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灣統獨的終結及其最後一人
2015/03/07 09:36:51瀏覽206|回應0|推薦0

 

1990年初,在蘇聯和東歐集團垮台之前,日裔美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在1989年發表了一篇《歷史的終結》論文,1992年福山又把這篇論文改寫成書名為《歷史的終結及其最後一人》。
 
當時冷戰剛結束,東德及蘇聯先後倒下,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及民主陣營大獲全勝。福山於是大膽斷言,人類歷史至此已「進化」到終極階段,所以他以自由主義的樂觀心態判斷,民主陣營及資本主義證實為最佳模式,沒有其他的政治模式可以取代自由主義的模式,所以他稱之為當時已是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

從這本書的書名來思考2014年11月29日台灣「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勝國民黨,民進黨已經先終結了國民黨的地方政權,如果民進黨在2016年又能「終結」國民黨的中央政權,那麼堅持台獨模式的民進黨,是否也能說「統獨的終結及其最後一人」呢?想來這並非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國民黨在台灣統治了50幾年,2000年首度被堅持「一邊一國」的陳水扁給終結掉國民黨的中央政權,但那一次並不徹底,在朝小野大的情況下,陳水扁統治的8年期間,大家看到的是藍綠不斷的在統獨意識型態作鬥爭,讓台灣不斷的向下沈淪。

2008年馬英九雖然奪回政權,但是馬英九剛接下政權,立即碰上從美國而來的全球金融海嘯,馬政府無以為力,即使有大陸的對台讓利,但是仍無法挽救馬英九政權,過去6年馬英九的聲望每下愈況,到2015年馬英九已經變成台灣電視名嘴口中的笑話,在忍無可忍下,馬英九也開始控告名嘴的胡說八道,甚至已經下台的前台北市長郝龍斌也揚言要放棄「溫良恭儉讓」,對現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批評提出回擊。

現在看起來國民黨表面上是人才濟濟,但是要挑得出能夠跟民進黨對戰者,實在沒有幾人,硬是要挑選出來恐怕只有立法院長王金平和黨主席朱立倫二人,但是朱立倫又宣示不會參加2016年的總統大選,很可能造成國民黨連最後一人都找不出來,那麼國民黨「親中」的路線,是否自此要被堅持「反中」路線的民進黨給終結掉了呢?

事實上,選贏的民進黨內一下子又出現許多戰將,可是大家最看好的黨主席蔡英文在民眾的好感度方面,根據2015年1月下旬的調查,卻只有60.9%,排名第6。而排名第一的則是選後一直沒有聲音的高雄市長陳菊(72.5%),話題最多的台北市長柯文哲(71%)也只排名第2,有「賴神」之稱的台南市長賴清德(65.3%)排名第3,國民黨籍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反而排名在第4(63.6%),國民黨主席、新北市長朱立倫排名第5(62.1%)。

從這項調查中,陳菊假如出來競選2016總統,她應該比蔡英文更具有衝力,因為蔡英文民眾對她的看好度都輸給國民黨的王金平和朱立倫,如果國民黨推出王金平和朱立倫搭檔競選總統,蔡英文恐怕有一場硬仗要打,並非像「九合一」那麼輕鬆過關。

●誰是2016的最後一人

當然,我們還是有必要回頭檢討福山所著的《歷史的終結及其最後一人》,他在這本書中認為,人類歷史的前進與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正走向「終結」,隨著冷戰的結束,「自由民主」和資本主義被定於一尊,是所謂「資本陣營」的勝利。

福山的預言剛開始時是頗受到全球的關注,因為在他的論文推出之後,蘇聯和東歐集團很快的就摧枯拉朽的崩盤,讓西方陣營發現真正的自由主義將取代所有的主義,而且還定於一尊。但是福山所師承的教授杭廷頓(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卻在1993年出版了一本《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專書,他認為21世紀國際政治角力的核心單位並非是國家,而是文明,這就讓福山無法再樂觀的判斷自由主義將成為人類歷史的最後一棒。

所以,我們也可以判斷,如果2016台灣的總統又被綠營拿走,這可不是「親中」與「反中」的問題,而是台灣人民在升高對台灣的認同上,獨已經更大的取代統的意識型態。因此,如果民進黨取得「完全執政」,但又不接受「九二共識」,那麼大陸與台灣將形成兩條平行線在走,要找到交集之處則是更難。

其實,在對民進黨人聲望的調查中,普遍對有執政經驗的人員都會高出很多,像陳菊和賴清德的聲望就一直高高在上,但是國民黨有地方執政經驗者的聲望,反而在民眾的心目中普遍不高。

像蔡英文未曾在地方選舉中成功的成為百里侯,2012年的總統選舉也敗給馬英九,所以即使蔡英文已經三度擔任民進黨的主席,但是台灣人民對她的好感度,還是只能排在第6名,落後於比較特殊的國民黨籍立法院長王金平,以及國民黨主席、新北市長朱立倫之後,這就是民進黨人對蔡英文是否應該再次掛帥出征2016總統大選產生疑慮之處。

為此,為提前迎戰2016,民進黨在1月下旬就火速敲定黨內總統初選時程,預計在3月中旬以民調決勝負,提出黨版總統候選人。但由於台南市長賴清德已表態不會參選,黨內各方山頭,也缺乏足以和黨主席蔡英文抗衡的對手;因此,若無意外,蔡英文將篤定代表綠營再次挑戰國民黨成為「台灣第一女總統」。

儘管民進黨準備在2月底至3月中進行政見發表及初選民調,但由於目前整個民進黨是呈現「蔡英文定於一尊」的格局,因此,若最後只有蔡一人「同額競選」,那麼當2月25日民進黨中執會一完成總統候選人資格審查,就等於是直接宣告由她代表民進黨參選2016,讓蔡有將近1年的時間進行布局。

雖然民進黨人都已經知道2016「蔡英文將定於一尊」,可是一樣有民進黨人不滿為何提名的時程要提前到3月份就決定,因為國民黨認為6、7月決定就可以了,民進黨提名越早越可能提早跟國民黨進行意識型態的鬥爭,或者說是提前升高統獨大戰,這不是很明智的作法。

●蔡英文的勝算在哪?

既然蔡英文在台灣民眾對藍綠政治人物好感度的排名僅居第6名,那麼為何她又被民進黨人當成是「定於一尊」的人物呢?這裡面是否有團體思考產生的誤差值存在呢。
   
針對這個問題,台獨大老、新台灣國策智庫的創辦人辜寬敏說得最真實。他是就台南市長賴清德公開表明2016初選不會去領表登記之後,針對「賴神」發表他的看法,辜寬敏對「賴神」卻信心十足的說:「我保證賴清德一定會出來」。而民進黨通過總統與立委初選時程是意圖一人競選、同額競選,若是同額競選的話,「我絕對反對」。辜寬敏還說,已經落選兩次了,蔡主席就不要選吧。
   
辜寬敏這句「落選兩次」,恐怕是蔡英文最大之痛,意思是她適合當黨主席為人抬轎,並不適合自己潦落去參選。辜寬敏還透露,他在3、4個月前主動請蔡英文吃飯,當面向她說,不要當king,當king maker就好,所以他要公開呼籲蔡英文最好當king maker團隊,不要當king,學習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的精神,才有歷史定位。
   
對此,蔡英文也當仁不讓的說,辜寬敏所提到的性別問題,她也跟他解釋說,
性別在今天台灣的民主社會應該不會是個問題,既然「性別不是問題」,那麼2016她參選總統的意志應該不會改變了。
   
問題是,如果國民黨推出王金平和朱立倫的「王朱配」,那麼人民好感度排在王金平和朱立倫之後的蔡英文,是否就真的會打贏「王朱配」呢?如果2016連結2014思考,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應該有5成以上的當選機率,但是如果把2016和2014撕開來看,蔡英文就不一定是「贏家」。
   
當然,辜寬敏這一次反對蔡英文參選總統,跟過去他反對「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統帥的「男性沙文主義」謬論不同,當時辜是反對呂秀蓮出馬競選總統,而這次他是以「連輸」兩次來反對蔡英文,所以,蔡英文還是要冷靜思考為何2012年以前她會連輸兩次。
   
其實,在「賴神」表達不參選2016總統之後,民進黨內最大的派系新潮流系已經轉向支持蔡英文。新潮流系的政治人物從北到南都是戰無不克,但是既然找不出自己人出來競選,自然要支持結盟強者出來競選,這就讓新系的成長「永保安康」。
   
但是,蔡英文既然把民進黨內的總統初選提前到3月份舉行,民進黨內當然也有死忠的聲音,像民進黨雲林縣黨部主委許根尉就呼籲,為了避免破壞黨內共識及和諧,他建議取消黨內初選,直接提名黨主席蔡英文參選2016年的總統選舉。這種對蔡英文「死忠派」的聲音,大概有感於過去民進黨內的初選,同志之間都要殺到刀刀見骨不可,為了避免重蹈覆轍,直接提名蔡英文擔任總統參選人,應該也不是不可,但是如果這次創下直接提名的作法,也可能在以後的總統大中,又可能出現新的「化學變化」,這對民進黨的民主取向,可能也會有突變的效應產生。

●統獨爭議能被終結嗎?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說,民進黨會把總統初選提前到3月份,主要還是考慮到讓被提名的參選人有一年的準備時間。
   
其實,被提名的總統參選人要花那麼長的時間準備什麼呢?民進黨內有人就懷疑花那麼長的時間準備選總統,實在沒有這個必要。但從「陰謀論」來說,那是蔡英文為自己「量身打造」的時間表,因為民進黨內的百里侯從去年12月25日就職,到民進黨的總統提名,僅有兩個多月,所以他們根本騰不出時間來參選總統,尤其是他們對人民的承諾都才剛開始,這時馬上就想換跑道,一定惹得他們治下的民眾不滿,所以他們可是能避就避,這是蔡英文最有利的地方。
   
問題是,如果蔡英文真的定於一尊,不像2012年那次總統大選出現蔡英文、蘇貞昌和許信良等3名參選人那麼熱鬧。所以,民進黨決定提前出現提名參選人,反而可以獲得「印象蔡英文」的指標。
   
但是,2016總統大選可不是不講統獨意識型態就能蒙混過關,「九二共識」、「反台獨」這兩項中國大陸所堅持的政治互信基礎,在「九合一」地方選舉之後,民進黨如果要顧及未來的穩定執政,那麼蔡英文如果提早出線,她必然會被記者追著說出她對兩岸關係的主張。
   
2012年那次總統選舉,蔡英文以「切香腸」的手法,一次一次的切開表述她對兩岸政策的看法,反而讓人民感到無奈和不信任,這也是蔡英文在敗選後要說「最後一哩路」的緣故。
   
然而,2016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已經有13個地方諸侯支撐,蔡英文如果不趕快提出她的兩岸政策,可能會影響地方諸侯跟大陸交流的作法,蔡英文如果當選2016年總統,她又如何能夠壓制各地方諸侯呢?這顯然是蔡英文所難以逃避的責任。
   
所以,蔡英文假如在今年3月就成為民進黨提名的總統參選人,那麼她最好的辦法,就是提出一個可以終結統獨的口號。這一方面,大陸總理李克強的同窗孟曉蘇在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時就說過:「民進黨若能改變,2016北京未必挺藍」。這是大陸重要人士首度呼應蔡英文去年7月接受天下雜誌所說的「只要民進黨能贏得選舉,中共的政策就會跟著轉變」,這當然會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只是孟曉蘇的說法有他的前提存在,也就是民進黨必須修改「台獨黨綱」,並且如果不願接受「九二共識」,最少也要在新的論述中,找到接受「一個中國」原則內涵的詞彙,讓大陸可以感受到民進黨的善意。當然,他也提出警告,如果民進黨堅持不願意做調整,那麼大陸不但不可能支持民進黨,還有可能惡化兩岸關係。
   
所以,統獨的終結,應該是蔡英文參選2016總統的成敗關鍵,過去馬英九以負面的表述說出「不統、不獨、不武」,這種負面表述的方法,中國大陸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的一種說法。如果蔡英文願意,她也可以仿效馬英九說出「不獨、不統、不武」。這麼簡單的話語,其實並非蔡英文說不出來,而是她顧及民進黨內台獨派的觀感,所以「不獨」或是「凍獨」可是蔡英文領導民進黨最大的罩門。
   
既然統獨的終結會變成蔡英文的罩門,那麼即使蔡英文在2016能贏得總統寶座,那麼她對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將無法求功,對於歷史,也不可能像前蘇聯的總書記戈巴契夫,那樣受到西方國家按讚。

●2016總統大選的意義

所以,2016年台灣的總統大選具有相當大的意義,對民進黨來說,如果能夠贏得總統大選,那麼台獨的意識型態很可能終結統獨之爭;反之,國民黨如果能夠維持中央政權,那麼可以維持統的意識型態不被終結,因此,即使國民黨在地方政權已經變色,但仍可以維持中央政權,這樣台灣仍可以維持統獨之爭的局面。
   
可以說,2016的總統大選絕對是相當關鍵的一役,獨如果終結統,那麼台灣將會變成綠油油的一片,從此統的意識型態很可能越來越會在台灣消失。但是,如果國民黨還能贏得總統大選,那麼還能挽救統的意識不在台灣消失。
   
儘管統獨意識在台灣並存,很可能還是會產生內耗,但總比被綠營完全終結還會存在一絲氣息,這樣還能維持兩岸的和平發展。畢竟,大陸的對台工作並沒有因為國民黨在「九合一」大敗有所轉變,這是維持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一絲氣息。
    
所以,在2015年1月26、27兩天在北京召開的對台工作會議,主要出席者包括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國務委員楊潔篪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等,俞正聲在講話中強調,要好好的不動搖繼續堅持對台大政方針,廣泛團結台灣同胞,維護台海局勢穩定,堅定推動兩岸和平發展。
   
在會議中還要求努力保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勢頭,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繼續增進兩岸互信保持良性互動,鞏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制度化成果。積極推進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後續議題制度化協商,深化協議執行成效,惠及更多民眾,推進兩岸經濟融合發展。
   
這場會議同時還要求要促進兩岸產業合作,總體規劃佈局,深化兩岸金融合作,努力擴大台灣中小企業、農漁民參與受益面。還要支持福建自貿區、平潭綜合實驗區與昆山深化兩岸產業合作試驗區,並對台擴大開放,加強合作。切實幫助台商解決實際困難,維護台胞合法權益,並採取積極措施,促進兩岸人員往來,擴大青少年和基層交流,也要深化各領域交流合作。
   
從大陸對台工作會議的表述中可以清楚的看出,大陸對台工作並沒有因為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大崩盤而有所退縮,反而仍堅定持續他們的對台方針,這比國民黨在敗選後更具有信心。國民黨如果還想在台灣維持統的意識不被民進黨獨的意識給終結,那麼新任的黨主席朱立倫如何推出他的新政,以及2016的總統大選如何打贏,這才是再把台灣的藍天找回來最關鍵的一役。

(本文寫給香港中國評論月刊,2015年3月號)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ng88899&aid=21333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