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總統的政治思考模式和決策判斷力
2006/07/29 03:57:22瀏覽812|回應1|推薦9

馬總統的政治思考模式和決策判斷力

按現在的政治形勢,下回總統選舉,很可能已是國民黨的馬英九馬主席大人的天下。不是馬主席有什麼了不起,但這是時勢,這是體制,李登輝六度修憲和十二年主政造成的結果。除非他們自願放棄,否則有希望的總統候選人只有台北市長或是行政院長,別人資源不足,如此而已。

曾經有人批評馬英九,說他即使當了總統,也是一個沒有作為的總統。受氣包倒覺得若真如此,豈不甚好,但是現在,受氣包對這位馬總統的思考模式和判斷力愈來愈有疑慮了。

台灣的總統,本來就不應該太有作為。國家政策和立法,有立法院在負責;實際行政,有行政院在推動;其它司法檢察等,也都各有所司。總統最好是個閒官,因為總統如果不閒,就代表國家有事。陳水扁就是搞不懂這個狀況,什麼權力都要一把抓,今天才什麼都做不好。如果馬英九真如一些人所批評的不沾鍋,清廉而無作為,那麼他來當總統,反而是國家之福。

獨排眾議,力主倒閣

從他處理倒扁的行動和決策上來看,現在我真的很怕他也要有所作為。一開始,當丁守中和宋楚瑜等人都發動要罷免陳水扁的時候,馬主席獨排眾議,說要倒閣。他的理論是,陳水扁並沒有被發現有犯法事實,雖然他縱容親信和家人貪腐,但罪不至於被罷免。這是胡扯,正如馬英九自己後來所說的,罷免總統,本來就不需要以是否犯法為前提。如果說陳水扁沒犯法,因此不應被罷免,那麼蘇貞昌又犯了何法,應該被倒閣呢?

馬主席反對罷免的另一個原因是,他說,罷免只能提出一次,因此必須慎用,這個說法,後來卻證明是個烏龍。所謂罷免只能提出一次,是指罷免案在立法院過三分之二表決通過了,並交付公民表決以後,才叫做一次。

如果那時倒閣,如果情況沒有變化,等於是在救扁。第一,眾多民眾不會認同,蘇貞昌何罪之有?第二,無論倒閣結果如何,所有權力回歸到陳水扁手上。(請見受氣包 倒閣救扁-馬主席加油! 一文之分析)。

再度獨排眾議,力「阻」倒閣

馬主席終於改變初衷,贊同發動罷免,此案在立法院投票時,固然因為三分之二的高門檻無法交付公民複決而失敗,但也創造了沒有反對票的歷史紀錄,更藉此突顯了憲法規定的不合理,以及改採其它方式倒扁的合理性。

其它方式,自然包括了倒閣。在罷免運動的進行當中,民進黨和行政院的作法,無寧是與陳水扁同流合污的,罷免雖然失敗,卻創造了倒閣的條件(請見受氣包 謀定後動,發動倒閣時機到了 一文之分析)。此時親民黨與及國民黨內眾多人物,已經做好了倒閣的準備,當初力「主」倒閣的馬英九,此時卻如洩了氣的皮球,一點勁都提不起來了。他自己提不起勁也就算了,他還要別人也和他一樣,下手令要國民黨的立委不要參與倒閣的連署。結果,倒閣之議,無疾而終,馬英九馬大主席親手殺了他的最愛:「倒閣」。

不知今夕是何夕,再倡倒閣

如今時局再變,話說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陳水扁又有不法被抓到了,而且這次是直接和他有關,國務機要費的虛報和貪污。這次親民黨和國民黨的立委主張要彈劾陳水扁,力「阻」倒閣的馬大主席,此次卻再度提倡倒閣。怪了,這和行政院有什麼關係?

審計部的決算報告,明確指出2005年年總統府國務機要費有高達77%,不是未提供支出憑證,就是不合格,金額逾3600萬元。而其它證據更指出可能有二億多元的金錢牽涉不法,去向可疑。

現在是總統府的大小官員,包括陳水扁在內涉嫌貪瀆,明確地違反貪污治罪條例、刑法、審計、預算法等等法律。由於憲法的保障,現任總統非犯內犯外患罪外,不受法律之制裁。憲法制裁總統的方法,除了罷免,還有一個是彈劾,彈劾如果確立,總統一樣可能要下台。如果罷免是政治性的,那麼彈劾就是法律性的。

罷免雖然剛發動過,但時機成熟,照樣可以再發動,但是此時,彈劾當然是最名正言順的作法。我們的馬大主席和未來的馬總統,這位建中青年,台大法律系高材生,哈佛的法學博士,思考方式卻再度與眾不同,認為發動倒閣時機到了。

學歷和一個人的常識能力沒有太大關係,感謝馬總統給我們一個明證。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ubhuang&aid=373758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很難說, 或還太早說
2006/09/19 10:39
基本上, 媒體上的胡說八道, 好的壞的亂批亂評馬英九, 我都抱著保留的態度去看.  他固然slow地讓人發瘋, 但有些事應付的結果事後看來是有遠慮的. 總之, 我個人還是看好他的, 起碼看起來是個知恥之人.
時季常(ubhuang) 於 2008-01-11 07:21 回覆:
批評一個人,不能全有全無。我只是批評馬英九的思考模式的一部份,並不是全面否定他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