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兩岸心鎖 蔡英文解鈴還需繫鈴人
2020/03/04 21:22:20瀏覽186|回應1|推薦4

 


2020年台灣的總統大選,蔡英文以817萬票的絕對多數,超過韓國瑜的552萬票順利連任,817萬票不僅創下台灣總統直選以來的歷史最高票,也為未來的總統大選創下「蔡英文障礙」。一個在選舉過程中極盡操控「紅色恐慌」與「芒果乾」的「辣台妹」,在2018年才經歷九合一地方選舉大挫敗,為何一年多就能鹹魚翻生,這必然會成為未來研究民主發展的一大顯學。
 
只是,既然是以操控「紅色恐慌」作為勝選的關鍵,那麼未來4年蔡英文又將如何面對大陸的反擊,蔡政府的兩岸政策又將如何擴展,這恐怕才是勝選後蔡政府最需要頭痛的問題。
 
儘管蔡英文已經宣稱,過去她為兩岸關係和平穩定所做的承諾不會改變,認為兩岸雙方都有責任致力於確保台海的和平穩定,並呼籲以「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重啟兩岸良性互動。但是沒有政治互信做基礎的民、共關係,又怎麼把兩者的關係解凍,這才是知易行難的問題。
 
紅色恐慌變成「紅色陷阱」
 
2018年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大挫敗以後,2019年1月2日蔡英文針對「習五點」提出的「兩制台灣方案」,抨擊說是大陸正在對台推進「一國兩制」,也扭曲「一國兩制就是九二共識」,並說她拒絕一國兩制,也不接受九二共識。這個聲明吸引台灣年輕人的目光,並封她一個「辣台妹」的外號,而且她的聲望也從九合一敗選後的谷底意外攀升。
   
民進黨發現打「反中牌」還是有一定的市場,所以就開始強化反中的力度,並在2019年6月提出「抗中保台」的選戰策略,以更強度的「反中牌」吸引年輕人的支持。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在一次公開的活動中表示,「抗中保台」將是台灣未來數年面臨的任務,而不只是民進黨為了2020台灣大選所提出的一個口號。他還說,在抗中保台的目標下,可與任何政黨、個人和組織合作。
   
在民進黨推出「抗中保台」的選戰策略之後,同一時間香港剛好掀起「反送中」動亂,讓蔡英文一時撿到槍,聲望更是大幅上升,不僅超越她在民進黨內的競爭對手賴清德,也超越國民黨正在舉辦總統初選的所有候選人,所以天時、地利、人和正是蔡英文再起抓對的時機。
   
蔡英文在聲望穩步的上升之後,如果她能在競選策略上不要操之過急,以她執政的優勢,應該要贏得連任並不難。但是民進黨並不自滿於現狀,反而繼續加大抗中的力度,不僅在2019年中就修正「國安五法」,以法律戰的型式約束兩岸的交流,操作台灣內部的「紅色恐慌」,並宣稱只有民進黨才能「護台灣、顧主權」。
   
在修正「國安五法」限制兩岸交流之後,蔡英文並下令要在2019年的最後一天通過「反滲透法」,以阻絕大陸對台滲透,甚至是對台灣人民與團體在資金上的支助。其實民進黨想以「反滲透法」斬斷台商對藍營的支助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台灣可能因此重回戒嚴,重新回到動員戡亂時期把中共界定為敵人,兩岸關係勢必跟著起巨變。
   
這種過度操作「紅色恐慌」的選戰策略,讓原本已經聲望回升的蔡英文,卻可能掉入自己所設置的紅色陷阱。
   
因為「反滲透法」的通過,雖然可以用恐懼困住兩岸交流,但也是在兩岸之間製造仇恨,因為仇恨最讓人容易盲目與愚蠢,只要台灣人民都變得盲目與愚蠢,民進黨相信他們就可以操控選舉,永保執政。然而,台灣人民如果都像民進黨所想像般的盲目與愚蠢,他們即使獲勝,又將怎麼面對大陸,難到民進黨真的想跟大陸老死不相往來嗎?兩岸多年來的融合發展已經是一股擋不住的潮流,以民進黨一黨之力,真的能讓歷史倒退回台灣戒嚴時期嗎?
 
反中的奴隸
 
事實上,在選舉中的民進黨變得跟失去理性的野獸一般,人民若想要改變現狀,原本就該先改變民進黨,而不至於讓台灣整個掉入「紅色恐慌」的陷阱裡。
    
可惜的是,台灣的年輕人並沒有這種知覺,他們受到香港「反送中」動亂的影響,也認定票投國民黨,就會造成亡國的境地。特別是在台灣南部地區綠營到處散佈謠言說「國民黨已經跟大陸簽訂和平協議」、「國民黨若當選就準備向中共投降」,更讓一些盲目的年輕人挺身支持蔡英文,讓蔡英文最終贏過韓國瑜200萬票以上。
   
這種度激化的「紅色恐慌」,已經不僅是一種「恐共症」的蔓延,更是一種意識型態的成形,讓所有的民進黨的貪污腐化都可以遮掩過去,以致於高鐵的300萬元遺失案、總統出訪的私菸案、監委干預司法權、公務費建構網軍、濫用社維法「查水表」等,都可以不被追究,一切都被淹沒在「紅色恐慌」的底層。
   
可以見得,台灣在民進黨操弄「紅色恐慌」之下,整個社會已經變成像台灣已故的自由主義大師殷海光所說的「反共的奴隸」。殷海光曾在1960年5月出版的《自由中國》雜誌中寫下「反共不是黑暗統治的護符」一文,文中他論述說:
 
我們知道,近十幾年來,東亞地區出現了一個新的政治問題。它就是:反共、民主、獨裁三者之間的關係沒有調整好。獨裁者在事實上—不是口頭上—肯定「要反共就得聽我的」。這麼一來,民主即令不被取消也至少大受影響。
 
在這一形勢中,獨裁的反共者撿盡了一切便宜,同時因為藉口反共而打煞民主自由的發展,於是它自己變成了黑暗統治,這就是東亞反共運動中種種內在政治問題的基本癥結。
 
反共不是黑暗統治的護符;反共不能使人成為神聖。任何人不能藉著反共招牌做盡一切壞事。自由人不做「反共的奴隸」。
 
民進黨過去極盡的批判蔣介石,但是他們執政以後所作所為,卻跟蔣介石的統治的手法差不多。只是,蔣介石時期的兩岸關係是一種戰爭的關係,也是你死我活的政權之爭。可是,當前的兩岸關係是處於和平時期的關係,大陸不斷的對台釋出善意,不斷的推出惠台措施,但民進黨還是極盡能力的要把台灣年輕人變成「反中的奴隸」,這難道不是為兩岸關係埋下戰爭的引信嗎?
   
所以,蔡英文在勝選記者會中雖然希望兩岸能在「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重啟兩岸良性互動,但是,當台灣年輕人都變成民進黨操弄下的「反中奴隸」,民進黨又將如何解開這個結,恐怕短暫間也是一道無解的習題。
 
國民黨能撥亂反正嗎?
 
在民進黨可能無法打開「中國結」之下,國民黨是否能夠撥亂反正?恐怕也難。在「反滲透法」的逆襲下,想從事兩岸交流的人員都可能動輒得咎,這就更讓人卻步了。
   
尤其是國民黨敗選後,許多青壯派的改革聲浪卻是直指「九二共識」的已經過時,甚至跟著民進黨污名化九二共識。例如,雲林縣長張麗善表示,因為九二共識已經被扭曲了,所以她主張「回歸本質就是一中各表」,但內涵卻是去定位「你講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講我的中華民國,基本上就是兩個獨立國家」,各自表述的「兩國論」。
   
另外,國民黨籍立委許毓仁也說:「九二共識」已經崩解,在全球反中的浪潮下,不能再用「九二共識」打迷糊仗;黨籍市議員游淑慧則建議,國民黨應重新思考28年前的「九二共識」是否還合時宜;甚至國民黨副發言人黃心華都表示,「九二共識劇本越來越難演下去了」。這些說法本質上都在強調「九二共識」已經「過時論」。
   
國民黨青壯派的反應,相對於大陸國台辦在選後所說:「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是促進兩岸共同發展、造福兩岸同胞的正確道路,需要兩岸同胞共同努力和推動。我們願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與台灣同胞一道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統一進程,共同開創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
 
顯然,大陸在蔡英文勝選後的對台政策,也並沒有改變,既然大陸還是堅持「九二共識」,那麼如果國民黨也改變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兩岸又將何去何從,恐怕還只是一個未知數。
 
經軟政硬政策沒有改變
 
目前可以看得出來,大陸對台還是採取政經分離的政策,單方面惠台措施並沒有改變。例如,在選後的第一時間大陸已經對台表示善意,主要是在武漢肺炎疫情仍不明,但重症率高達20%,台灣疾管署選後就接獲大陸方面回應,同意台灣可以派員前往武漢訪查了解疫情。台灣疾管署並派出2名公衛專家,前往武漢了解臨床處置以及流行病學調查,為雙方良性互動打開一個突破口。
 
而天津也在選後的第3天,1月13日就推出首個大陸惠台新措施,由天津市台辦、天津市發改委聯合發布的天津惠台「46條措施」。天津市台辦副主任原清表示,「46條措施」釋放出更多的發展紅利,把大陸國家層面的惠台政策轉變為天津的措施和行動,為台灣民眾來津學習、生活、工作、創新創業提供「同等待遇」。
 
反觀,在台北市與捷克首都布拉格締結姐妹市後,上海市政府1月14日宣布,上海市立即解除與布拉格市友城關係,並暫停一切官方往來,並痛批布拉格市政當局:「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公然挑戰一個中國原則」。
 
可以見得,大陸經軟政硬的對台政策並沒有改變,未來改變的可能性也不高。所以蔡英文如何在自己製造的「紅色恐慌」陷阱中脫身,國民黨幫不上,台北市長柯文哲看來也無能為力,要解開兩岸的心鎖,不能是靠喊話,蔡英文恐怕得解鈴還需繫鈴人了。
 
(本文刊登於祖國雜誌,2020年2月號)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ng88899&aid=131923915

 回應文章

光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07 20:54
死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