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棄家多年 貧病思子…警奔走為婦圓夢〈與新聞幕後〉
2008/11/02 16:14:34瀏覽1505|回應3|推薦12

案:剛調到大安分局與文山第二、第一分局第一天,到景中街拜訪景美派出所時,便聽到副所長蘇鴻濱聊到這件感人的故事,當時一聽就決定這一件一定要好好採訪,可惜承辦警員高銘鴻當天休假,心想隔天再來,非訪問本人不可,甚至要訪問老婦與他的兒子。

但事與願違,接下來幾天臨時有事要忙,第二次再去找高巡佐時,不巧又遇到他休假,這不變成三顧茅廬?不過沒關係,詢問所長謝加榮得知他隔天上班,明天再準時報到。

第三次登門時,高巡佐果然有上班,不過值班警員回頭叫了幾聲,卻發現人不見了,表示剛剛還在啊。我心想:「難道真是好事多磨?」跟他說沒關係,我等。等了半小時後,又想:「莫非真的跟劉備三訪諸葛亮般,主人翁正在午睡?」再次請教值班警員,這次他二話不說,拿起手機:「喂,在幹嘛,有事啦。」

終於,五分鐘後,高巡佐現身了,一位熱心和善客氣的警員,連聲「抱歉」上前握手,我心想:「總算遇到你了。」按慣例遞名片、寒暄交談幾句,開始採訪。

故事永遠是聽親身參與的主人翁講才真實,才知道其中的曲折起伏;我認為,徐阿葉不能說錯,她父母也不能說錯。不願嫁人而被逼嫁人,不願被當生子機器而當生子機器,徐阿葉完成了父母心願後才飄然離去,雖然舊時代的家人一定認為她十分不孝、拋夫棄子、背反家庭,但她已經妥協,也完成被交付的使命,她有權利為自己做出選擇,做自己真正想要的事,她為什麼不可以?她一開始就可以一走了之。

而徐阿葉的父母,為了延續香火,為了讓徐家後繼有人,因此將希望放在女兒身上,這也沒錯,也是時代的無奈;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那時的老人家應該只想著徐家要在這代絕後了,這種事能發生嗎?發生了還有臉面對列祖列宗嗎?徐家不能沒有男丁。

新聞初步的輪廓便已經讓我心驚動魄,徐阿葉逃家去日本做什麼,見過什麼人,是否有再結婚,後來為什麼回台灣,為何要選擇隱身在文山區的山區間,一個孤身年輕女子,如何在日本過活,她還有什麼故事?這一切問題,只能問徐阿葉本人。

而徐阿葉的三個兒子,會不會怨恨母親,在成長過程中,是否思念母親,而他們的父親呢?在故事裡似乎變成一個隱性悲情的角色。高巡佐說他們小時候有收到母親從日本寄來的卡片,但家裡都沒有母親照片,所以不曉得母親長什麼樣,也沒什麼感覺;我想,有許多問題還要當面採訪徐家三子。

而徐阿葉的黃姓鄰居,只因為在山上買了農地種菜養花,認識徐婦後覺得這個老人家人很好,便時時跟她聊天,關心她,救濟她,甚至想到請警員是否能找她兒子前來認母,世間有這等好心人,真好。

高巡佐則是如新聞中般地幫忙老婦人,即使不在他們派出所的管區,仍兩次登門找地址,拜託花蓮警員找親人,再勸服一開始不願來的兒子,最後在母子相認後悄然功成身退。

前面故事的緊迫都還未讓我有所感觸,直到被高巡佐觸動心房的是,從頭到尾,老婦人都不願意見他,從頭到尾,他都幫老婦完成一切,而且他後來仍透過黃姓鄰居關心老婦的狀況,甚至在放假時,也上山看看老婦過得如何。

對一個在做這件事的人來說,他只是淡淡地在說,不認為有什麼;對一個在聽這件事的人說,卻宛如不可思議,感動敬佩。採訪了將近二小時後,該走了。

為什麼該走?其他人為人間做了這麼多事,記者能為人間做什麼事?我無法參與故事的內容、改革事情的發生,但是我可以好好地將它記錄下來,讓世人知道,世間有什麼樣的小人物們,在做著什麼樣的事;而這些事,也比台面上那些大言無恥的政商名流更加有看頭、更加有意思。向高巡佐致謝後,踏上我的尋找之路。

很可惜的是,採訪黃姓鄰居時,他表示老太太對往事不願多提,不願被人知道,才一個人孤身躲到山中;原本她不打算見兒子,是他從側面瞭解後,自作主張拜託警員才促成的;因此特別拜託不要去找老太太,不要再打擾她,她見到兒子,這一生已經滿足了。

當然,還是有去找老太太,住所果然在很荒僻之處,但二次前往,都無人應門,難道老太太也不願理我?致電給她住在蘆洲的大兒子與三兒子(二子住花蓮)想登門採訪,也都被予以婉拒,事既至此,許多問號似乎只能留在心中。報導此件新聞,原是美意,故事也是美事,不應最後執意強求而成惡意惡事。

隨遇而安吧,盡人事,聽天命!(雖然少了母、子、孫相見的照片,少了老婦專訪,少了三子說法,少了一些未被發掘的故事起伏,少了一個可能做到半版的新聞,多了一個被組長認為美中不足的工作表現,照片呢,沒有;專訪呢,也沒有耶……,沒有關係,聽到了很棒的故事,也寫出讓世人看到,已經夠了。)

新聞中仍保留了一些老太太的私事,那些也不是故事重點;雖然,我還是對老太太感到十分好奇,為何選擇孤身一人到日本,當時是如何到日本,到了又如何過活,做了什麼,是否曾風雲一時,是否又因某種事由而返回台灣,或為何回台灣?也許裡面又是另一個傳奇故事。

新聞網址:http://udn.com/NEWS/SOCIETY/SOC5/4583413.shtml


棄家多年 貧病思子…警奔走為婦圓夢

【聯合報╱記者袁志豪/台北報導】 
 
獨居台北市貓空山區的七十七歲老太太徐阿葉,有一段拋夫棄子、孤身前往日本卅幾年的悲情故事;她人生最後願望,是與五十多年未見的三個兒子見面,台北市警文山二分局巡佐高銘鴻為徐老太太圓了這個心願。

徐阿葉五十多年前奉父母之命招贅,以便為徐家傳宗接代。她生下三個兒子後,無法諒解父母,又與丈夫感情不睦,從花蓮縣富里鄉隻身到日本。

廿幾年後,她返台到台北市文山區貓空山上一處廢棄農宅獨居,平時種菜自力更生,最近陷入貧病交迫、孤獨寂寞的處境。

上月初,一位在貓空種菜養花因而認識徐阿葉的黃姓民眾,向文山二分局景美派出所巡佐高銘鴻透露徐老太太的故事。黃說徐老太太人很好,只是對往事不願多提;最近老太太經濟拮据、生活困難,他幫忙救濟了幾次,得知徐老太太的心願是臨終前能見到三個兒子,看高巡佐能不能幫忙?

雖然徐老太太居住地點不在景美派出所轄區,高銘鴻仍前往探訪,不過查訪兩次均未見到她;詢問黃姓民眾才知道,老太太很少與外界接觸,不曉得警察幹麼敲門,躲在廁所不敢現身。雖然沒見到老太太,高銘鴻仍嘗試幫她尋找家人。

高銘鴻致電花蓮警方,發現徐家人都已經搬離原址,於是聯絡轄區富里分駐所警員,請託代為查訪附近鄰居;當地警員查訪後,查出老太太的三子林清坤還住在花蓮。

高銘鴻立即致電林清坤,沒想到林清坤說:「五十多年了,雙方各自都過得很好,何必相見?」高苦勸對方,表示徐阿葉若在臨死前見不到兒子,兒子也沒能見親生母親一面,雙方一定都會有遺憾。

林清坤在高銘鴻的勸說下,答應通知大哥徐清榮(隨母姓)與二哥林清茂一起相認老母。上月九日,高帶他們三兄弟到貓空徐阿葉住處,徐老太太最初躲在屋內,不願見人,但在親情呼喚下,終於母子相認,徐婦當場老淚縱橫。

高銘鴻完成任務後,悄悄離開,並未讓徐婦見到。徐婦大兒子徐清榮事後向他致謝,表示母親離家後,奶奶燒掉母親相片,三個兒子對母親都沒有印象,想不到此生還能見到母親;等三兄弟商量妥當,便會接老母回去照顧奉養。

【2008/11/02 聯合報】

圖:徐阿葉老太太獨自居住的廢棄農宅,不知道人如何在這麼差的環境下安然自若;現代人選房子講究各種生活機能,但老人家一畝田、一石屋,足已過活,想來自己也覺得慚愧,在城市長大的幸福人,不知人間其他面貌。

( 心情隨筆工作職場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insky&aid=2348432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請問您的Blog背景音樂是什麼?是哪位藝術家的作品?謝謝!
2008/11/07 13:11

Hi風之傳奇,您好!

請問您的Blog背景音樂是什麼?是哪位藝術家的作品?謝謝!


袁亨(windinsky) 於 2008-11-09 05:29 回覆:

請參考拙作「風之隨筆」中的「Love is everywhere:音樂與愛世界」一文


Montré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思于,建議你看 Kramer vs. Kramer
2008/11/04 14:01
思于,建議你看 Kramer vs. Kramer. It's a movie in the 80s' casted by Dustin Hoffman and Meryle Streepe.  那個離家的母親,原先是多麼自卑抑鬱不快樂....
袁亨(windinsky) 於 2008-11-09 05:31 回覆:

人都應當有選擇的機會與選擇的權利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逃避─ 非福也!
2008/11/02 17:45

老太太雖然可憐,

可拋夫棄子的逃避行為,

對子女的傷害太大了,

子女要原諒她,

也是不容易的事!


思于
袁亨(windinsky) 於 2008-11-04 12:59 回覆:

嗯,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