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槍擊案與司法營隊報告:槍擊試射
2009/03/20 00:51:06瀏覽1234|回應0|推薦2

槍擊案&司法驗票營隊報告:槍擊試射

這份槍擊試射報告主要是由陳笏(前聯勤兵工廠工程師)所提供,由於陳笏先生所提供的資料上有影印過後的照片,慕亞在打這份報告時並沒有加入,是由於:一﹑我沒有掃描器,二﹑假如借用友人的掃描器掃出來後效果還是會很模糊,所以只好在報告中捨棄圖片,請大家見諒。

陳笏的報告〉
總統槍擊案,子彈打了「人」子彈還留在衣服裡,這種情形我沒見過,大家都沒見過,大家都要瞭解總統的「槍傷」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所以,我一定要做這個彈道性能的測試,追查出真相不可。

首先要知道,測試的目的就是對出「真」和「假」,因此必須要有確實的東西和真實的數字,例如:槍枝、彈藥、衣服、吉普車等,這些東西的確實數字和真實資料,我到台北刑事局是看不到的,所以我在美國去拜訪李昌鈺博士。所謂「正確」只是台北刑事局提供給博士的,是否「正確」,換句話說,是「真」是「假」?博士說,只能把它當成是「真」的。

在美國沒有九公釐玩具手槍,而九公釐制式手槍大大小小卻有數十種,最後我選擇了義大利造的被瑞特短管手槍,用來改造,八公釐的光膛手槍。為了槍枝的確認,特別請教博士,他告所我:「應該是玩具手槍改造的八公釐光膛手槍。」各位應該知道,「光膛」就是槍管沒有「來福線」,也就是沒有「陰」、「陽」線。

在美國原本買槍並不困難,沒想到911之後,美國管制的很嚴,買槍用槍都要經過考試合格拿到執照,同時購買跟槍有關係的東西,除了核對駕照外,還要蓋手印,改造槍管更是困難,在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親自動手改造槍管了。博士關心的說:「改造手槍要非常小心,很危險,不要發生意外了。」另外,像八公釐土造子彈頭、子彈殼、裝藥、總裝配等等,我們早有準備。

第一步是建立基本資料,特別是自己改造的光膛槍管,它的強度,夠不夠安全,這個我不擔心,因為兩萬多個另件的大砲我都製造過,像這二十幾個另件的手槍,在我來說,實在算不了什麼。我製作的槍管與彈徑的配合,都在標準公差之內,大家要知道,同樣是八公釐的光膛,但是「口徑」與「彈徑」是有密切的關係,它影響彈道的初速、射程、彈道、精度,更會影響測試的結果。假如刑事局和我改造的槍管,「口徑」如有誤差,將來會有爭議。

這個階段的測試,每發子彈都要經過初速儀測初速,高速儀測路彈道軌跡、彈著點,及各種靶子受彈的情形。

我們與台北刑事局所用的初速儀是一樣的,可是他們測得的速度跟我們的不一樣,為什麼會這樣呢?原因是,他們是在「槍口測試」,而我們是在「目標物的前面側速」,兩者距離相差只有五公尺,雖然是小小的差距,最後會有較大的爭議。

我們用凝膠做射擊測試的材料,凝膠要特別說明一下,目前美國辦刑事槍擊案所採用的材料,很多都用凝膠,是最新的產品。我請教博士,他說凝膠看得清楚,凝膠不錯。所以,價錢雖然貴我還是選用凝交,放棄用豬皮。

我們把凝膠做成總統的鮪魚肚子,貼在模特兒的肚子上,距離五公尺,改變裝藥量,也就是調種鉛彈頭的初速,然後仔細觀察彈道和子彈穿過的情形,我們可以看得很清楚,彈頭的翻滾,穿過衣服,射中凝膠,在穿過衣服,揚長而去,能看得這麼清楚,都要歸功「高速攝影機」,雖然每天的租金是1500美元,還是很值得!

一開始的時候,鉛彈頭都試射穿衣服,擦過凝膠,貫穿而去,我們慢慢的將低裝藥量,也就是降低子彈的初速,突然有一發子彈沒有貫穿,我們走到模特兒跟前,把他身上的夾克拉鍊拉開,再慢慢解開襯衫的釦子,我們都傻眼了,子彈竟然停留在衣服裡,大家心都涼了,我聽到一個聲音「收拾東西回台北吧」。

沒人接腔,沒有說話空氣向凝膠似的,涼涼的凝固了。

我整夜沒睡,腦子裡看到的,是那顆留在衣服裡的子彈,可是我沒辦法接受!

我想,一定還有別的問題,我翻開日記,察看記錄發現,前幾天的鉛彈與制式子彈的凝膠比較射擊測試,傷口好像有點不一樣。

第二天,我們帶了八公釐九公釐兩種子彈,做凝膠鮪魚肚子,擦傷表皮的射擊測試,結果是八公釐光膛鉛彈射出的傷口不太平整,旁邊有捲起的破邊。

九公釐制式手槍的槍彈,擊射的傷口比較平整,沒有捲邊,在量測傷口尺寸的時候,赫然發現,奇美醫院公布的傷口「寬,是二十公釐,深,也是二十公釐」與八公釐鉛彈射出的傷口完全不能吻合,因為八公釐鉛彈,在每秒530呎慢速飛行的時候,就算彈頭翻直了飛行,彈頭的長度只有十公釐,所能造成的傷口最多是十二至十四公釐,怎麼會有二十公釐寬和二十公釐深呢?

之後經過了,兩百多發子彈的重複射擊測試,在六十多個可以選擇的資料當中,再選出九個「樣本」,請注意我所說的「樣本」,只是子彈射穿陳水扁衣服上的彈孔,而後留在衣服中,這並包含八公釐鉛彈的「肚皮傷痕」的那一槍,也就是說,槍擊案現場,沒有射出打陳水扁肚皮的那一槍,也就是說,現場根本沒有第二槍。

「模擬槍擊模特兒,從五公尺外射擊三發,其中第一發子彈在豬肚皮上,留下一道約三點六公分長的刮擦痕,彈頭則留在內衣裡;第二次彈頭留在豬肉裡,但射入孔距離發現彈頭處約十一公分;而第三發子彈,同樣留下跳躍式的刮痕,彈頭也停留在內衣裡,與陳總統遭槍擊情形相符。」這是刑事局的測試報告。

有人懷疑沒有第二槍,為什麼會有兩個子彈殼?現場清掃了兩個多小時,馬路上竟然會有「兩個彈殼」?各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這是引誘你、誤導你「現場有第二槍」!

這個總統槍擊案,詭異的就是這兩個「銅」和「鉛」的子彈頭,我問了好幾個人,為什麼要用一個銅的一個鉛的?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博士說,是「巧合」。

八公釐土造鉛質彈頭是打不出來奇美醫院公布的「11公分長,20公釐寬和20公釐深的傷口」。

在技術上,打不出這一槍,因為吉普車進行的速度每秒七公尺,射擊距離五公尺,用八公釐改造光膛手槍,用八公釐土造鉛頭子彈來射擊,完全沒有精度,子彈會亂跑,不可能有任何神槍手能在千分之六秒內,射中六公釐的目標,這個結果是我打了兩百多發子彈,才找出來的結果,根據這個科學和技術的結果,足可以證明現場,絕對沒有第二槍。 

慕亞筆記:由陳笏所組成的民間專家槍擊測試小組是五人小組,全部自費自願參與。這五人都學有專精各負責不同的項目,槍管改造、彈藥裝配、射擊、改造子彈與彈殼製造等。陳笏先生表示在兩天內所射擊的子彈幾乎每顆所製造的過程都不盡相同,因為要配合它的藥量和子彈大小。由於在美國各項租金昂貴,所以在所有配備皆準備齊全後,再轉赴靶場射擊。因此,在測試射擊時,幾乎每發子彈飛行的速度都會依狀況需要而做調整。所以,可見這個測試的精準度應是可被信賴的!

由整個測試報告來看,慕亞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按照刑事局及奇美醫院所公布的各項資料來看,根本不可能打出陳水扁肚子上那一道寬與深各二十公釐的傷口!

慕亞很好奇的與很多學員一起走到台前,去看先生帶回來的手槍與那兩顆所製造出來的神奇子彈,原來沒有八公釐九公釐的大小的概念,只知很小,但實際去看才知真的很小。因此,照陳水扁身上的傷及子彈留在衣服的位置——也就是實際發生案件的結果,又參照刑事局的資料來看,那樣的子彈射出後,子彈再怎麼翻滾,就算八或九公釐的兩倍好了,也才十六或十八公釐而已,陳水扁鮪魚肚上,寬與深皆二十公釐的傷口與十六或十八也差了二到四公釐,這,怎麼可能?難不成是比九公釐還大的手槍打的嗎?

原先,小民我也只是根據報導做合理的懷疑槍擊案件的造假,但現在從科學的測試報告來看,更可確定這是一場作假的槍擊案!

記得,在上課的第二天,李復甸律師說,18世紀科學家證實手槍子彈掉落是不燙的,大約溫度在攝氏43度左右,不會造成灼傷,鉛彈頭所造成的溫度只有攝氏69度,這溫度可以比擬為鼎泰豐的小籠包,在說千分之一的速度,更不可能有燒灼的現象!

所以,陳水扁肚子上的那槍,根本不是槍傷!

民間槍擊彈道驗證小組簡歷

「槍擊彈道驗證小組」人員簡歷

帥化民 國政基金會政策委員
專長:國家安全與國防戰略,曾任聯勤計畫署長,主管武器生產研發。
*本專案的指導人

陳笏 原聯勤2002廠火砲製造中心中心長
專長:武器設計、製造、測試105榴砲、155榴砲、155加榴砲、155增程砲研發主持人。
*本專案負責人,曾代表我國參加第2屆亞運及羅馬奧林匹克手槍快射比賽

△△△(姓名不方便透露) 原聯勤202場規劃中心總工程師
專長:火砲與砲彈設計與製造。
*精於外彈道之變化

鄭台安 原聯勤大福兵器試驗場主任
專長:武器、彈藥、軍品、彈道測試。
*精於測試過程採樣數據統計分析

△△△(姓名不方便透露) 原聯勤205廠規劃中心總工程師
專長:輕兵器與輕兵器彈道設計與製造。
*精於火藥之燃燒,膛壓計算、推力及內彈道的狀況。

△△△(姓名不方便透露) 原聯勤202場資深領班
專長:模具製造、武器彈道配置與改裝。

慕亞筆記:補充主文之民間槍擊測試小組完整名單與簡歷,由此可見,由帥化民領軍的這六人小組,全是退役的軍人身份,由他們的愛國情操,使他們在年紀一大把,要含飴弄孫之時,仍跳出來自動自發自費前往美國進行這項任務艱難的測試工作,為的就是要找真相!他們的精神真是令人感佩! 

慕亞20041004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verseau128&aid=2307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