我比較倒楣?因為我看其他導演的翻譯都很盡責,唯獨我的翻譯例外。這是不是跟一開始與我聯繫的策展人金先生有關呢?

之所以聯想到與我聯繫的金先生,是因為最後一晚的餐會上,我與加拿大導演聊天時,才知道,他是在十月初就接獲策展單位「電話」邀請,然後拿出一封正式邀請函跟我說:「準備工作坊的時間好趕啊!」我是十一月初才接到邀請,而且是email,直到出發前我都還沒收到邀請函,所有跟影展、工作坊的相關訊息,我即使問了,策展單位回應也都付之闕如。

 

直到我到了韓國,與這位溝通始終不良的金先生碰上面之後,他非常老練世故地給了我一個擁抱,然後用口音極重的英語告訴我:「這份工作真的很辛苦,不好意思。」

 

我是客人、你是主,豈有主人跟客人訴說:「我工作很辛苦的道理?」那我是該趴下叩謝回禮嗎?

他的英文我實在聽不懂,所以五天行程,我再也不跟他多談。最後一晚的餐會上,我除了與加拿大導演聊天,也和兩名台來自泰國的導演聊得很開心,金先生看到我和泰國導演相談甚歡時,面露訝異之色地驚呼問我:「妳可以和他們用英語對話啊?」我想,他可能一直以為我無法使用英語吧。

 

我笑笑回他說,當然。其實我很想告訴他:「是你英語口音很重,我聽得很辛苦,所以不想跟你多說。」

 

於是我不得不這樣聯想:韓國人是不是真的有優越感,特別是面對台灣時?

 

雖然我是客人,但我還是必須老實說,這次經驗讓我對部分韓國人的工作態度起了問號。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tchirene&aid=358340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10/01/03 09:27
在大學有認識很好的韓國人,也有見過超可惡的一群韓國學生,我只能說不管是好是壞,他們是非常團結的,至於優越感,我到是沒啥感受。
我覺得對方似乎設想不周到,或許無關優越感,只是有沒有「貼心」而已。


NetSpid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經驗或能力出問題?
2009/12/18 19:34
辛苦!辛苦!
主辦者辦國際會議的能力頗有問題,團隊作業也‧‧‧。
接機一般是必然,至少3、5要「確認」。
(我辦的是學術會議所以沒有2、4問題)
沒有正式邀請函很奇怪,大會手冊大概也‧‧‧?
韓國人其實不錯,留學時覺得他們也很K,
只是有點「認死理」。

KHL
韓國人並不會比較優越
2009/12/16 13:32
我覺得韓國人並不會比較優越!
如果他們對自己的電影文化和工業那麼有自信心的話,那他們在辦影展時幹嘛要邀請外國的作品參展並請外國導演們舉行一系列的座談會?我認為這一連串的發生在
板主身上的荒謬事件只凸顯了韓國人對自己工作的不尊重和不敬業!相反的,在發生了這一連串的烏龍後,板主你還是以敬業的態度、不亢不卑的傳達身為一個電影
人想傳達的訊息和一個影展受邀者應該要完成的工作。相比較之下,到底誰比較優越誰比較自卑?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12-16 18:40 回覆:

其實我一開始以為是語言的隔閡所致,但到了當地才發現,真的有些氣氛不是那樣令人舒服。但是客觀來說,對我這樣的新人而言,都是好的經驗(不過過程愉快否),而且,韓國人的確有他們的苦幹精神,這點是台灣目前比較欠缺的。

就這來說,各有所長和特色,是兩地展現的不同特質,我一篇文章會分享與學生互動的感受與感動。

謝謝你的留言。


韓國人的鄰居
韓國人就是自卑到不行的民族
2009/12/16 09:27

才會處處老要別人覺得必須看它們的臉色

想想還覺得它們挺可憐的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12-16 18:42 回覆:

大家都會戲稱他們為高麗棒子,不好聽的外號,但也有幾分真實。

其實我並不想流於惡意批評,對於這一次的互動感受,我還是存有很多問號。畢竟他們有他們崛起的力量,也是不容否認的現狀,但為何他們能這樣崛起?這就有意思了,也是我好奇所在。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精采
2009/12/15 02:46
精采,等續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12-16 18:44 回覆:

下一篇是比較正面的呢:讓人感動的學生。

但我實在不知道要何時才寫得出來啊~~


黑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比較笨
2009/12/15 02:28

大學時有個韓國同學告訴我,韓國人比較笨.尤其是老一輩的,觀念思想都頑固,更笨.

我有幾個韓國同事,其中有幾個真是笨,某女打扮入時,可上班多少個月了,連payable與receivable都弄不清楚;另一個常遲到且扯謊總讓人抓包,又懶惰;還一個天天拍胸脯吹說要讓公司賺一個million,結果自己在ebay上賣東西竟賣到虧錢.這人以為東西放上去auction就會有人搶著bid,也沒設底價,成本5.99美元的東西最後才一個人bid,以1.99結標,他現虧了不說,還得給人家free shipping寄過去,成交ebay也抽成...

簡直活寶一個.

以上三人,全讓老闆給開掉了.


http://weibo.com/1946156414/profile我的微博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12-16 18:45 回覆:
我是覺得他們都很認真,想法比較直接,不太細緻,但是很認真。換個方式想,或許這樣質樸不取巧,有時候直得令人討厭,但至少不會拐彎抹角?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2009/12/14 21:14
真的是很誇張的經驗
我個人贊同Alex的提議 我們雖以和為貴 但必要時也要理直氣和的據理力爭
我也相當認同 LindaMa提到韓國人的韌性 他們真的是團結又奮鬥的民族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12-16 18:49 回覆:

嗯嗯,可能我的經驗不足,沒有在第一時間理直氣柔地把事情當下請處理好,。這真的也是寶貴的一課。

撇除主辦單位不說,其他場合遇到的韓國人,很多都是很友善的!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工作上的經驗
2009/12/14 11:37
一個方格棋盤,任務要從左上至右下

台灣人是習慣對角線直接切過去,所以會有得過且過的問題。

中國人是會從左上到右上,或是右下到右下,然後告訴你完成了。

日本人喜歡繞來繞去,遇到問題時會不停的找出路,所以任務
一定會完成,但是拖時間。

韓國人也是繞來繞去,但是遇到問題時就停住,等著別人來幫忙,
所以任務不一定會完成。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12-16 18:50 回覆:
你的歸納很有趣,我會來觀察看看~~

老卖年糕
路过建议
2009/12/14 09:43
我是大陆人,大陆北大有个教授孔祥东曾经有一本书对韩国人大加讽刺,看了你写的这篇文章,两厢对照起来,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韩国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韩国人不是单独对你,或者对待台湾人如此,乃是民族性使然。
大陆人有一种很不礼貌的称呼韩国人的方式,“棒子”,虽然很是无礼,但是有时候想起来,真是惟妙惟肖的贴切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12-16 18:53 回覆:
有時候,民族之間這種愛恨情仇,還真是可以燎原啊!如果說撇除這些概觀之論,就個人單獨來看,都還是有可愛的特質。至少這一趟,在文章陳述的兩人之外,我仍遇到不少友善的韓國朋友

雪莉寶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經驗
2009/12/14 02:01

不經一事 不長一智

相信下一次 一定會更順利的


生命中最美好的 非愛莫屬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12-16 18:54 回覆:
我確實這樣覺得唷!!我這隻老菜鳥,再不愉快的經驗,都是收穫啊~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