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21
台中憂鬱症推薦中醫 梧棲胃脹胃痛中醫治療 中壢腸躁症中醫治療
在地生活攝影寫真 2022/04/15 14:19:30

自律神經失調會造成的各種問題,尤其現代人工作家庭壓力大

容易有以下狀況:

廣泛性焦慮癥,憂鬱癥,抑鬱癥,恐慌癥,強迫癥,躁鬱癥,腸躁癥,膀胱過動癥

並伴隨頭痛,眩暈,失眠,臆球癥(喉嚨一直感覺有異物),胃食道逆流,耳鳴,睡覺一直醒,胸悶,胸痛,心悸恐慌,吸不到氣,易喘,胃脹胃痛,腸躁癥,頻尿,陽痿早洩,頭麻手麻腳麻,血壓高。

在相關門診中,尤其像是業務、設計、工程、教師、作業員等類型的職業,自律神經失調的狀況最為明顯

對於有慢性疼痛的人來說,若沒有重視自律神經失調,其嚴重性更是不言可喻。

自律神經失調可能危害機體的消化系統,造成脾胃不調,引發消化系統疾病。

有研究顯示,胃和小腸在晚上會產生一種對消化道粘膜有修復用處的化學物品tff2蛋白質,假如自律神經失調導致睡眠不足,就會危害這種物品的產生,從而大增胃炎、胃、十二指腸潰瘍、潰瘍性結腸炎等疾病的發作率。

偏頭痛:長期失眠引發偏頭痛的原因可能與顱內小動脈和毛細血管收縮致使腦部皮質缺血有關,這部分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除了出現睡眠障礙外,還會在晚上睡眠期間反復出現頭痛癥狀。

慢性疲勞綜合癥:本病在臨床上很多見,特別是女性失眠患者,她們常訴說自己疲憊乏力,即使臥床休息也不能緩衝疲憊部分病者還具有低熱、畏寒、頭浦、咽喉浦、心煩、急躁等不舒適癥狀。

此外,長期自律神經失調還可引發中老年人腦病、女性更年期綜合癥以及糖尿病等嚴重害人體健康的疾病。

所以專家強烈建議大家,千萬不要忽視自律神經失調的癥狀,大家應謹慎對待並應及時採取治療措施。

底下是自律神經失調所引起的癥狀,如果符合下列5點以上,可立即前往診所掛號尋求解決途徑

自律神經失調門診中最常觀察到的癥狀如下:

對睡眠品質不滿意

.上床後翻來覆去睡不著,往往需要躺30分鐘甚至更久才能入睡;
.夜裡醒來好幾次,多在2次以上,醒來之後很難再入睡;
.早上醒得早,比正常起床時間早醒30分鐘以上;
.總睡眠時間不足6.5小時;
.睡眠品質下降,醒來仍然感到困倦,感覺體力沒有恢復。

白天正常活動受到影響

.白天精神狀態不佳,感到困倦、疲勞,想睡覺;
.工作和學習時,難以集中精力,犯錯次數增加,記憶力下降;
.情緒上,感到緊張、不安、出現情緒低落或容易煩躁、發怒;
.社交、家務、職業或學習受影響等。

而自律神經失調治療真的不難!讓您減少甚至停用安眠藥與抗憂鬱西藥…恢復該有的身心平衡。

廣和中醫診所與廣仁堂中醫診所運用傳統中藥來調理過度緊繃、亢奮的情緒,依據中醫藥的學理來調理體質;多管其下,改變您的體質,調理平衡

不是單純以藥物來壓制癥狀;經過一系列的療程,很多患者就慢慢減少甚至停止安眠藥、抗憂鬱藥物等西藥的長期依賴,回歸到身體原始的平衡統合狀態,這就是身體原始自然和諧的狀態。

透過我們診治改善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都可以漸漸找回正常的生活品質,使用正確的方式將幫助您擺脫失眠的痛苦!

底下為診所相關門診資訊圖片

SSll15CEFDE5廣和中醫診所

原創: 段立欣 兒童文學 說句實話,我捏橡皮泥的本領確實不錯,手工老師還鼓勵我說:“齊異,未來你可以考慮當個泥塑大師哦!”但是,手工課捏的都是卡通形象、蔬菜水果什么的,現在換成這種“寫實派”,就不那么容易了。   我左揉一下、右捏一下,而潘朵朵則端著小鏡子時不時地指導兩句:“左邊圓點兒,對對!哎呀,右邊太圓了!慢一點,下巴變成錐子了……”   為了緩解潘朵朵的緊張感,我一邊捏一邊說:“潘朵朵你知道嗎,我姥姥說奇異雹是很罕見的氣象變化!我姥姥還說,她都89歲了,也只是在10歲那年遇到過一次!而我的爸爸媽媽連聽都沒聽說過,你說,咱們是不是很幸運?”   “那是因為你沒被奇異雹砸到!”潘朵朵看上去好像對奇異雹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雖然我很想被奇異雹砸上那么一下,看看會有什么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但為了不讓潘朵朵認為我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只好住了嘴。   不能讓潘朵朵再繼續難過下去,我抓緊時間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揉圓了最后一個小棱角。經過一番修整,潘朵朵的腦袋瓜終于恢復原樣了。   “大功告成!”我得意地拍拍手。   潘朵朵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不僅恢復了原樣,而且臉還瘦了那么一圈,這下她終于開心了。看著她的笑臉,我也松了口氣!   要知道,剛剛潘朵朵只顧著自己難過,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變化。被奇異雹砸中的她,其實不光腦袋的形狀和別人不一樣,就連眼淚都夸張了不少。   先不說她的眼淚像小溪一樣差點淹了教室,就說那黃豆大淚珠“噼噼啪啪”的砸在課桌上,每一顆淚珠都在桌面上留下了一個印記!難怪我還沒進教室,就能聽到她眼淚掉落的聲音呢!   現在,潘朵朵重現笑顏,可被她的眼淚砸得凹凸不平的課桌又接過了“哭個不停接力棒”!   “哎喲!疼死了,我怎么這么可憐,這么悲慘啊……”課桌的哭聲響徹整個教室,聽起來就像是誰在拉一把斷了弦的小提琴。   顯然,潘朵朵跟我一樣,第一次聽到一張桌子說話。   她嚇了一跳,“噌”地一下蹦到了我身后,探著腦袋小心翼翼地問:“是誰?誰藏在課桌里?”   “哪有什么人藏著,我的肚子里明明只有你的書包而已!”潘朵朵的課桌一邊哭一邊說,“哇哇嗚嗚……我明明待在教室里,完全可以躲過奇異雹的,可怎么就被奇異雹感染過的眼淚給砸到了呢!你們看看我的臉……我都毀了容啦……”   聽了這么一番哭訴,我和潘朵朵面面相覷。   “看來又是奇異雹。”我撇撇嘴。   “桌子在埋怨我呢,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潘朵朵一臉擔憂地看著我說,“齊異齊異幫幫我,接下來該怎么辦?”   要說女生真是奇怪,每次一遇到困難,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找我們男生幫忙,然后可憐兮兮的問:“接下來怎么辦?”可過后我們只要稍微一招惹她們,她們馬上會“選擇性失憶”,把求我們幫忙的事兒忘得一干二凈,然后掐著我們的胳膊來個“蝎子十八擰”!   還好我是一個足夠大度的男生!   “別慌,讓我好好想想。”我摸著下巴、看著像月球表面一樣的桌面,想著對策。   要說給桌子整容這個問題,我也遇到過,那還是在三個半星期前,我閑著沒事用圓珠筆在桌子上畫了一架戰斗機,結果被班主任老師發現了,她立刻大發雷霆。   “齊異,你這不是破壞公物嗎,好好的桌面被你畫得亂七八糟,你心里一點兒愧疚感都沒有嗎……”   因為當時老師說的太多了,以至于后面都說了點什么,我根本沒聽見。只聽到最后她生氣地說道:“你馬上把桌子上畫的東西全擦干凈,而且,一點兒痕跡都不能留!”   這可把我難壞了。我用光了軟橡皮、硬橡皮,甚至連鉛筆后面的小橡皮頭兒都蹭得光禿禿的,可還是沒擦掉那些油筆印。最后迫不得已,我只好請爸爸提著一桶油漆,放學后重新把桌面刷了一遍。   于是,我的桌子一下子變成了全班最新的一張!在后來的一次衛生檢查中還得到了校長和教導主任的聯名表揚,這可是我和班主任老師誰都沒有料到的!   有了這個經驗,我馬上決定照搬:“就這么辦,咱們給桌面換個顏色!”   “慢,慢著!”桌子抽泣著攔住了我,“換顏色當然好,可我臉上的這些坑呢?要是填不平這些凹凸不平的痕跡,就算給我涂上世界上最漂亮的顏色,我還是桌子里的丑八怪啊!”   不愧是教室里的桌子,說話都這么有文化。而且它的這番話也證明了,它的的確確是潘朵朵的桌子——和主人一樣愛臭美。   “你放心!我已經幫你想好了全套的整容方案!”說著,我拉過潘朵朵,跟她說了幾句悄悄話。   “這樣……行嗎?”聽了我的話,潘朵朵將信將疑。   “絕對沒問題!”我自信滿滿地說,“不過,我需要你來做我的助手!” +10我喜歡

作者 刪除   陳喬治覺得自己有點躁不起來了。     晚睡難早起,排練一會兒就耳鳴,彈琴到一半膝蓋疼,健忘,還有點尿不盡。 孫強說他慫逼了,用普通話說就是老了,可陳喬治不這么覺得,自己再不濟也比貝斯強。     照鏡子的時候還是覺得自己的文身不錯,剃完頭以后看上去還有點青蔥。熬夜大半宿,第二天還能踢一上午球,可到底還是和以前不一樣了。     是哪里不一樣呢?總口腔潰瘍應該算一項,常吃青菜都沒用,只能像個逗逼兒一樣,天天嗑維生素C。擰開瓶子,往手心倒藥的瞬間,覺得自己有點行將就木的感覺。于是,吃了半個月就不吃了,沒見好,潰瘍還是如影隨形。     陳喬治天天晃來晃去的,不著家,回家爸媽就讓他找工作,他也不是啃老,樂隊到處演出伴奏的也能有點錢,可還是不夠花,就算夠花了,也仍舊被親戚歸納到不務正業那檔,每每都是被親戚偷摸戳著脊梁骨,說著什么“以后不學習就和他一樣”。     陳喬治起先覺得無所謂,說就說唄,說一萬遍他們孩子也不能發憤圖強了,仍舊傻乎乎的,周末去上補習班。大眼鏡片厚的,都有點嚇人,年紀輕輕就駝背長眼袋,看電影里男女主角摸個手,都能興奮半天。陳喬治覺得這種孩子以后要不成為科學家,八成人生就廢了。最多,當個綠茶嘴里找來結婚的老實人。     陳喬治有一萬句反駁對父母,可他不說。回家就把母親的嘮叨,就飯吃了,還挺下飯,老干媽配著各種損嗑和激將法,一頓能吃兩大碗。后來有一天,母親不說了,讓陳喬治他爸,把他的吉他摔了。陳喬治看著一地的吉他渣子,不知道說啥好,拿上包煙,穿短袖就出門了。在樓道里抽了五六根,回家投降,說明天找工作去。     第二天,陳喬治起的早,上影樓找了個發傳單的活,工資少的可憐。主要還是靠把人拽到影樓里,撈提成。陳喬治坐在路邊的隔離柵欄上,看誰像一對兒的,就往上塞傳單。也不說話,好幾次,把人嚇一跳。一個上午,傳單被扔了一地,后面跟上了個環衛工,別人扔一張,他就掃一張。陳喬治搓搓鼻子,點了顆煙,看著手里還剩半沓的傳單,吸進去好長一口,咳了半天。     下午總算成了一對,想要把人往影樓里拉,可是那男的小肚雞腸的不行,來回就是覺得自己女朋友看上陳喬治了。生拉硬拽,把女朋友拽走了。陳喬治看著遠去的這一對兒,有點想罵人,還是忍住了,回隔離柵欄上坐著繼續抽煙。到了下班的點,陳喬治回去匯報工作,拿回去的傳單還有一百多張,主管臉拉的有隔離柵欄那么長,旁敲側擊的說其他人都發完了,還領回來好幾對,有的訂金都交了。里外里,就是在說陳喬治是個白癡。陳喬治一句話不說,聽著開完會,出門就往家走,一腳把離影樓不遠的一個垃圾桶,踹倒了。垃圾桶里掉出好厚一沓傳單,陳喬治笑了笑,接著往回走。     回到家,媽媽的態度,明顯變了,噓寒問暖,就差讓陳喬治給做個工作報告了。陳喬治啥也沒說,吃完飯就回屋了,八點半,習慣性的出門去排練,才想起來自己吉他被摔了,可沒地方去,還是奔著排練的地方去了。     到的時候,樂隊都排上了,掏出手機,才發現無意中摁了靜音,十幾個未接來電,都是孫強打的。陳喬治跟孫強交代了吉他已經被卒了的事實,在一旁坐著看樂隊排練。幾首歌下來,除了鼓手,個個滿頭大汗。陳喬治叼著煙瞇縫著眼,叫好鼓掌。陳喬治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攢夠買新吉他的錢,想起來心里就鬧得慌。再去拿煙,發現煙也抽沒了。起身跟孫強他們道別,出了排練室,不知道去哪。就順著家的反方向,開始走。     走了將近四十分鐘,一抬頭竟然無意中到了ex的家。抬頭看了看,拉著窗簾開著燈,卻看不見什么搖曳的人影,看來什么看風景的人也在看你,都是騙人的。陳喬治盯著ex的窗戶,看了半天,想起很多挺觸動的瞬間:給ex買的玩具熊,一米八的個頭,陳喬治只能扛著,拖上樓放在床上占了半張床;過年的時候,ex叫陳喬治出來玩,逛商場。陳喬治很坦白的說自己就一百塊錢,ex拿過錢包給他看,厚厚一沓,說都是壓歲錢。陳喬治一路跟著他,逛了好些個商場,最后東西都拿不住了,回家胳膊疼了好幾天。某天,去見ex。開門的時候,ex一臉的不自然。陳喬治去臥室拿皮箱。順便想抽根煙,打火機滾床頭柜下面,伸下去半個身子去撿,看到床下有雙臟臟的某名牌運動鞋,再往里看還有幾根手指頭,緩慢不發出聲音的往床里頭縮。陳喬治起身,拎著皮箱就走了,回去就把ex拉了黑。隔半個月路過的時候,看見一個收廢品的扛著那一米八的大熊,往ex小區外面走出來。細節越想越多,齷蹉的片段好幾次,讓陳喬治差點老淚縱橫,最后還是克制住了打電話的想法。去路邊的便利店,買了包煙,掉頭往家走。       到家樓下了,卻不想上去,樓上那間亮著的窗里,似乎充滿了陳喬治媽媽的牢騷,那些話變成了字幕,又從字幕變成了實體,一句句的填滿了陳喬治的家,甚至有點溢出來的意思。陳喬治撓頭,繼續一根接一根的抽,直到后來勁太大了,抗不太住,蹲在馬路牙子上,干嘔。     站起身來,還是頭暈目眩,眼角里吹進了沙子,揉來揉去,揉出了不少淚水。路燈在淚水的映襯下,一閃一閃,化作很多個暖黃的小星星。他深呼吸了幾下,覺得喉頭有痰,又咳不出來。此刻,陳喬治有無數個渴望,唯獨不想回家。可又沒地去,看了看表,這個點兒,樂隊已經散了。再折回去,也是白折騰,就掉頭坐上了家門口的一輛公共汽車。沒看幾路,也不知道到哪,車一直開,外面的路燈越來越少,車上人,也每站只有下沒有上。     陳喬治靠著車窗,數著路旁的垃圾桶,數到68,后面就記不住了。再睜眼,有人拍他肩膀,一看是司機,嘟嘟囔囔,意思是,車已經到總站了。陳喬治晃晃悠悠下了車,睡的有些醉感,四處望不知道是在哪。不遠處,散著反射月光的粼粼波光,細看,是個人工湖。陳喬治靠在人工湖的欄桿上,搓著眼角的眼屎,想讓自己清醒起來。     過了能有十分鐘,陳喬治聽得見“噗通”一聲,離自己十六七米的岸邊,好像有人跳進了湖里,過了一會,開始喊類似救命的話,陳喬治仔細辯了辨方位,用心聽,不像是惡作劇,呼救聲越來越弱了,陳喬治一躍下了水。     救上來的是個中年大叔,并不是什么電影里英雄救美的艷遇,大叔一身的酒氣,被陳喬治硬生生地,拖到了岸邊。他自己吐出來不少水。     陳喬治渾身都濕了,捋了捋頭發,把劉海甩到了后面,坐定了,長長的吁喘著粗氣。     大叔不一會站了起來,沒有任何的感謝之詞,一個人晃晃悠悠的走遠了。     陳喬治坐在原地發呆, 夜已然深了,連月光都藏匿起來。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覺得自己像只落水狗,     無人問津。 +10我喜歡

【爬的青春】 文/程蟲蟲   題記:每個人的青春都有不同的面目,就如水中的草,都有不同的生長姿態,蔓延在各自的光暈里,穿梭在各自的縫隙間,唯一相同的是它們都循著天空落下來的陽光,一路瘋狂高歌,最后的最后,彼此在水面相會,回頭看時,生命已經有過無數交點,只是已被不同的水波環繞……          初見少林寺,寧靜得宛若深山處子。密密的樹枝從地面盤旋到天空,掩映著佛家凈土的神秘屋檐。每一扇窗戶,每一扇門,每一道門檻都能勾起千絲萬縷的佛緣。拾階而上,臺階上似乎有觸動靈魂的故事在回響。        王少俠是少林寺的一位和尚,從名字來看,他與少林寺的緣分是注定的。不來少林寺,就辜負了少俠這么豪邁的名字。        可是,在15到17歲的三年時間里,少俠這個名字帶給他的是無數的煩惱,甚至是噩夢。        2005年,王少俠剛剛讀高一,那時候他們家就住在少林寺旁邊,放學后他喜歡和同班同學相約來到少林寺門口,因為門票比較貴,他們從來沒有進去過。只能在少林寺圍墻外面轉悠。          一次,同學們發現在少林寺圍墻東南角有一棵好大好密的樹,仰著頭能看到樹頂上有幾個鳥巢。        同學:“少俠,這回就看你的,上去給大家抓一只鳥下來。”        少俠:“憑什么要我爬樹,我可是恐高的。而且今天上午老師剛剛上過課,告訴大家不能隨便抓小鳥的。”        同學:“哼,你這名字白叫了,少俠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嗎?就是最勇敢最有能耐的人。”        少俠:“那誰不也還叫高手嗎?你讓高手去爬呀。”        高手:“你挑釁我,好,咱們倆比一比,看看誰抓到小鳥。如果我抓到了,你就改名字。如果你抓到了,我就改名字。”        少俠:“啊,誰挑釁你了,不過,我也不愿意改名字。好吧,那就比一比吧。”        話音一落,兩個人就像猴子一樣沿著樹干的不同側面,呲溜溜爬上去了。地面上是同學們瘋狂地歡呼聲和加油聲。       少俠只覺得自己的手腳被粗糙的樹皮摩擦的有點生疼,可是他抱著一個必勝的信念,讓自己的身體一米一米往上升,無論是看到哪一根枝干,只要足夠粗,他就義無反顧地抓住,義無反顧地向上爬。直到聽到有人喊了一聲,“快到了,左邊左邊。”        少俠眼睛往左邊一看,晃眼的陽光里浮現出了一只溫暖而可愛的橢圓形鳥巢。幾只小鳥看著少俠,眼神呆滯,脖子僵硬,大概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侵入者驚呆了。        少俠內心的同情心瞬間就升華為一種使命感。他決定保護小鳥。        高手:“少俠,你為什么還不抓小鳥,你不抓,我就爬上去抓了。”        少俠往下瞄了一眼,高手與自己的距離也一米多了。        少俠:“別上來,往下退。”        高手:“為什么?我們是公平比賽,你不抓小鳥,我就抓了。方正我不愿意改名。”       少俠:“你的名字改了也好,叫高手也太高調了,每次班里公布成績,說高手考了第30名,多丟人!”        高手:“呸,我就不改,我就是高手!你讓開,不敢抓讓我抓。”高手說著就要往上沖。        少俠:“千萬別上來,鳥巢里有條蛇。”        高手一聽這話就直接松手從樹上往下跳了……        幾天后,“高手”變成了“膏手”——左手臂骨折,打上了石膏。          上面這個故事是我從其他人口里聽過來的,并不是少俠親口所述。真實的少俠我一直沒有見到,據說,明天他就要在少林武術學校打擂。于是,我早早吃完晚飯就躺床上準備睡覺了,期待著明天看到少俠的表演。        第二天起床時已經10點半了,我翻身擦了把臉,牙都沒來得及刷,就直奔少林武術學校,到達時看到一個少林僧人在臺子中央蹲著馬步。        我:“他為什么在那里蹲馬步?”        陌生觀眾:“你沒有聽主持人介紹嗎?”        我:“沒有,我剛剛來。”        陌生觀眾:“剛才主持人說了,打擂的那個人遲到了,下午2點鐘才來,少俠在蹲著馬步等那個人。”        我:“這還有四個小時的,他怎么可能蹲四個小時。”        陌生觀眾沒有再理我。        原本我想要看到的是王少俠的功夫表演,沒曾想他卻一直蹲馬步,頓時對這次打擂失去了興趣。         一個小時后,我吃了一頓飯回來,發現他已經儼然蹲成了一具羅漢像——紋絲不動。        又過了一小時,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        那個挑戰少俠的陌生男子終于來了,他走上去打了王少俠一拳。臺下臺上頓時人聲鼎沸,這回有好戲看了。        王少俠:“你是打擂的嗎?怎么上來二話不說就打我。”        陌生男子:“你還記得我們倆在上學時桌子上刻著共同的座右銘嗎?”        王少俠:“我桌子上刻過很多座右銘,你說的是哪個?”        陌生男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這是你高中的座右銘。”        王少俠:“你是高手。原來你打我一拳是來報仇的。”        高手:“是的,而且我是用左手打的你,替我的左手報仇。”        王少俠:“你可知道,這是少林寺武術學校的擂臺,你這樣做是違背打擂的禮儀的。”        高手輕蔑地笑了笑,轉身走到話筒前:“各位,我就是那個神秘的挑戰者,現在打擂開始。”        高手說完在武術器械里選了兩根棍子,一根甩到了少俠手里,一根自己拿著。        高手:“少俠,其實在跟我較量之前,你已經失敗了。”        少俠:“為什么這么說?”        高手:“我現在是一家企業的大老板,有錢,而你呢,不過還是一個少林武僧。”        少俠:“那我們就沒必要比武了,我自認不如你。”         高手:“不行,因為我們倆好比兩根水草,在同樣的起點往上生長,雖然我暫時比你強,可是我想通過一場比賽來證明我們的將來。我不僅要現在打贏你,未來也要贏你。”        高手話音一落,舉起棍子就朝著少俠打過去,少俠飛身而起,迎著高手的棍法打了幾個回合。五分鐘后,高手已經明顯有點累得氣喘吁吁,少俠仍舊身輕如燕。        又過了五分鐘,高手扔掉了棍子認輸了。        高手:“你為什么總是在能夠打敗我的時候手下留情。”        少俠:“我要打敗你只需要一招,但是,那樣我反而輸了。”        高手:“為什么?”        少俠:“真正的功夫不是打敗別人,而是修養自身的境界。我從來不想著贏,也從來都不在乎輸。所以我能夠平心靜氣地觀察到你的一招一式,能夠觀察到你的弱點和優點。”        高手:“我明白了,我輸得口服心服。”        這句對白之后,場下響起了潮水一樣洶涌的掌聲。         其實,在2005年的那次爬樹比賽中,高手已經輸了。        如今,少俠依舊每天活躍在少林寺的各個角落,他練武之余,喜歡拍下寺里的一草一木,他始終相信,少林寺是一個神圣的地方,哪怕一株從墻角里爬出來的小草,都沐浴著佛的光輝和靈性。前些天,少俠給我寄了一張他最近拍的照片——雨后的屋檐下,一片葉子托著飽滿晶瑩的水珠,畫面深處,一扇朱紅色的門半掩著,門上立著一只小鳥,似乎正在展翅   +10我喜歡

最新創作
台中憂鬱症推薦中醫 梧棲胃脹胃痛中醫治療 中壢腸躁症中醫治療
2022/04/15 14:19:30 |瀏覽 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北屯耳鳴治療方式 后里頻尿中醫推薦 神岡胸悶中醫門診
2022/04/15 14:12:10 |瀏覽 9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豐原頻尿治療方式 后里耳鳴推薦中醫 南屯躁鬱症中醫診所
2022/04/15 14:04:35 |瀏覽 14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后里頻尿推薦中醫 桃園心悸恐慌治療有效 南屯眩暈中醫門診
2022/03/13 10:37:26 |瀏覽 18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烏日頻尿推薦中醫 大雅耳鳴治療方式 神岡臆球症診所推薦
2022/03/13 10:29:45 |瀏覽 26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