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釋義
2009/09/28 04:03:06瀏覽2575|回應0|推薦9

《老子‧四十八章》:「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

「為道日損」,即是指實踐減損欲望的工夫,為道者當日日進展,無有懈怠,以至於無為境界。

「損之又損」為本章關鍵之語,包含了兩個層次的對象;第一個「損」字所損的對象是各種欲望本性的干擾,亦即前文所述「致虛守靜」及「法地、法天、法道、法自然」的階段,在切身實踐、親身體証中,對治欲望的干擾,單純、淡化、美化、轉移,完成減損欲望。

「損」既是實踐減損對治各種欲望的工夫,則減損對治欲望的意念本身亦為一種欲望,也必須被「損」,因此第二個「損」字所損的對象則是「損」的意念本身,兩種損的對象所用的工夫不同。

當所損的對象是損的意念本身時,則又需起另一損的意念以損之,如此將陷於無窮後退,終究有損的意念存在,消弭無窮後退的方法就是無為。無為並不是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刻意的不做不想,只是失去生命的自然運行。

「損」既是推動工夫以進行減損的意念,當工夫已消融於生命之中,當體道者呈現無為境界時,此時即已無可所損,無需再損,損的意念本身至此亦消融一片,在無為的境界中,所到之處,盡是工夫,工夫在舉手投足間呈現,更早已虛靜皆忘,自然皆忘,損無可損,無為的完成即是第二個「損」字所指。

無為並非在損的過程中更求「無為」,否則損的意念本身尚存在於心,又多一份欲求之心,意念反而更為複雜,無為只在第一個「損」的工夫實踐完成之時,自然達到的境界,體道的工夫完成,損去損的意念本身亦完成,無為的境界亦達成。故絕非是以「無為」之工夫完成「損之又損」,而是在「損」的進程中達成無為。

無為是「損之又損」的最終完成,亦即體道後的精神與境界,至此工夫與生命本身的特質合而為一,不再有工夫與體道者之分,全體即自然,全體即虛極守靜,不再有實踐與不實踐之分,動靜皆是工夫,進退皆是顯道,工夫的完成乃在於去除工夫,即工夫與生命相融為一,在內即為體道境界,顯外則為聖人氣象。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insky&aid=3356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