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爭(卷一、第一個女人)
2010/10/11 12:53:38瀏覽273|回應0|推薦27
  步出頒獎會場,雙手不知該放在哪?連最自然的擺動都忘了,失魂落魄地步下樓梯,一次又一次的落選,難掩失落之情!心裡想:「或許這對那些國文系科班出身的才是公平,而我……算哪根蔥!一個死老百姓,唉!罷了,下次再參加別的文學獎看看吧。」

  湯鎮斌寫的文章不差,雖然學歷不高,但一直不斷的努力吸收知識,反覆持續的練習寫作自求長進,只是,他的文章引起評審極端兩極化的反應,常常在覆審就被刷了下來,因此也無法得知問題出在哪裡?

  在捷運站佇立了許久,不知是該回家,還是出去散心?坐上開往淡水線的班車,獨自坐在最一節的車廂,餘光隱約發現,車箱內稀少的乘客如同空氣中稀薄氧氣,有些喘不過氣來。窗戶的玻璃反射出落寞哀怨地眼神,顯得特別醒目,連自己都覺得好悲情!

  看著雙手中落選的文章,不自覺緊捏了起來,這真的是狗屁文采嗎?難道只有我自己才懂得欣賞,其他人真的不懂嗎?就這樣盯著狗屁文章發呆。

  最後一節車廂乘客並不多,跟著小湯同一站上車的女子,坐在右方,此時起身朝小湯走了去,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而小湯對著文章發呆入神,也未注意身旁的人物。那位女子看著小湯大約一、兩分鐘,才開口說話:

  「你手上的文章可以借我看看嗎?」

  小湯抬頭往其他方向看了看,又往身旁的女子瞧去:「妳……是在跟我說話嗎?」

  女子點頭笑了笑說:「嗯!可以借我看看嗎?」

  小湯心裡想:「哼!這種爛文章也有人要看。」或許她是無聊吧,隨手遞給了她,之後就轉頭往玻璃窗望著發呆。

  約莫七、八分鐘左右,她開口說:

  「我說句話你別生氣!」女子對小湯說,而小湯只「嗯!」了一聲,依然看著窗戶不以為意!

  「這篇是落選文對吧?而且你還投稿參賽不只一次!」

  小湯一聽,突然有種被雷打到全身觸電的感覺!馬上轉頭注視著她,眼睛睜的好大,大到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

  「妳……妳是評審嗎?妳怎麼知道?」小湯一臉驚訝地問著。

  「不是!這篇文章寫的不錯,知道為什麼不能得獎的原因嗎?」

  我搖著頭看著她,心想是高手嗎?

  「參賽文章若是寫的太白,不容易得獎!他們那些評審喜歡飄邈虛幻的文采。」

  我盯著她的眼睛,拉長了耳朵仔細聽著。

  「任何比賽都有檯面上,與檯面下不能曝光的事,有些事情你得看開點,否則……得失心太重,反而對你的創作只會有負面的效果。」

  小湯知道她一定是位高手,不然,不可能說的這麼血腥,且又露骨!與那位女子聊了許多,不知不覺到了終點站,淡水。

  「喔!終點站到了,抱歉!是不是耽誤妳的時間,害妳坐過了頭!」不好意思說著。

  「沒有,我常常喜歡到處逛逛,多看看不同的景象,對創作才有多點東西可寫。」她笑笑對我說著。

  「你呢?你有事嗎?」

  「喔!沒,我只是坐車……也不知道是……」她打斷我的話接著問我。

  「不然我們去淡水看看風景,順便聊聊!」

  「喔!好啊。」小湯當然高興,難得遇到高手想多問一些。

  我與她往河堤方向走去,此刻,我突然想起,糟了!身上沒什麼錢,除了捷運卡外。沒工作沒收入,靠家裡一、兩千元救濟著過活,現在身上才兩百多元,摸了摸口袋,一個五十元,兩個十元。加起來也才兩百七十元,唉!真糟糕。

  「別擔心,我請你喝咖啡。」她笑著對我說,好像被她聽見我摸零錢的聲音。

  「哦!這不好,我看下次好了,真是抱歉!不好意思,讓妳看笑話了。」一臉羞愧的模樣,唉!丟臉死了。

  「我姓楊,木易楊,叫楊文樺!該怎麼稱呼您呢?」

  「喔!對對,都忘了自我介紹,我姓湯,三點水的湯,叫湯鎮斌。」再一次的不好意思低著頭。

  「有能力或是天才,這輩子不一定會過著富裕的生活。貧窮或是乞丐,這一生不一定會過著行乞的日子。是吧!」

  她看著我微笑,我知道她臉上的笑容並不是嘲笑或是諷刺,只是讓我感覺有點……有點羞愧!

  「你不需要感覺羞愧,人嗎!總是有起有落,走!前面有家咖啡店,以後再請我喝囉!」

  「唉呦!」我心底著實嚇了一跳,她怎麼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還是我的表情這麼明顯,臉上寫著「我很羞愧!」

  到了咖啡店,我們坐在靠邊邊的落地窗,隔著透明玻璃,可以清楚的看著淡水河畔。她穿著一件絲質白色長袖襯衫,咖啡色寬鬆的長褲,黑色高跟鞋,染了一頭咖啡色的長髮,看起來頗有書香氣質,的確像是位高手。而我呢?則是多年的米色T恤,灰色卡吉褲,一雙咖啡色休閒鞋,給人的感覺有點像是發海報的!跟她坐在一起,畫面總顯得不太協調,彷彿像是隻蒼蠅在她前面停著,盯著看她喝著咖啡!

  「有些人他天生就會寫文章,但往往過於自傲,從文章就可以看出高傲的態度,和過於主觀的意識。有些人雖沒有天賦異稟的才華,可他願意不斷的努力,在文章可以看出他的謙虛,和些許的自卑。而你就屬於第二種人,是不是!」

  看她說這些話,似乎很肯定的模樣,莫非她是屬於第一種人?還是她真的是位職業作家亦或職業評審?連我屬於哪種人,都可以輕易地分辨出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她,只是低頭拿著湯匙在咖啡杯裡不停的晃動,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或許吧!在高手面前,真會顯示我是那麼地渺小,更或許深怕被她一眼看穿,看穿內心的世界,赤裸裸地呈現在她的面前,我——是那麼的無能!空氣宛若已經凝結,感覺快要窒息!

  小湯根本不知道在自己的對面,不僅僅是位高手那麼簡單,也許將來小湯知道了,坐在他對面這號人物,會讓他嚇的暈倒在地,永遠不要睜開雙眼面對事實。不睜開雙眼所面對的事實,大概才是真的人生!

  低頭旋轉散發咖啡味的湯匙,餘光看著她,她則看著窗外似乎在欣賞美景,嘴角還微微上揚,些許地微笑。

  「你知道嗎?」

  唉呦!我的媽啊,突然說話,嚇的我全身震了一下,湯匙掉下發出尖銳的聲響。

  「嚇著你了嗎?真不好意思,呵呵。」

  「沒……沒……沒有!請說,請說。」不好意思看著她,她臉上笑著還露出深陷的酒窩,真是美!自己也不知覺跟著笑,是為了那迷人的酒窩嗎?

  她不再說話,「請說,請說,我準備好了。」

  「被你一逗,我忘了要說什麼?」

  兩人就這麼看了兩秒鐘,哈哈大笑,真是搞了個大飛機。

  「你知道嗎?你的文章根本不需要去參賽,可以直接出書!」她朝著玻璃窗外這麼說著。

  朝她瞟了一眼,暗地裡也冷笑了一聲「哼!」跟著也望去窗外的淡水河,河畔的漁夫拉著馬達,像是準備出海捕魚。

  「我知道,在經濟拮据狀況之下,沒有一些朋友推薦,或是得獎紀錄,想出書不是這麼容易,以你目前的情況,是以參賽得獎為首要目標,順便減輕經濟壓力是吧?」她看著我這麼說,臉上似乎開始嚴肅了起來。

  她說的這番話,彷彿拿著銅鑼在耳邊狠狠的敲了一下,總覺得,「她真神啊!怎麼什麼都看的出來,我臉上真有寫這麼多字嗎?」

  故意拿起杯子,裝做想喝咖啡的樣子,看看咖啡中裡面的模樣,到底臉上有沒有寫字,就這麼故意晃過來晃過去,「沒啊,臉上沒寫字啊!」

  「趕快喝吧,在不喝就變成鏡子了!」

  我被嚇的「咳……咳!」了一聲,一雙眼珠子往上瞪大驚訝地看了她,她則又往窗外望去。她不說話的時候,總好像在想著什麼事情?

  「算起來,我們也算有緣,你不嫌棄的話,往後我教你寫作的技巧,願意嗎?」

  「楊小姐……」我才開口說,她馬上打斷我的話。

  「叫我小文就好了。」

  「喔!這好嗎?」我一臉疑惑著。

  「不要喔!不要就算了。」她笑著,似乎知道我一定願意的樣子

  「喔!不……不……不,不是,我當然願意啊,只是這麼稱呼妳,方便嗎?」

  「那我叫你小湯,不就扯平了!」

  「嗯!好好好,妳方便就行,我沒意見。」有高手教我,怎不開心。

  「那我是不是應該稱妳為師父,還是老師?叫妳小文,會不會太失禮!」

  「不用,叫我小文就好,我不來那套!反正我們互相學習,互相幫忙!」說完她又看著窗外。

  「學習,當然是我跟妳學習啊!至於幫忙,小文小姐,我這個窮要飯的,沒什麼忙可以幫的?」當下的感覺好像有點遇上詐騙集團,心裡開始漸漸地發毛!

  「妳……可別搞我喔!」

  「哈哈……哈哈!」她看著我哈哈大笑著。

  「搞你這個窮光蛋,那不就顯的我太沒眼光了。」笑著瞪我。

  「喔喔!那就好,那就好!」知道我是個窮光蛋就好,唉!真是嚇死我了。

  「對了,叫我小文就好,不要加個小姐,不……要……讓……我……說……第三次!」她凶狠地瞪著我,雖然是個淘氣的眼神,但感覺似乎空氣中多了好多氧氣,身子也跟著全身輕鬆了起來。

  接著她拿出筆在紙上寫了些東西,「嗯……這是我的電話,你的電話也留給我。」

  「喔!」我也留了電話給她。

  她收起電話資料之後,起身付了帳單,我們步出店外,走去前方河堤柵欄旁,看了景象約莫三分鐘後:

  「那就這樣囉,我再與你聯絡,掰掰!」

  「嗯!謝謝,掰掰!」揮揮手跟她道別後,我則繼續站在原地,看著對岸八里,看著淡水河,再看看大海,微風吹來好不愜意,我是遇到貴人了嗎?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風水今年是輪到我了嗎?不過千萬別是金光黨就好,否則……我看她才真是倒了八輩子的楣!」

……待續。


(創作來自生活,生活就是創作)小陶子 版權所有。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victortoto&aid=4489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