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Day 66 両国。When Chinese meet Swiss
2012/04/24 18:37:29瀏覽280|回應0|推薦1

9月8日



 「Hanaさん、我們...有一事相求。」才剛回到家,張明就領著陳紓倆姊妹進門,說話的是雙胞胎妹妹陳燕。「恩?」真難得,念新宿校的陳燕今天也上我們住的七樓來玩。「可不可以當我們的英文翻譯?」「蛤?!」沒頭沒腦地丟出這個請求,到底怎麼回事?「坐我隔壁的Reto一直想吃中國菜,我就順口說他如果有空可以來我們家玩,沒想到他竟然當真了!」陳燕一邊活靈活現地模仿Reto愛以「僕」(ぼく)自稱開場的樣子,一邊向我求救。「你看你的貧嘴又惹禍了吧。」和我同班的姐姐陳紓沒好氣地說。「Hanaさん、料理我們三個人會準備,你什麼都不用做,人在場就行了。」張明幫著解釋。這麼棒的邀請,我有什麼好拒絕的呢?聽到我一口答應,陳燕高興地歡呼起來。張明則和陳紓開始討論起菜單,三菜一湯夠嗎、還是五道菜配白飯?不對不對,得先看我們會做什麼菜才行、...看著她們你一言、我一句討論的樣子,我真是越來越期待三天後這個瑞士人的到來,沒想到我的英文竟是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呢(笑)!


 「Hanaさん、借你的桌子放一下。」還沒把書包放下,就看到張明架勢十足地站在迷你廚房裡熱鍋。我趕緊把桌上的雜物清掉,騰出放砧板的地方。不一會兒,桌上已擺滿切好的西紅柿、黃瓜薄片、和青椒條。這頭的豆腐才剛撒上花椒,那頭的電鈴就響了,是陳紓從四樓來借燉雞的鍋子。我放下手中剛削好皮的馬鈴薯,又接過還沒切絲的木耳;一盤「辣炒青椒豆腐腦」已起鍋,張明準備接著作她的拿手菜「醋溜土豆絲」。「看不出你有這麼好的身手~」我對平常鮮少下廚、只吃塩味仙貝果腹的張明說。「沒有什麼啦,只是照著媽媽給的食譜做,總不能在外國人面前丟中國人的面子吧!」她擦擦汗,和我一同搭電梯到四樓。


  進到姊妹倆的宿舍,正在煎餃子的陳紓,有些緊張地望著右手邊的電鍋,希望來得及在六點前燉好,陳燕和Reto人已在両国駅,還剩十五分鐘左右。今天的菜色已完全超乎我的期待,張明卻還一邊切著胡蘿蔔塊,一邊和陳紓兩人懊惱著以前怎麼沒多幫忙家裡、做不出一樣的味道。不一會,聽到開門的鑰匙聲,Reto來了!我迎上前跟他打招呼,綁著亞麻色小馬尾的Reto爽朗地用日文和英文自我介紹後,五道菜就上桌了:辣炒青椒豆腐腦、醋溜土豆絲、咖哩燉雞、中華煎餃、和涼拌銀耳木須。張明打開冒著白煙的炊飯器、幫Reto添飯,陳紓則從冰箱裡拿出冰啤酒,招呼大夥兒入座。Reto還沒坐下,就先瞪大了眼睛:沒想到菜色這麼豐盛。「先別說ありがとう(Thank you),快點嚐嚐味道怎麼樣。」陳燕夾了好多菜到Reto碗裡,迫不及待等我們的客人評論。「うん〜美味しい。」Reto說:「僕は全部が好き!」果然很愛用「僕」(ぼく)開頭,大家聽到都笑了。


  之前聽Anna、Dawn講日文時,都有種奇妙的感覺,來自瑞士的Reto唱著家鄉的兒歌唱到一半,突然忘詞時說的「ちょっと待って」,也讓我浮現同樣的感覺。就像在課堂上聽其他國家的同學唸課文時,陳紓說得:「韓國人說日文的特色就像說韓語一樣:愛拐彎。」每個國家的語言都有一種屬於自己的腔調,尤其當這個熟悉的語言模式被套用在另外一個不熟悉的語言上時,才能被突顯。被認為英語流利的我,無論英文還是日文,說到底或許都還是一口純正的「台灣腔」,自己發現不了,唯有處在異地、和異人交流的狀態下才能察覺。不知怎的,坐在床沿的張明變得不太多話,倒是平日文靜的陳紓難得秀上幾句英文、主動跟Reto交談。沒多久,張明說著肚子不太舒服,便上樓去了。


  健談的Reto繼續表演著瑞士人用手指表示數字的方式,不但和日本、中國不同,有些數字的手勢還恰恰和台灣相反!瑞士本身就是個擁有多元文化的多民族國家,遊歷過歐洲、美洲後來到日本的Reto,預計三個月的日語學完後,就要到巴西找他的女朋友。去過那麼多地方,一定拍了很多旅行的照片吧。「You should show us some picture of your world trip.」我說。「No, I don’t take any picture.」不久前才遺失一台小相機的Reto說。「But how can you keep the memory?」總是習慣用相機記錄旅程的我不解地問。Reto瀟灑地露出微笑、並指了指他的頭「The memory is here.」。


  聊得實在太開心,我決定上樓拿吉他獻獻醜。回到七樓,本想不要驚動正在休息的張明,卻發現她已起身在看網路電視,枕頭邊一袋仙貝半開。「還沒結束啊?」張明眼睛盯著螢幕,問道。「恩,你身體還好吧。要一起下去聽Reto唱歌嗎?」「恩,沒事兒。你可以唱那首『香格里拉』給她們聽。」張明說完,沒有再搭理我的意思,便讓我拎著吉他下去了。


  唱了最喜歡的「香格里拉」給她們聽,從認識張明第一天開始,我便常常在宿舍裡練習這首曲子。陳燕也翻著我的吉他歌本,挑了「隱形的翅膀」送給Reto。本來想用洗碗作為謝禮的Reto,被我們拉了回來,被我們央求著唱其他瑞士歌曲。隨和的Reto一點也不怯場,反而邊唱邊對著我的鏡頭say Hi。連平日害羞的陳紓也禁不住這種氛圍的熏染,唱了有名的中國兒歌,回應Reto一開始唱的瑞士童謠。別說是瑞士人了,連我這個台灣人都是第一次聽到:


   下了一整夜的雨 ,早起就是好天气 。又在昨晚梦见你 ,我们快乐的游戏 。

   都是怪我的粗心 ,责备自己太大意 。找不见你的地址 ,可爸爸就要去邮局 。


此時,妹妹陳燕的和聲也加了進來:


   想快点告诉你 ,我用你送的蜡笔 ,画了幅画特快传递给你 。


   快点告诉你,我的十二分惦记 ,再远的路没有什么关系 ,我的心放在你那里 。

好有趣,沒想到海峽兩岸過的童年這麼不同。中途唱走音了、忘詞了,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大家一起哼著就過去了,將曲子糊糊地哼到最後,反而讓人笑得更開心。要是張明也在場就更完美了,我望著桌上沒吃完的醋溜土豆絲,想起剛剛上樓的場景,不由得納悶了起來。 


Hana

--------------------------------------------------------------------------------------

  私の国の身振りは他の国と大抵同じです。しかし、数字の身振りは国によって違います。一から五まで、皆ほとんど同じデスのが、でも六からが違います。例えば、日本人の六は左手の五本指と右手の人差し指一緒に示しますが、台湾の六は親指と小指をあげて表します。


  しかし、スイスの二から四までは台湾と全然違います。人差し指と親指あげて表す身振りは台湾の七ですが、スイスでは二です。台湾の七は中指をプラスして、八になるのに、スイスでは三です。二から四までなら、台湾の順序はスイスにきっかり相反します。


  そして、こられの身振りで、台湾とスイスで違っても、同じ表す方法もありますが、日本ではその数字を表す身振りがありません。そのため、国によって、身振りは色々違うようで、面白いと思います。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