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瓶窯探親紀行:如廁大小事
2008/01/27 09:36:55瀏覽2331|回應6|推薦46

 

 

出門旅行,最怕的就是便溺大小事。很多人會因異地而水土不服:不是便秘,就是腹瀉;不是憋尿,就是狂跑廁所。這趟去杭州,讓我最為寬慰的是表哥家廁所裡的那個白白淨淨的馬桶,因為冬天寒冷,坐墊上頭還舖有一層絨布,讓解手的人可以完全舒坦放鬆。

 

我一看到那馬桶,兩眼馬上發亮。那只馬桶是我最熟悉、最喜歡的樣式:寬扁的座墊、馬桶的滑道較長。

 

香港與澳門,可能因為城市本身空間有限,馬桶總是圓圓小小的,排泄物一離開人體,馬上直奔那個無底洞,心裡總覺得怪怪而且擔心,唯恐那污水會濺上來。自是我多慮了,這跟古早的蹲廁糞坑畢竟不同。

 

表哥家這只馬桶是跟台灣絕大多數的樣式相仿,我一瞧,就有安全感,而且超愛上廁所,完全沒有後顧之憂。

 

在這小鎮上理應是不會有這種先進的馬桶,加上表哥家的廁間既小且窄,搭配這只亮晶晶的熟悉馬桶,實在不甚搭調。我沒多問,但猜想應是為我們這趟來新裝設的。為了這只讓我心安的馬桶,我每天向它報到,最後一天,竟還依依不捨地在廁間拍起照來,只為了這個在中國農村難得一見的豪華居家設備。

  

                                         

 

 

 

 

我的不捨,是有理由的。

 

二○○○年第一次去中國自助旅行。出發前,對於那兒的如廁文化早有所聞,包括:廁所很髒、沒有門、少有水可沖……等。因為是獨自一人的行程,所以也不特別擔憂,反正一切都隨性方便,既不擔心熟人裸露相見、也不必考慮同行伴侶扭扭捏捏挑三撿四、甚至真的拿起傘來撐(與其用傘遮掩的怪異行徑,我真的願意入境隨俗,跟大家一塊兒四目相對、蹲下方便)。

 

我那次在上海是住在招待所。中國的招待所原本都是給中國人居住,台胞也算是外賓,照規定要住三星級以上的飯店,不能住在招待所內。我這住所是透過朋友介紹,主要是因為經費有限,容不得我住三星以上,因此選擇與中國人們平起平坐。

 

招待所的廁所算是讓我大開眼界。便池是一條溝,我也不是沒用過一條溝,小學時期學校都還有,不過那時已有隨用隨沖的設備,我住的招待所那條溝,可沒這麼大方供水,大小便堆積一天以上,才一次沖洗解決。

 

住了第一晚,隔日清晨準備解手時,看到那條溝裡煞是豐盛,我傻眼了還不打緊,此時,距離蹲下的臀部大概有兩尺深,我開始有點擔心:這樣的重力加速度會不會讓水花飛彈得更高?但我卻又無法控制不讓溝內污水漸起,只好在心中暗自祈求好運。至於有沒有飛彈到我的臀部,我已忘記,應該是沒有,不然我想一定是心有餘悸,怎可能輕易就此模糊記憶?這是上海招待所的一條溝。

 

我逛到上海書店、新華書店、肯德基、新建好的火車站,原本心裡頭對這些地方的洗手間是有期待的。裡頭確實都有看似設備不錯的洗手間,但問題是,大部分的門鎖卻都損壞,無法上鎖。

 

尤其火車站,每間廁所看起來都讓人放心,但一進門就是無法上鎖,看看別人都若無其事地使用,我也就照辦。如有人開了門,眼神交會一下,當作沒事發生就好。在那兒,從不會有人因為開門而道歉,也不會有人因為被看到,而大驚小怪、花容失色。

 

不敲門、不打招呼,我不訝異,我只納悶:為何門鎖損壞率這麼高?他們難道不喜歡密閉、狹小、獨自享受不受打擾的空間嗎?

 

後來分別到北京、烏魯木齊、深圳等地,也就習慣多了。在北京與烏魯木齊都是住在親友家,家裡都有馬桶設備,不過就是那種與港澳類似的小小圓圓馬桶,看來不甚暢快。

 

讓我孜孜稱奇的是,我這些親友們都直接把廚餘都往馬桶裡扔,一點也不擔憂阻塞,事實上也真的不會阻塞。我實在驚訝:中國馬桶的化糞池如此有力,連瓜子殼兒都可絞碎?不過想來,這邏輯是通的,反正都是吃剩的,所差只在於,一個從屁眼送出,一個從手中鍋盆倒出。化糞池祇是消化得了或消化不良而已?

 

也因為這樣,這次有幸使用瓶窯鎮上親戚家的這只馬桶,我覺得倍感溫馨與榮幸,每天都不會有不暢快的感覺發生。

 

除了白天使用馬桶,夜裡還有尿壺。這尿壺是有其必要的。那兒的住房多半是一衛設備,不管房子有多大。表哥家一共有三層樓,廁間設在一樓,臥室則在二樓與三樓。冬天夜裡寒冷,我去的那幾天已是零下好幾度,半夜若要冒著低溫起身出門小便,實在是痛苦萬分之事,這時夜壺就派上用場了。

 

有些人或許會嫌這樣的便溺設施落伍,不夠衛生先進。我倒是想起之前去帛琉浮潛的經驗。

 

去帛琉就是要玩水,要看水中奇奇怪怪、各式各樣的魚,一天泡在海水裡長達七小時,因此當地導遊在我們下水前教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在海裡尿尿?別以為小便是日常本能,何需教?

 

原來平時小便都是依靠腳著地的施力點才能排出,祇是我們太習慣而以為排尿是理所當然的本能,直到整個人漂浮在海上,沒法著地,此時沒蹬地的腳完全起不了作用,任憑上半身如何出力,排尿也成了一種困難。

 

我記得那時為了學好在海裡排尿,用雙手死命拉著身上救生衣的帶子,不斷出力,好像嬰兒便秘一樣,擠得漲紅了臉。就在一陣滾熱和著海水從腿邊滑過時,我竟興奮地跟當時的男友大叫:「我成功了!」他幾次下水都沒有順利釋放,這讓我更志得意滿。

 

念大學時,去攀爬南湖大山,五天四夜的行程,都在山林裡,連所謂山屋都是鐵皮搭建的簡陋屋頂與四面牆,遑論廁所的存在。山友都知道,想解手時,就去找一個角落,挖個洞,完事後,埋一埋、踏一踏,記得毀屍滅跡就好。

 

便溺大小事在原始狀態都成為一種自然簡便,現代人多半嫌惡那檔子骯髒不堪。想想,這些東西不正是從我們臉上的口進入人體、人體吸收不了的或吸收過後的殘渣,最後才又透過下面另一個口出來?如果骯髒,我們的腸胃不也骯髒不堪?如果嫌棄,那我們豈不要嫌死自己了?

  

 

 (  寫於  2005  冬季  )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tchirene&aid=1568274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竟然产生了通感~
2009/01/15 14:17
不知道你们的国文里有没有这个修辞手法,就是指本来不可能感受到一种感官却因为另外的感官的触发而感受到了,比如看小鸟叫的电影片断,好像真的听到了鸟叫一样。

我刚才竟然觉得好臭!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9-01-17 15:43 回覆:
哈哈哈~~這樣讓你感到臭味,是好文還是壞文呢?

"一个中國"的道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廁 is a matter of importance.
2008/01/29 02:00

Going to toilet is big thing for most of women. My wife, for one, after
daughter son and friends traveled to China and heard the story, refuses
to go to China because of that toilet. Can't help it. I guess your home
must be equipped with wash-let, which is very popular in Japan.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8-01-29 23:29 回覆:
確實出門在外,女人上廁所比男人不便許多。我也可以理解很多女人不願到落後地區的原因。這確實是擾人的生活大事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蹲廁糞坑
2008/01/28 21:07
大陸的蹲廁和其他地方不同, 因為兩頭都一樣, 不知屁股該朝那裡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8-01-29 23:28 回覆:

既然兩頭都一樣

屁股往哪擺,應該就隨意了吧?我是這樣覺得啦~~


蕃茄余小薰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條溝的廁所
2008/01/28 11:59
前面的沖水,後面的人就要洗屁股了.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8-01-29 23:27 回覆:

哈哈哈哈~~~

請對準一點好嗎?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哈
2008/01/28 09:30
好敢

連這種事都敢拿來寫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8-01-29 23:24 回覆:

因為我是粗俗之人哪~~~哈

莫大你不也公然地談論月經,還寫成小說?我正在慢慢閱讀中勒 


水色華姿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上廁所是大事情
2008/01/27 10:37
非常同意你的想法
循環系統良好的我
最大的困擾就是愛上廁所
而且可以幾乎到了頻尿的地步
所以
為了這樣很少旅行
出外第ㄧ個考慮就是廁所問題
所以
到現在還不太出門旅行
錯過多少美麗風光....
陳心怡(witchirene) 於 2008-01-29 23:23 回覆:

有時候會不會是因為心理壓力更造成生理上的困擾?基本上,頻尿這件事,我覺得再多數地方都不難解決,只要妳別太在意廁所乾淨程度。

要不要轉個念:想尿就尿。這樣或許反而放鬆而不那樣需要頻跑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