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嘗試解析陳情與關說
2019/04/06 00:21:58瀏覽590|回應0|推薦31

語言是溝通人際的符號系統,既有隨意約定的權利,也有遵守俗成的義務,語言既是一套符號系統,我們即有義務要將其相關的語句放在整體篇章的脈絡來理解,否則不免就常有會錯意的嫌疑,我們一般不是也常說不要斷章取義,探索該句成語其背後隱藏的意義即在於證明語言是一套套的系統,曾經聽過有人舉了一個很好的例子,是關於下象棋,他說例如我們在下象棋的時候少了一顆「車」,我們只要拿顆小石子來代替這個「車」,不管這顆小石子是白是黃,是圓是方,只要按照「車」的既定走法,那麼這顆小石子就是「車」。(註1)

就相對較狹窄的內涵來看,陳情與關說是涇渭分明,陳情是接近美德,關說則接近邪惡,因為按一般約定俗成的用法,陳情是認為將心中的苦情透過各種表達方式告訴官方(大人?),關說通常是透過有力(不管政治、經濟或社會的權力)的第三人施以或大或小的壓力,雖然表面上常以關心來美化,實質上包藏有權力的傲慢甚至耀武揚威,因此我們對於陳情是持有同情的態度,對於關說則持有相當負面的不齒。

就較廣義的外延來說,陳情與關說不免有相當大程度的重疊,我們前面說過陳情是值得同情甚或接近美德,是由於需要陳情者通常在社會地位處於相對的劣勢,我們也說關說是受人鄙視甚或接近邪惡,是由於濫用關說者通常挾其社會優勢地位致動搖大家心中的信念,甚至耀武揚威。

雖然我們的政府訂頒有陳情的要點與作業要點,乃至於其他的林林總總,例如「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處理人民陳情案件要點」,例如「法務部陳情請願疏處小組作業要點」,然而如果僅就採形式上是否符合相關規定即認定是陳情還是關說,可能會過於嚴苛(註2),因此我們要再回到前面所說過的「語言是符號系統」及「優勢地位濫用的禁止」這兩個判準來檢視,到底什麼是陳情?又什麼是關說,答案即可呼之欲出。

有問題的是我們剛剛沒有說關說即是邪惡,而是說關說是接近邪惡,亦即什麼樣的關說是道德所不許,又什麼樣的關說是法令所嚴禁,這確實是個難題,又由誰來認定較能夠接近所謂普遍國民的法律感情,也是個問題,然而我還是要相信藉由「語言是符號系統」及「優勢地位濫用的禁止」這兩項基準的相輔相成,縱然無法在黑暗的大房間裏捕捉住那隻黑貓,還是可能隨著黑貓閃亮眼睛的指引而知悉黑貓在遙遠的那裏。

註1:本段有關語言符號系統的啟示及下象棋的舉例,參閱朱建民(知識論)。

註2:是由於我們長久以來都有「立法從嚴、執法從寬」的迷思(或錯誤?),以致使不論官方或人民均處於相對膠柱鼓瑟的不合情理。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u0928928469&aid=125362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