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都市叢林
2011/02/01 22:52:02瀏覽471|回應0|推薦43
  佇立於車水馬龍喧囂的街道,看著人來人往,四周畢卡索的影像,及根號方程式的碎唸,一下子湧入大腦感覺膨脹欲裂。在已無靈魂的視窗瞥過周遭,氛圍窒息的空氣瞬時凝結起來,靜謐地無法震動耳膜,像個行屍走肉漫無目地的走著,總想搜索任何一點吸引自己目光稍作停留的事物。當停下腳步的同時,也許是間咖啡廳或是公園,亦或是散發著惡臭,幾隻蒼蠅飛舞繚繞垃圾桶旁的座椅,但,此刻我來到了——書店。是的!在毫無目的出門的時候,總會到書店去逛逛,享受些許的寧靜,洗滌全身骯髒污穢的銅臭味,沐浴身心,再感受一下書香氣息。

  走進黃金屋看見滿室的顏如玉,那份知足的感覺很是充實,卻也多了些莫名的空虛。充實的氣氛帶給我平靜的呼吸,及祥和地安全感,沒有吵雜喧鬧的喇叭聲,也未有大聲叱吒哭鬧不休孩童的怒罵聲,耳中傳來只是窸窣翻頁的清脆,穿透鼓膜鑽進腦海停留迴盪,我愛這份悠閒自在。特意放慢腳底的步伐,隨著靈魂在書架上緩慢地搜尋,儘量不發出惹人怒視關注的雜音,那種自我限制的約束,身旁連個撫慰的碰觸也沒有,唯有蓄意受天花板的燈光,揪出腳底下躲藏的黑影,如此赤裸裸的一絲不掛,怎不空虛!而且,還是在眾多美女眼前。

  目光飄忽於書架上排列整齊的印刷品,琳琅滿目,形形色色跟人一樣,環肥燕瘦什麼都有,種類繁雜看的眼花撩亂。漫無目標晃啊晃的,不知在尋找些什麼?若是在書店裡找尋,能否遇見秀色可餐的美人兒,我看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書店裡遇到的女孩子,各個文學頗高,一個眼神足以殺死一隻大象,我看還是別碰為妙。隨手拿起一本晃晃,書的封面比以前做的精緻多了,過去是平板,現在則是凹凸凹凸,但——價錢好像也貴了些。是啊!三年軍旅海上的生活,使我忘卻了書局長何模樣?更別提書本精緻的外貌。置身於書店宇宙之中,空氣裡瀰漫書香的味道。書嘛!由紙裝訂而成,紙又是由一些林木竹類製成,感覺就像處於山林曠野之間,吸取芬多精的精華,在體內恣意流竄,漸漸褪去那不堪的罪孽。

  在書局裡閒逛,從來也未曾限制雙手取書,限制何種類別,居家裝潢、汽車雜誌、遊戲攻略皆可過目,但是千萬別叫我看女人彩妝、保養、流行服飾!我可不喜歡,寧可拉哩拉塌不修邊幅,寧願被當作是個做粗活的工人,也不要做個雅皮怪難為情的。隨手挑了本書,看著周遭或站或坐所影響,我也找了個好風水席地而坐,有好風水「精、氣、神」自然通暢,讀起免費的書吸收才有所幫助,有了幫助,免費閱讀經濟效益自然也划算。嗯,還真不錯!不過,這連看免費的書也搞什麼鬼經濟效益,不會有點良心不安嗎?嘿嘿!請放心,你看看周遭有多少人安安靜靜地看書,你去問問他們,你們看免費的書,會不會「良心不安?」包准回你一個白眼!這還算好的,要是遇上我,我一定比個「中指」給你,良心不安,我呸!現場眾人看的不亦樂乎,那來的良心不安呀!我到想問問你,你不去拿本書來看,你怎不良心不安哪?良心——良心都給狗啃去了,還良心咧!

  嗯,這地板還算是乾淨,正所謂——獨書樂,不如眾書樂。也唯有在此,方能感受到,人人皆讀書,國家乃盛強。嗯,不錯,真是好!一頁、兩頁、三頁說也奇怪,在這偌大的空間裡,吸著芬多精讀起免費的書籍,還真是有味道,吸收的也特別快,不知是被這環境所感染,還是芬多精在體內產生化學變化,亦或是「免費」二字的魔力所左右,哎呀!不管了,想那麼多作啥呢?看完再去換一本,但是眼前書那麼多,怎麼挑怎麼看啊!突然有種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念頭。好看就細嚼慢嚥,不好看就翻快點不就好了嗎。對,就這麼辦!「好險我還沒出書!」

  半天下來,暢銷架上那些默默耕耘辛苦執筆作者的結晶,連看了好幾本,新書出版的架上也啃食了一些,東看看西晃晃,光是錢就省了好幾千元,中國人嘛勤儉持家,現在經濟正不景氣,不精打細算省點錢,難道要扮演成羔羊任人宰割嗎?與其如此,我寧可當獅子去狠狠地啃食,也不願變成肥羊淪為獅子的嘴上肉!或許眾人皆同意此一論點,大家都願意扮演獅子,畢竟弱肉強食的世界,「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自然的生存法則所影響,「強者為王,敗者為寇!」若要說由羊來啃食獅子,那你見過電視裡的動物奇觀介紹,一群羊可曾去追殺獅子嗎?好像大都是一隻獅子看著一整群羊,無所懼怕吧。喔,對了!羊是草食性動物,這樣比方不恰當,那你看過一群野狼去追捕一隻獅子或是老虎嗎?除非是年老或是幼小的,否則,好像不多甚至沒吧,獅子,大家都要當獅子,我豈能落於人後呢!

  在書店裡遇到各式各樣的人,就如同手中的調色盤,把不同的顏料依自己的喜好擠在盤中,再將不同地顏色混在一起,調配出想要的色彩,若是對色彩搭配毫無概念,那麼調出的顏色必定出乎意料之外,我們對陌生人第一個印象不也是如此嗎?常在書店裡混,日子久了總會發現一種人,這種人來書店意不在閱讀,也不是作市場調查,更不是當三隻手,而是在作「自我促銷!」是的,這種方式我曾觀察了許久,他可能是位作者,或許因為出書之後的上架,不是自己所能決定的位置,因此那位作者必須常常跑去書局看看,找到自己的書,之後再「轉變角色」當成是位顧客閱讀書籍,此時邊走邊看,緩緩地向暢銷書的架位移動,接著站在原地,將手中的書悄悄放在「暢銷書位置上」微笑地離去,真是高明啊。不!你錯了,「這算笨的。」

  真正高明的,他會在暢銷書的地方等人,等什麼人?等著前來暢銷地區找書的「獵物!」那個時候他再把書放回暢銷位置,等到獵物拿起他的書之後,他才安然離開,如此重複著,這高明吧。高啊,實在高明,「因為我就被搞了好幾次!」然而你知道別人也知道,你聰明別人也不笨!我就曾經看過,在做相同事的不只一人,曾經有三位作者都在這麼搞!

  第一位和第二位,已經在暢銷書位置佇立許久,兩人看了一眼還互相地微笑打著招呼,彷彿對彼此皆是「獵人」的身份心照不宣,似乎正在享受自己既將摘下「勝利的果實。」當我走過的時候,其中一位冷不防地趕緊放下手中的書匆匆離去,等待獵物既將踏進「捕獸器」之中,而反應遲鈍的,則咬著下唇,瞟個眼,繼續等待另隻獵物的來臨。

  是我嗎?我是妳們的囊中物嗎?我被矇上了雙眼看不到嗎?不,「我絕不上當!」隨手拿起其他的書籍翻閱著,正當我謹慎避開腳下的「捕獸器」時!而身旁第二位獵人馬上又來到我的前方,再度設下另一個「坑洞!」並小心翼翼地離去。但,她不死心,她躲進草叢之中整個身軀貼著土地,露出一雙「遲鈍」的眼睛看著,她盯著這隻「獵物」是否會掉進「坑洞」裡?她絕不能犯前一位失敗獵人的錯誤,因為,她不配稱為——「獵人!」她靜謐地等待,不動聲色調慢呼吸,樹木就是最好的偽裝,時間地流逝,就是她果腹的糧食。正當眼前的獵物,一步步即將掉入坑洞之內,「第三位獵人」出現了。

  此一獵人身著粉色洋裝,紅色高跟鞋,與草原上的翠綠,褐色土地反差極大,但是,她很熟悉地走向自己工具的位置,悠然自在拿起了繩子和乾枯的碎草跟幾根木頭,靈巧地馬上編織好逮住獵物的陷阱!神色自若面露微笑,緩緩地向獵物靠近。我警覺到獵人的逼近,她的笑容彷彿正對我說:「你——是我的!」然後輕盈地將雙手中的「圈套,」放在我正前方的「坑洞」之上!隨後轉身消失於另一處樹林之中,雖然她身著的色彩還是那麼地顯眼,令人一眼望去她明顯地存在。

  此時我對前方的「圈套」聞了聞,小心地往四處瞧了一眼!對「遲鈍的眼睛」以及「鮮豔的色彩」無視於目中,算是對她們的「尊敬!」放下手中的書本,拿起埋在正前方「圈套旁」的書籍仔細品味。這時遲鈍的獵人逐漸起身,似乎前來收拾掉入坑洞之內的獵物,而粉色獵人則跟隨在後。遲鈍獵人的表情就像是上蒼賜予的喜悅。慢慢靠近我的身旁,看到書架上的書不見了,她臉上露出勝利的微笑,彎著腰想確定,我是否掉入「坑洞」裡不斷地掙扎?而她的表情由喜轉悲,眉宇之間擠成一團似乎正疑惑著?再往前仔細地尋找他所設下的坑洞,原來已被另一位獵人的「圈套」所覆蓋,只露出些許她所認得的邊際。此時粉色獵人已來到我另一旁,見我未入圈套之中,大失所望的同時,居然也發覺她的「圈套」設在另一個「坑洞」之上!兩位獵人眼神交會,如一道閃電互相擊中對方,粉色獵人的神情顯示出這下糗大了窘樣,另一位則是面無表情之下藏著憤恨難平,而我——夾在其中!

  我依然冷靜地翻閱手中的書本,餘光更專心觀察身旁兩位獵人的動靜,深怕一個疏忽掉入萬丈深淵。刻意壓抑緩慢呼吸,因為內心在狂笑!不過遲鈍是善良的,她將「圈套」往另一旁移去放著,這樣我的前方就顯示出「三個」不同的陷阱,等我「擇入」其中。粉色獵人臉上露出羞愧地神情,是尷尬也好是感激也罷,相同的是,她們二位皆在我一左一右監視著「獵物!」我該如何?是該發揮慈悲心落入地獄,還是繼續閃躲著奔跑?最後,我放下手中的書籍,看著前方三個已經佈置好的「毒蘋果!」我的餘光瞧見兩位獵人,各自盯著自己的傑作摒住呼吸,我舉起右手朝著前方選擇,「捕獸器、坑洞、圈套!」正當猶豫不決的同時,粉色獵人立即拿起了「捕獸器」把玩,因為她不知道那也是「陷阱!」而遲鈍獵人則面無表情繼續翻著手中的書籍,畢竟少了一位競爭的對手,更重要的是「拆卸」陷阱的——不是她!不過她還是無法掩飾幸災樂禍微微上揚的嘴角。對眼前被取走的陷阱,我臉上表現出的不是興奮而是「失望!」只好在「坑洞」與「圈套」之間徘徊游離。

  最後我放下了右手作一次深呼吸,冷靜地說:「妳們都是前科累累的『累犯!』而我則是奔跑於草原上的羚羊。」


(創作來自生活,生活就是創作)小陶子 版權所有。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victortoto&aid=4798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