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五、青蘋果(上)
2012/12/16 06:14:48瀏覽289|回應0|推薦35

  傍晚,我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寫功課,像條毛毛蟲一筆一畫慢吞吞的匍匐前進。好不容易費了一番功夫才寫完;可從開始提筆到放下的過程,彷彿叫我跑三千公尺的馬拉松沒什麼差別;痛苦、疲憊又急劇口渴。寫完後,拿起國文課本開始複習今天在學校上過的課文。翻過一頁又一頁,滿腦子疑問的思緒被翻頁煽起地微風,吹進抽屜緊閉的那條細縫,一股腦地盯著還未拆開卻已猜中結果的那封「情書。」

  情書就在抽屜裡,這叫我怎麼複習得下去呢?拉開一點空隙偷偷地往裡面瞧,宛若當個小偷似的,眼神就在課本與情書之間來回徘徊。

  「課本、情書,情書、課本。」到底是要拆還是不看?是要接受難以沉重的打擊!還是永久保留自我安慰完整的甜蜜?

  看著課本發呆,我的人生已經夠灰暗的了,何苦又讓我受此一折磨呢?殘忍,真是殘忍,妳又於心何忍啊……我的「愛人。」

  「老天爺呀!你怎麼忍心在我的傷口灑鹽呢?這非常不人道的耶。」趴在桌上心裡頭大聲呼喊咆嘯。此時若再多個兩行熱淚,會不會比較感人?

  隔壁鄰居的電視聲透過木板組成的牆壁隱約聽到;無敵鐵金剛正與惡魔怪獸激烈的打鬥聲,無敵飛拳一口被怪獸吃到肚子裡去。

  「什麼……無敵飛拳居然被怪獸吃到肚子裡。喔,天哪……沒了飛拳就不是無敵鐵金剛啦。」而我,像是鐵金剛另一位倒楣的兄弟,少了心肝的死屍坐在書桌前幻想著——「愛情。」下一秒緊接著——「絕望。」

  算了,還是拆開看吧。反正受了那麼多的罪也不差這一個。更何況情書比課本還多了一個誘因;那就是「香水味。」

  拉開抽屜,在裡面小心翼翼地將信拆開;如果有人靠近,我才能從容的關上,不會被人發現。

  「淡藍色」的信封配上「淺藍色」的信紙,呃……這麼明顯的答案還需要打開看嗎。擺明了就是「憂鬱」的開始,「不露」地結束。

  「不露」啊……「不露。」「憂鬱」啊……「憂鬱。」奇怪,我的英文在此時怎麼變得這麼好?有點莫名其妙。

  終究;我在屬於膽小的狹窄空間最角落的地方,拾起毫不起眼芝麻綠豆大的勇氣,拆開信封攤開信紙,裡頭寫著:

「陳亮勝您好:

  很抱歉,因事繁忙拖那麼久至今才回信。首先謝謝你的稱讚,我想我們應該是可以成為朋友的。往後的歲月還很漫長誰也說不定,希望你能珍惜這段友誼。

PS:放心,我不會將你的信送至『訓導處』的。

            祝 快樂
                            張嵐芬」

  看了第一次毫無反應,我以為是我自個的幻想又再重新看了一遍。原來我看到的「分手情書」是最後一個「芬」字。

  闔上信紙,關上抽屜,眼光移往放在桌上的國文課本,忽然發覺課本裡的每一個字都是天上的星星閃閃發亮。每一句就像天上的仙女,臉頰兩旁露出甜美的酒窩對我不斷地微笑。每個段落仙女似乎都在翩翩起舞朝我搔首弄姿。

  原來枯燥無味深惡痛覺的教科書,其中還蘊藏著海市蜃樓般的美麗。如今我才遲鈍的發覺,難怪書中自有「顏如玉」啊。臉上露出微微的笑容,內心卻是大聲呼喊「我……戀……愛……了……哇哈哈哈……。」

  對天上突如其來掉下的禮物內心興奮不已,恨不得從書桌上一躍而起,跳上屋頂對著月亮、星星舞蹈狂叫:

  「我愛星星,也愛月亮。吸我血的蚊子……我也愛你,就用力吸吧,我絕不打你。」發瘋似的快速跺著雙腳大聲呼喊:「吸吧,用力的吸吧……。」

  但是,這一切我都必須壓抑,不能讓沸騰的情緒有一丁點絲毫地外洩,以免被家裡老媽發現。我暗地裡沾沾自喜,雙手卻微微顫抖,心跳的好快、好快,久久不能平復。此時書桌旁突然冒出一隻小強;

  「嗨!蟑螂哥我戀愛了,不過你請放心;我絕不會拿拖鞋往你身上砸下去,嘿嘿嘿……你好可愛喔。」

  小強似乎也能感受到我此刻興奮的誠意,聽得懂我對它所說的話,慢慢地在書桌旁游走,頭上的鬚鬚還不斷地揮舞,彷彿拍著手為我祝賀。可是,蟑螂哥或許也害怕在欣喜的背後突然憑空出現一隻拖鞋,來不及反應變成「拼圖式」的身軀還是先走為妙,免得一命嗚呼哀哉,太不值得了。

  原來,這就是戀愛;甜甜的像是蜂蜜又帶丁點酸,順著喉嚨緩緩滑下沁入心坎,慢慢地開始發酵亢奮全身。視覺神經將接收回來的訊息,透過發酵後的因子改造,無論看見什麼樣的圖案都變得那麼地美妙舒坦。即使邪惡骯髒,有著不共戴天之仇的「蟑螂哥。」

  我的生命所付出第一封香水情書,第一次踏出戀愛門檻的那一步;果然,沒有出現在「訓導處。」

  夜晚上床睡覺時,故意將被子拉得高高蓋住鼻子;因為,我怕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嘴角一直努力地互相拉扯。就連入夢之後;平日凶神惡煞,人神遠離臉上毫無一點笑容的訓導主任,也會對我微笑摸著我的小腦袋瓜說:「小勝勝……今天好帥喔。」

  哈哈哈……我乃全校第一人獲此殊榮,真是爽啦。直到早上老媽叫我起床,我還是笑著,並流了一攤口水深深地印在枕頭上。

  「你是做什麼夢,怎麼一直在笑?是撿到錢喔。」

  「沒啦。」我趕緊跑去刷牙洗臉。

  「嗯!還沒,早上就一直笑,嘿嘿……嘿嘿……。」老媽在我身邊煮著稀飯,偷偷的在我耳邊輕聲地說。

  心想;還好不是說夢話,不然鐵定會被吊起來打死。一番梳洗之後,吃了早餐快快出門趕緊逃離她的視線。

  「小寶啊。」

  糟了,老媽一定發現什麼不對勁?我停下腳步慢慢地回頭,心跳好快,好快。

  「便當啊,你喔……不帶便當做仙喔。」

  喔!對對,便當。還好只是便當,嚇得我魂差點飛了出去。拿了便當,加快腳步趕緊離開她充滿疑問的目光範圍,以免被她看出什麼破綻。

  在上學的途中忽然感受到,讀書不再是痛苦不堪,也不是折磨,而是人生另一個起點的「新」開始。這高深莫測「禪」的境界;如今,我終於悟道了。

  我的媽啊,現在連自己也變的不認識我自己了。我居然能悟道「禪」的意境?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能認識「我的情人」就好。甚至要能參透她所說的每一句話背後所隱藏的每一個「玄機。」

  嘿嘿……身上背的書包已經感覺不到是個沉重地負擔。我想,應該如同教科書算是一種「神祕」的幸福吧?背著幸福踏著腳步邁向「情人學校」。今天,我終於可以抬頭挺胸並邁開大步的走。我是隻可愛的烏龜,不!不是烏龜;我已經擺脫烏龜的魔咒,而是英俊挺拔的「小勝勝。」

  到了學校,我拿出抹布趕緊做清潔打掃,並等著已經不屬於綠烏龜的同類打球。他鐵定不知道才相隔一天,我就已然進化為宇宙無敵超級大帥哥。然,在我最深處的心底,卻非常渴望立即出現在籃球框下跳躍投籃,那股想要表現自我的感覺特別強烈。或許,我已經找到屬於自己一點點的自信與尊嚴。若是帶著驕傲的自尊出現在她二樓的眼皮底下,她必定也會感受到些許的光榮與驕傲吧,我想。

  「飆了,你在幹嘛?什麼事這麼高興一直笑。」

  「沒啊,哪有,等你打球啊。」嚇我一跳,不知綠烏龜何時出現在我的背後跟鬼一樣。

  「還沒,平常打球也不會這個德行,你是發春喔。」

  「哪有,走哇,打球。」我扯開話題。綠烏龜今天有點晚,等了好久現在才來。

  「嗯?我都還沒掃地,要去你先去啊。」

  「我幫你掃好了啦,快點,走。」我催促著他趕緊往樓下操場籃球框報到。

  「哇!你幫我掃好了喔,你真的有病嗎?為了打球還幫我掃地。」

  「對啦,對啦,走走走,廢話真多。」

  「欸!那以後你每天都幫我掃喔,嘿嘿……。」綠烏龜開始貪婪地準備向我敲詐。

  「吼……走啦。」我迫不及待拉著他往樓梯下衝去,奔向操場。





(創作來自生活,生活就是創作)小陶子 版權所有。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victortoto&aid=7118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