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布告欄(下)
2012/11/01 05:52:07瀏覽247|回應0|推薦35

  我接過情書一看,唉呦……信紙是米老鼠的。莫非那位女生喜歡米老鼠?

  「快唸啊……」主任催著。

  「嗯嗯,好……

  『親親』如『誤』:

  第一次在福利社見到了『你』,靈魂就『備你』給『抓』去,從此以後,眼睛睜開看的都是『你』,聽的也是『你』,說的還是『你』,『你』已把我整個『身體站』去,無法自拔,『快點把我救贖我的身體。』我愛……『你』求『你』……如我……愛『你』……好『媽?』

                           吳成功。」

  「你唸的什麼鬼東西啊,他寫的有夠爛,你唸的比他還爛。」主任熊熊的烈火,開始往我的方向燒了過來。

  「報告主任,他這最後一句沒標點符號啊!我愛你求你如我愛你好媽?」

  「拿來拿來,我看。」

  我把信交給了主任,順便看了罰站的同學,他自己還在偷笑。

  「這什麼跟什麼嗎,標點符號不寫上,嗎還寫成媽媽的『媽』,你是喜歡人家的『媽媽』嗎?難不成你有戀母情結!蛤。」

  這下訓導處所有的人都笑翻了天,我像地底沉積幾十年的壓力,終於從火山口爆發出來。

  「哈哈哈……」

  「我愛妳,求妳,如我愛妳,好嗎?這才對呀,什麼跟什麼東西嘛。難怪你叫『不成功。』這輩子怎麼會成功呢?唉……。」

  主任罵的很無奈,將他記了一個警告,還罰他重新寫十遍正確的情書交過去,並特別交代不准用「米老鼠」信紙。更將他寫的情書貼在布告欄上,而那位「不成功」因此也在學校紅透了半邊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我想;其實最丟臉的大概是他的國文老師吧。

  想到之前在訓導處遇到的事,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希望下一個不是我出現在那裡……「罰站。」

  穿過中堂走上二樓,到了教室得先打掃,掃完後才能趴在桌上睡個回籠覺。累……真是累,為什麼累?我也不知道,大概當學生就是很累。

  「喂……打球啦,這幾天怎麼了,都不打球?」我的死黨綠烏龜老是這樣問,也不知道他是關心我,還是關心他自己的身高?

  「找別人啦,我……好……累。」無精打采的趴在桌上回他,一股腦地又去夢周公了。

  每天早上升完旗,都會做早操,而且做體操好像只有我是做的最認真、最賣力。其他人就好像是在練軟骨功,整個身子軟趴趴的像條毛毛蟲,相對地常常也引來很多異樣的眼光盯著我,好像對我說:「這個人是有病啊。」

  阿就沒辦法啊,做體操對身體真的很好嘛,做完才比較有精神打球也才不會抽筋。雖然這幾天不敢下去打,但都已經認真成了習慣,改不了。笑就給你們笑吧,我不在乎,哼!

  那位美女就在我右前方大約三十公尺左右的距離,體操有一節是要右轉身、左轉身,常常左轉身的時候,我故意只轉身體頭不轉,就為了看她的眼神有沒有注意看我。只要眼神與她互相交會接觸,接下來她就不敢再看我了,嘿嘿……真好玩。而現在呢?我哪敢再跟她玩,臉都丟光了還看,而且快一個禮拜也沒回信。唉,命啊!早知道我也去買本情書大全抄一抄,比較有希望。

  回到教室,學藝股長要收作業,站在臺前說:

  「各位同學,請將數學作業傳過來,謝謝合作。」

  「什麼!什麼數學作業,你有說嗎?」我訝異地問,什麼時候今天要交數學作業。

  「有啊,昨天我有說,我還寫在黑板上啊。」學藝股長站在講台理直氣壯的講。

  「哪有啊……你哪有說啊?」這時班上亂成一團,你一言我一句,大家都在吐槽整個亂哄哄的。

  「值日生……昨天的值日生是誰?有看到黑板上有寫要交數學嗎?」我馬上站起來問。

  「沒啊……黑板沒寫數學啊,只有寫地理。」昨天的值日生站起來回答說。

  「耶……不對喔,我真的有說啊,我明明寫在黑板,明天要交數學跟地理啊。」

  這時他的眼神慌了,整個人也開始不對勁,全身就像長滿了蝨子這邊癢那邊也癢到處亂抓。
  
  我開口不客氣的說:「不對喔,你只寫要交地理,沒寫數學喔,是你忘了寫吧。你不要推卸責任,何況值日生也說沒看到啊。」

  「對啊對啊……明明是你忘了說,還敢推卸責任。」大家開始瞎起鬨。

  學藝股長開始也不耐煩:「喂……我真的有說啊。」

  「全班都沒人聽見,也沒人看見,誰在說謊,不是很明顯嗎?」想跟我辯,門都沒有。

  「你是美國人啊……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學藝股長開始跟我槓上。

  「我美國人,那你是什麼人啊,你說啊,說啊……?」我也火了,說我是美國人。

  「那你說啊,我什麼人啊……說啊?」他嗆著我問。

  「你什麼人?印度人啦……什麼人!」我一說完,全班哄堂大笑,我則面無表情怒髮衝冠繼續等著他回話。

  「印度人……哼哼……我印度人……。」他在講台上氣急敗壞,慌了手腳不知怎麼應我,自言自語的一直說:「我是印度人,哼哼,我是印度人。」

  印度人在台上就像是個搖頭玩偶,一個腦袋瓜搖頭晃腦左搖右擺點著頭不知所措。全班看他在台上的舉動,無不給逗的捧腹大笑。

  從此以後大家就依此外號叫他「印度人。」他實在是氣炸了,但也莫可奈何。連我都應付不了如何對付全班,自己錯了就認嘛,還推卸責任。實在是太賤了,有夠賤。

  但是,往後班上若是有人功課沒寫或是沒帶,人數過多超過七八個的話,這種現象又會開始重新上演。因此,他也揹了好幾次黑鍋,氣的他學藝股長也不幹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他不幹學藝股長之後想玩這套,卻沒人要跟他配合;畢竟……他人緣實在太差了。

  「安靜一下,安靜一下,大家聽我說,我們今天歷史都不要交,改天交好不好?讓學藝股長自己去想辦法,怎麼樣?」印度人站在講台跟大家商量。他很少低聲下氣跟別人說話,一定是自己沒寫或忘了帶想玩這招。

  結果台下沒半個人理他,而此時學藝股長剛好從前門進來,班上有人跟學藝股長告狀,印度人的臉馬上黑成一團多了三百條斜線。

  學藝股長想了一會說:「今天不要交歷史喔……好哇。」

  「哇……真的喔。」印度人開心地看著學藝股長,似乎不敢相信耳朵聽到的話。

  「嗯啊,你一個人不要交,不就好了。」

  學藝股長說完又是哄堂大笑,看著印度人從天上摔到谷底,那種沒落的表情實在是樂不可支。

  「對啊,對啊,好不容易我今天有寫作業。不交,那我不是白寫了。」老李子話一說完,全班掌聲鼓勵。

  「耶……耶……老李子讚喔。」

  老李子受全班的歡呼,向大家深深的一鞠躬,因為老李子幾乎從未準時交作業過,難得他今天有寫,真是應該好好放串鞭炮慶祝慶祝。

  「你看人家老李子今天都會交,你不交,不會覺得對不起人家嗎?」學藝股長指著印度人的鼻子說。

  印度人沒趣的摸摸腦袋,黯然地走回座位上嘆了一口氣:「我真沒人緣。」

  人緣,那我的人緣呢?沒女生緣有什麼屁用啊。我的「第一次」就默默地石沉大海音訊全無,真是悲哀。好險那些精神病從沒拿此事來取笑過我,起碼還尊重我這位蒙古大夫,讓我覺得在班上人緣還算不錯,總算有點些許的安慰。

  只是……心中不免又想起;「風蕭蕭兮易水寒,情書一去兮不復還。」真是悲情兮啊。

  早知道就不能這麼貪心,第一次應該降低標準,這樣成功率才會比較大些。這麼漂亮又有氣質的女生,一定很多蜜蜂在身旁圍繞,當初找不漂亮的不是很好嗎,起碼這輩子的第一次鐵定「不會失敗。」

  而且萬一在路上被人圍堵「把他馬子!」那不是很倒楣。嗯……對!早知道當初矮個子的女生拿信之後,應該將錯就錯。唉……「千金難買早知道。」

  失算,失算,真是徹徹底底的「大失敗。」

(創作來自生活,生活就是創作)小陶子 版權所有。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victortoto&aid=693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