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的被罰寫經驗-兼敍有實效的教學
2010/12/17 01:45:37瀏覽2346|回應4|推薦15

引用文章代替罰抄寫一百遍的處罰方法

我的初中讀的是一所不貴族的私立中學,大部份同學來自於中產或中下階級,但我們卻是全台灣考上前三志願比率最高的學校。我們考試很多,上課時間也很多,但是沒有比別的貴族學校多,也沒有比公立的第一班多。因為我們有很有效率、很踏實的教學方法和制度。

我們的固定回家作業裡,有一本日記本,每一頁的上半部,每一天要寫一篇作文,下半部則是記事頁或聯絡簿。每周一,教務處會送來星期二、四、六,的規定作文題目,其它四天則是一般日記,隨便我們寫什麼。

每天一早到學校,第一件事是由學藝股長將日記本收到導師那裡,導師要看完每一本日記,在放學前發還。

每個星期,每一個年級規定一篇短篇的英文默書和中文默書,每個人分別各有一本英文默書本和中文默書本,分別在星期二和星期四的早自習時間發放給我們考試。考完後,會安排時間由各班學生交換改。如甲班改乙班,乙班改丙班等等。如果錯十個字就不及格,星期六下午要留下來罰寫。

有時候我們如果改到認識的同學,有的人會放水,但大部份情況下都會改得非常嚴格。因為班和班之間是要比賽的,成績最好的班是有榮譽狀的。

像英文字裡將 r 寫成v,或 將 n 寫成 h,即使其它字母都對,也可能被打錯。所以同學們寫字時往往非常的小心,很快就養成了不寫錯的習慣。

我後來也在中學教書,不論在台灣或在美國,為了糾正學生不要把 r 寫成v,或 將 n 寫成 h,費了很多精神,但是效果非常的差,大部份會犯錯的學生還是一犯再犯,好像永遠改不掉的樣子。

我曾經有一次中文默書錯了超過十個字,三十多年了,我還記得那篇是余光中的海鷗。星期六下午留下來,罰寫二百遍。雖然只是二個多小時的抄寫,但感到非常的痛苦,從此以後,我的中文默書錯誤再也沒有超過十個字。

但是,這個對默書要求的恐懼,也留下了後遺症。我對中文背書有一種陌名的厭惡感,一直試著找出各種理論來證明背書無用論。

我不是我們班上最聰明的,一方面我是我們班上年紀最小的學生之一,但是我很可能是我們全校的第一中文才子,一方面是自己對文學的興趣,一方面是得到幾位國文老師的賞識,他們給了我特殊的機會,從初一下學期,每個星期六下午去參加中文古文閱讀方面的訓練三個小時。

因為我的中文程度比大部份的同年齡學生都高,讓我自己覺得我的背書無用論,是很有道理的。然而,我其實背了很多東西,只是我自己故意去扭曲了我所做的事情意義,把它硬解釋成那不是背書。

上了高中,學校每一次國文的月考或期考,一百分裡往往都有二十分的默書。第一次月考我還背了,從第二次以後,我就讓它空白在那裡,白白送掉二十分。我有讀,但是不背。

學期末了,我的國文成績是八十分,換句話說,如果我不要白白送掉那二十分,我的學期總成績應該會接送滿分。因為我們學校的成績計算方法是有客觀依據的,而不是完全由老師主觀決定的。

這被罰抄寫二百遍的經驗,讓我的背書默書很認真,讓我學好了一些學習的方法和自我要求,很實際的幫助了我的中文程度,但也讓我在後來產生了叛逆心理。

一般是我刻意讀過的文章,尤其是短文,雖然不能全部按順序複誦,但我都能記得主要內容,而且部份句子可以記得一字不差。

但是我被罰抄寫的這一篇余光中的海鷗,我完全記不住它的內容,一句話都想不起來。倒是劉家昌唱的那首歌,我還可以哼上一些。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ubhuang&aid=4704767

 回應文章

時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書到用時方恨少
2010/12/17 16:17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書到用時方恨少。

八年記者會 溫家寶總理九大名句以明志 2010/3/15

憂通膨貪腐 溫家寶引離騷明志 2010/3/15

引離騷 溫家寶明志做好總理 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說詩講古信手拈來 2010/3/15

.

背書有沒有用?

以 時和 的年齡現在看起來,真的要看當事人混得好不好了。

倘若混得好,說詩講古信手拈來,當然是增加風雅。

倘若混得不好,也只能自我解嘲:「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只能說:書到用時方恨少。書不用時,百無一用是書生。



蘇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九年國民教育可能是台灣最失敗的一個政策!
2010/12/17 08:08

九年國民教育可能是台灣最失敗的一個政策!

再加上李遠哲的教改更是一大失策!

九年國教我倒是沒聽過國小畢業就當老師的(大概是我住的地方比較都市化吧)

最少也要高職畢業,而且這些很多在沒幾年之後就轉到國小,

因為當時國中是聘任制的,而國小才是正式的教師編制,

所以國小高年級的導師自然觀念根本沒有,數學鴉鴉烏的一大堆,

他們到最後都只能當低年級的導師混到領高額退休金!

本來台灣的社會能用教育制度先進行職業篩選,能讀書的就再讀高一點,

不能讀的(或許他們志不在讀書)就先學功夫等成年能在社會盡一份力量,

不過全被這個九年國教搞亂了,

現在一些恐龍家長未嘗不是當時書沒讀好工作也沒作好的人?

因為他們被浪費了人生中最黃金學習的時段!


蘇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格主的經驗和我很相似!
2010/12/17 07:56

格主的經驗和我很相似!

我大一通識課國文上學期期中考也是如此,

我認為自已寫得不錯,題義都到了,

但教授就是只給我五十八分,而且還在課堂上給我一個稱號叫做"文起自已之風",

你要一字不漏?那還不容易!

期末考我考了個九十八分,那兩分還是教授說國文不可以有満分才被扣的!

PS:從小我就恨死了背書,雖然我自己已經不知道記下了多少書!


蘋果蘇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聽起來
2010/12/17 02:31
這篇罰寫的經驗聽起來有一點像時季常的中學生活小傳呢!:)

雖然被罰寫那麼多遍,也顯然有一些進步,但是從您的親身經驗的確可以證明是會有「後遺症」的。我手指上的厚繭到現在還隱約可見,雖然被罰得不多,但是小學時讀的是私立學校,非常非常嚴格,課業非常繁重,造成寫功課形同罰寫,而錯誤訂正是一個字整頁滿滿的寫完,這與罰抄又有何異?

不只課業繁重,體罰也很重,打人是拿椅子的板條,或雞毛撢,或藤條,而且多半一定打手背,考九十九分打的最重,老師說,因為粗心,該打!
我至今忘不了那個老師。

我父親本來安排我中學讀一所天主教的學校,我堅持反抗,並以如要讀私立學校即不讀書做抗拒,後來終於如願進入公立國中。因為小學過於嚴格,我在國中卻刻意的放鬆自己,發現原來「天堂」還在,只是我不知道罷了!(是很悲哀的一段學習過程)。

閱讀此文勾起了我小學回憶。


時季常(ubhuang) 於 2010-12-17 05:45 回覆:

在我所見所聽到的,台灣自從國民義務教育實施(一九六八年?)之後,長達二十年之間,中小學裡的不適任老師,可能有一半以上。

九年國民義務教育,準備一年就實施,沒學校,沒教室,沒老師,當時社會裡的文盲一大堆,認識字的就來當老師了!

我聽過一個小學讀到五年級,因為功課很好,就被聘來當老師的!

台灣真的是很了不起!在這種情況下,那麼多的不適任老師,幾十年來,我們學生的學業整體表現,在全世界都是名列前茅的!參加各種國際競賽,也是如此。

我們的人才多到自己用不完,還可以外銷!你看看我們有多少博士、碩士在海外。

什麼事都有代價,條件這麼差,不適任教師這麼多(應該說是社會上的"爛人"這麼多),教育竟然能夠辦到這種水準,是怎麼回事呢?

受日本文化和中國私塾文化的影響,台灣的教師權威很大,是好事也是壞事。

其實妳講的那些老師,在我們的生活週邊裡就存在,只是他們剛好當了老師。但是台灣的教育體制,還是有辦法運作,還是能夠培養出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