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戲說蛋糕政治學
2019/04/20 00:01:21瀏覽1133|回應1|推薦36
一直以來,大家都說,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就動態的手段來說是沒有錯,然而何以要管理呢?必然是要有它的目的吧!不然難道大家都只想「吃飽換餓」而已嗎?眾人之事之所以要管理,終極目的就是要解決大家的問題,因此僅記取手段的「權力管理」而忽略該靜態「目的」的「解決問題」,必然會有流弊。

大衛.伊斯頓說:「政治是權威性的價值分配」(註1)(註2),如果忽略了所謂「權威【authority】」的主動接受與「權力【power】」被動服從的不同,那麼很容易就會將民主政治的理念帶往相反的方向,也因為常久以來我們政治市場誤將有限的「權威」當成是無限的「權力」(在法治國家的社會裏,無法想像會有無限的權力),而「利之所在,恆為人所趨」,因此宛如過江之鯽般的眾生,樂此不疲(惟菜蟲吃菜菜腳【底】死?),為了奪取政權不擇手段,對天發誓、下跪懇求,甚至痛哭流涕,這些在目前的政治場域裏是時常在上演,由於也都只是為了奪取政權的「正當?」手段之一,因此不用太驚奇,流風所及,權力慾望驅使著大家的野心,奮蹄追逐大位,小自地方的村里長、鄉鎮市長、縣市長,大至中央的總統。

有人曾經舉過媽媽分蛋糕的例子來比喻政治上的權威性價值分配,我認為很好,大意是說,媽媽有兩個小孩,老大是兒子,其次是女兒,有一天媽媽從外面買回來了一個不算大的蛋糕,說要給他們吃,這兩個小孩為了如何分配該有限的資源而頗有意見,媽媽看在眼裏,最後媽媽說,兒子你是老大,你負責把蛋糕切成兩半,妹妹比較小就由她先來選,這時候的兒子因為害怕吃虧,因此小心翼翼的切割,深怕一不小心就讓妹妹得了便宜,妹妹也由於是由她先選,因此「不應有恨」,這就是權威性的價值分配,由於媽媽的話,小朋友不得不服從,似乎背後隱有權力服從的壓力,然而媽媽只負責制定遊戲規則並為兄妹所接受,因此就媽媽的地位來說是權力沒錯,然而原初的遊戲規則既為大家(兄妹)所接受(沒有強迫),稍後的分配結果大家也都心甘情願,就分享有限資源(蛋糕)這件事來說,還是要歸類為權威較妥。

媽媽所以要想出辦法(制定遊戲規則)分配蛋糕(資源有限),是為了解決家裏的問題(子女都應該要同等公平的對待,而當下確實有爭執),「天下為公」的理念能否由家庭延伸到國家社會,其中關鍵之一,在於應將「權力」的強制管理修回「權威」的服從協助及確認政治是為解決大家問題而存在,而不是僅僅是命令式的管理大家而已。

註1:大衛·伊斯頓(英語:David Easton,1917年6月24日-2014年7月19日)是一個加拿大政治科學家,出生於多倫多,家境較為貧寒,[1]1943年來到美國。他是美國政治學會的前會長。爾灣加州大學政治科學系特聘教授。(伊斯頓生平摘錄自維基百科)

註2:……政治是「為社會從事權威的決定,來分配各種價值(the authoritative allocation of values for a society)」……彭懷恩,政治學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u0928928469&aid=125791078

 回應文章

紅袂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4/20 16:31

很喜愛這篇「戲說蛋糕政治學」的例子,套用於政治上,簡單明瞭,寫得太好了。

 

我們是小老百姓,連制定遊戲規則的權力都無,唯一能善用的權力,是選賢與能的那一票。只是讓我困擾的是,我愈來愈看不到或無法判斷一棵蘋果樹中,哪一粒是最不易爛的蘋果?

阿丙0.6(u0928928469) 於 2019-04-20 18:32 回覆:
歡迎紅袂的蒞臨及謝謝您的讚美,不敢當,還在學習。
世界上可能找不到不會腐爛的蘋果,而如何選擇一顆較不易腐爛的蘋果可能是當今我們的困難或無奈,敬表贊同,為了食物的保存,人類發明了各種方法,有些要冷藏,有些要密封,有些則用醃漬,於法政制度的設計是「權力制衡」,由於「有權必濫,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爛。」因此必須要有制衡的(實質)制度。
美國麥迪遜說:「人如果是天使則不必設立政府,擔綱政府職務的執行者如果是天使,也不必有制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