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Day 77 秋葉原。Flea market、横綱力士、林檎飴 - i
2012/05/27 11:52:37瀏覽405|回應0|推薦1

9月19日

Fion

11676

台灣 。台北 

親愛的Fion,

 

       牛嶋神社的例大祭延續到今天,張明難得起了個大早,精神奕奕前往學校報到。我則走在往車站的路上,要到秋葉原和李薇會合。沿著北斎通り、傳統邦樂響起,吹奏這些樂聲的不是別人,正是一整車綁著頭巾、換上迷你だぼシャツ的小孩們。比起中壯年叔叔伯伯們高舉神轎、在大太陽下吶喊的熱力,這批左持鉄棒、右提燈籠,背後一朵朵花笠的「手古舞」(てこまい)前導行列,步調顯得平和、悠閒許多;連御神輿都縮小成「子供専用」版,讓不及大人半身高的小孩也能親炙神明。我猜,等會兒張明肯定會感歎自己年紀太長,報名不了「子供御神輿」,因為給年輕人抬的神轎不使盡全力,可抬不起來呢!


       好久不見的李薇,最近也想搬離宿舍、正在找住處。上次在學校見到她拍了一個男生的肩,像是商量看房子的事。「找著了嗎?房子。」我問。「恩恩,和一個同鄉一起住,就在両国駅附近。」李薇露出一貫陽光的微笑。我則拉著她,決定前往フリーマケート前,先到東京アニメセンター(Tokyo Anime Center)晃一晃。離開秋葉原駛沒多久,我倆撞見一位穿著粉紅蓬蓬裙、手持蕾絲洋傘的「公主」。這位「公主」個頭高大,一頭凡爾賽式的金髮大波浪襯著妝再怎麼化,都隱藏不了的陽剛。興許是附近也有cosplay的活動吧,乘坐電梯向上,我想起扮成江戶祭典中氏神女兒的手古舞。一和一洋,意義大不同ー「扮裝」能隨意卸除角色,將時空結界打破,帶領人們回到歷史、抵達遠方;它既是馴染風俗的、禮制合宜的,也是一種病理的、象徵的、既外顯又隱晦的自體語意學。


       新潟的新米剛熟成,保鮮謨上透著新鮮的水氣;兩枚醃瓜薄片的功能,點綴勝過提味,因為單單新米入口,淡淡的甘甜便不言而喻,日本人連吃拉麵都要配白飯,不是沒有道理。下了樓梯,抵達今天的目的地------フリーマケート(flea market)。我一向喜歡逛跳蚤市場,除了二手價的誘因外,不知道會和什麼寶藏相遇,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東京沒有夜市,更別說有路邊攤,像今天這樣的跳蚤市場每個月定期有幾場,但也說不準在哪一站匯集;不同攤位的老闆也像行走天涯的浪人一樣,各有不同的「出勤表」。我翻著絨布上花色鮮異、大大小小的墨鏡,想挑一個戴起來玩玩,卻發現李薇被熱情的土耳其老闆纏上;大概是一眼就愛上她烏溜溜的長髮,我趕緊請老闆幫我倆拍照,替李薇解圍。她的電話號碼,他的鐵灰色麻織帽,失望但風和日麗的天氣。


       有些攤子賣得雖是二手貨,價格卻不低;有些則像直接換成台幣交易似的,用100円、200円這種不可思議的價格出售。粗劣品雖佔多數,但也有年輕女孩隨地擺攤,放起自己或朋友再也不穿的過季飾品和衣服。價格低廉、保養得也不錯,李薇兩秒鐘就決定向一件白色格網罩衫下手,始終猶豫不決的我則是逛一圈回來,發現心頭惦念的小提包早已從紅兜上不翼而飛。跳蚤市場的黃金準則第一條:眼明手快,相信這是一場買斷或是後悔的零合戰局。於是乎,路過下一間鞋攤,棕底綠皮的娃娃鞋,氣墊構造、魔鬼氈、略大的L號,立即以一張鈔票交換,這是我為工作投下的第一筆投資。


       然而,總還是有些死穴,你防也防不了。


       我對有手感的東西一向很有興趣。總會駐足在擺滿鐘錶、燈座、燭台的骨董攤前,看鏤花封印歲月,任指針停滯、變形,也看鐘擺劇烈擺動或輕顫,圓的方的扁的長的細的遠的靜的時間被凝練成一塊一塊精油皂,一枚古銅色掀蓋式懷錶,一股歷史芬芳。標誌大正年間的生辰日月,可能夠我買五十雙娃娃鞋,拿起,感覺時間的體積與重量,然後緩緩放下。以虔敬的心,嗅一嗅時間的香氣就夠,踱步一圈,便可以往下一攤前進;識趣的老闆,也不打算搭理你,正聽著需要拉天線才能收訊的收音機廣播,等待真正的行家上門。


       古董的價格沒得談,讓你的心不會起一點波瀾;但若是東西真材實料、價格下殺原本的百分之一,你說會不會心癢?走過幾攤可愛的絨毛玩具,我和李薇早過了抱著小兔子才能入睡的年紀。即使是家裡有在供應,李薇也像我一樣東省西省,對不實用的東西還是會在掏出錢包前多想兩秒鐘。我在滿是圖騰拼布、軍用徽章的攤子上發現一枚銀戒,就是一個簡單的環、刻了兩行法文字,字上頭的黑漆已掉了一半。明明法文是看不懂的,卻莫名被這些文字線條吸引,老闆告訴我這種純銀的戒指在百貨公司裡,原價至少5萬日幣;但這隻二手戒放得也久了,今天想把它賣出去,便悄悄湊到我耳邊,說賣我500円就好。實在是很打動人的說詞,心有點動搖。本來打定主意買到鞋子就收手,500円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省一點的話還可以買將近一個禮拜的菜,恩,我得考慮考慮。黃金準則第二條:心痛邊緣與一見鐘情,往往背貼背、一枚銅板的兩個面。


       李薇拉著我,跟設計皮革手環、自製自銷的日本姐姐聊了一會兒天,又轉到後面賣「本のカバー」(book cover)的攤子。純棉的手作布料,風格有和式和歐式兩種,全都是眼前這個年輕的男生自己利用下班時間車線、縫製而成的作品。 搭電車時總會看到日本人用這種文雅的書套包著書閱讀,一個550円、兩個950円,我和李薇看了都好心動啊,也想支持他繼續朝開店的夢想前進。說到夢想,我又想起了剛剛那枚戒指,立刻決定跑回剛剛的攤位買下它。跳蚤市場黃金準則第三條:當損益評估完成其「強健左腦演算功能」的階段性使命後,就像免洗筷一樣,用過即丟。


       幸好,還沒被買走。我開心地拿給李薇看,這次終於看清楚上頭寫的是:REALISER REVES ;她也秀出剛買下的戰利品,說是要激勵自己多買幾本文庫本,提升自己的日文和氣質,才能搭配書套的禪意。真好,想買的必需品和不期而遇的寶物都被我們找到了,這果然是只有在フリーマケート才能享受到的樂趣。「要不是你約我來,我還不知道跳蚤市場這麼好逛哩。」李薇興奮地繼續說:「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咖哩飯,比松屋的牛丼還便宜喔!」黃金準則最後一條:逛跳蚤市場請找能同甘共苦的戰友前行,得到的、省下的絕對遠遠超乎一切,你所能算計。

-----------------------------------------------------------------------------------------------------------------------------------


       回到両国,難得無事的下午,我漫步在北斎通り上。

       

       祭拜相撲之神的野見宿彌神社(のみのすくねじんじゃ)在學校斜對角,平常總是匆匆經過、沒有機會進去。很快地,再過一個禮拜就要搬離這裡了啊。雖然人還在東京,但接下來的重心將不再是唸書、聽講、寫作業,而會是以工作為主的生活吧。想起就要離開Manabu的老師和朋友,忽然感到有點不捨,我不自覺地隨石階而上、踏入安靜的神社。


       神社不大,偶爾晨跑經過時,會聽到有人掃著落葉的聲音,但大多數時候是無人的。社殿前聳立的石碑刻著歷代横綱(よこづな)的名字,那是相撲級等中最上位的榮耀,從初代的明石志賀之助到69代的白鵬為止,還有100年的位置,等待新誕生的横綱被刻上。我坐在玉垣上,看著前方狛犬疾呼的威勢,想像那些常在街上擦肩而過的年輕力士,有朝一日將在這舉行「土俵入り」儀式的樣子。兩扇木門緊閉,除了五圓瓣的梅花紋在毛綱下嘆息,這裡悄無人煙。


       每年開春,學校會帶大家到鄰近的國技館看相撲表演,我肯定是跟不到了,穿越御手水、兩側並立的靈獸所護衛的,是一座小小的稻荷神社。從木窗破敗的紙孔望去,什麼也看不見,保佑商販的倉稻魂(うかのみだま)或許已氤氳在空氣中、四隻狐狸的眼睛裡。我於是順著靈獸們的目光望向街道周遭,想起大蘿蔔、想起花火、想起對街倉庫裡的音樂會,不禁閉上眼睛。


      「餐餐溫飽、工作順利,お願いします」, 我向三狐神虔誠地默禱著。


-----------------------------------------------------------------------------------------------------------------------------------

                 (続く)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