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李敖北大演講全文最完整版
2005/09/23 02:13:11瀏覽3778|回應0|推薦5

本文於9/23, 2005在

http://spaces.msn.com/members/wcwang/

同時發表。

我寫部落格,是從連戰訪問大陸時開始的。因為私務,這三個月我一直沒有動筆,現在李敖訪問大陸,我希望這是一個重新開始。

 

這一次李敖的北大演講,在網路上居然沒有辦法找到完整的版本,斷簡殘篇的,也是錯誤百出,連台灣媒體的也不例外。我參考了各家版本,再憑自己的記憶力,整理出應當是最完整的一份記錄。,當然,可能還是有錯,像“彭一湖”我就不知道是誰,但我相信是錯誤的。希望讀者能再給我指正。

 

田英奇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來賓,老師們、同學們、朋友們,大家上午好。李敖先生北京大學演講會現在開始。首先,請允許我介紹在主席臺上的嘉賓,臺灣著名作家李敖先生、鳳凰衛視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執行總裁劉長樂先生、北京大學校委會主任敏瑞方教授,讓我們對光臨北大的各位嘉賓表示熱烈的歡迎。現在請求北京大學校委員會敏瑞方教授致歡迎詞。

 

敏瑞方教授:尊敬的李敖先生,尊敬的劉長樂先生,尊敬的各位嘉賓,老師們,同學們,朋友們,今天在這樣一個美好的秋高氣爽的日子,我們十分榮幸的邀請到臺灣著名學者李敖先生來到北京大學發表演講。首先我僅代表北京大學全體師生向首次回到大陸進行神州文化之旅的李敖先生表示最熱烈的歡迎,和致以良好祝願。李敖先生是臺灣著名作家和文化名人,1935年生於哈爾濱,1937年隨全家遷移北京,先在新鮮胡同小學就讀,後在1948年秋考入北京名校四中,19491月轉入上海輯槼中學,對於在北京這段求學歷史,李敖先生本人講過,北京文化古城與幼時環境是其在志力早熟,從小就養成讀書、買書、藏書的癖好,19494月李敖隨全家遷居臺灣,定居台中,跳班考入台中第一中學讀初二,中學時代的李敖便顯示出自己獨立思考,絕不追隨世俗大流個性,由於對當時臺灣的教育不滿,他在讀完高二後便自願休學在家,博覽群書,1949年夏他考入臺灣大學法律系,未來滿一年又自動退學,不久,再考入臺灣大學歷史系,1961年,考入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李敖先生的作品自成一家,綜論歷史,橫直終生,嘻笑怒駡,其暢快淋漓的文字及尖銳辛辣的評論,充分展示了李敖先生的深厚學養和特立獨行的人格。近年來李敖先生主持香港鳳凰衛視的《李敖有話說》節目,使大陸觀眾對李敖先生有了更加直觀的瞭解和更加生動的印象。這裏,我還要特別向大家介紹的是,李敖先生的父親李鼎彝先生是我們北大的校友,19219月李先生考入北京大學國文系,於19266月畢業,畢業之後,李先生主要從事中國文學史的教學和研究。另外,李敖先生的大姐李珉女士,姐夫周克敏先生,二姐李珣女士也都我們北京大學的校友。今天,李敖先生來到他父親曾經讀書的母校發表演講,我們也迎來了李珉、李珣和周克敏三位老校友返回母校,我們感到十分親切,讓我們對他們的到來再次表示熱烈的歡迎。近年來,我們北京大學在兩岸的文教學術交流中扮演了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今天,李敖先生的到訪對進一步密切兩岸學術界、文化界的聯繫,促進兩岸知識界的良好互動,繼續推動兩岸的和平友好交流,具有十分積極的影響,我們也誠摯的歡迎越來越多的臺灣學者來大陸,來北大訪問講學,同心協力,將我們中華文化發揚光大。最後,預祝李敖先生北京大學演講會取得圓滿成功!

 

李敖:各位終於看到我了!

主任、校長、總裁、各位貴賓、各位老師、各位小朋友﹗來演講緊張不緊張?緊張,站在大庭廣眾面前,很多人可以指揮千軍萬馬的軍隊,可是你讓他講幾句話,他就酥了不敢講話,什麼原因?膽小。美國人打贏南北戰爭的將軍歌蘭特,指揮千軍萬馬打贏仗,林肯總統請他上臺給他勛章,讓他講幾句話,他講不出口,為什麼?怕這玩意,一講演就緊張。前天晚上我編了一個故事,北京大學一個女孩子進了一個小房間,突然看到一個男的,在一個小房間裡嘴巴念念有詞,來回走動,這個女孩子就問他,你在幹嘛?他說,我在背講演稿,她說你在哪兒講演,我要在北京大學講演。女孩子說,你緊張嗎?他說我不緊張,女孩子說,如果你不緊張為什麼你到女廁所來幹什麼?這個人就是連戰。 

台灣有一位很有名的歌星,崔苔菁,吹是「吹牛」,台是「台灣人」,青是「青年」,台灣要靠混,靠吹牛,連戰就是這種人。他可以唬弄別人,但唬弄不到我們,可以唬弄你們。至少前一陣子唬弄你們,今天一個重要的標準,就是你們任何人覺得連戰講演好,我就要警告你們,你們可能很失望,為什麼呢﹖因為你們上了連戰的當,我無法花一個小時把這個觀念轉過來。 

我在這兒埋怨一個人,埋怨我的老闆,鳳凰電視台的劉長樂先生,為什麼要埋怨他?他把我「鼓囚」(北京話,弄的意思)到北京來,對不起,我一看到你們就講很多鄉音,「鼓囚」到北京來,可是我已經在中國大陸,在鳳凰電視臺上講了四百多場,你們對我相當的熟悉,用一個雄性的眼光來看我,我今天把這個講演講成功,這是高難度的。你們對連戰完全不瞭解,你們看到他嗎?所以對我熟悉,對我是個困難,這個困難是劉長樂老闆造成的,所以我今天有所抱怨。現在開始講正題了。羅馬教皇講了一句話,他說你講演的時候不能用稿子,為什麼不能用稿子,用稿子表示你記不住,如果你自己都記不住,你怎麼樣讓聽眾記得住呢,你這個演講就失敗了。所以大家看,沒有稿子,也沒有小抄,可是我帶了一些證據,等會顯示証據。 

我必須和大家說,接下來這個演講,是劉長樂老闆告訴我,最後我問他一句話,有沒有舖紅地毯,我進門的時候,他說你沒有柯林頓有,連戰有,你沒有。我說為什麼我沒有?他說,北大尊敬你,把你當成學術演講,所以不舖紅地毯。校長是不是這個意思。我說好,我做學術演講,講得好就是學術演講,講不好,講一半,舖紅地毯還來得及。 

為什麼我要這樣說,不然人家說北京大學勢力。怎麼不給李敖舖紅地毯,怎麼給當官的、或者政治人物舖紅地毯。我在這兒有很多人眼睛看著我,說李敖罵過國民黨,罵過民進黨,罵過老美國,罵過小日本。今天你在北京,你敢敢罵共產黨?很多人不懷好意,幸災樂禍看著我。我告訴你,我先不罵共產黨,我先讚美共產黨和國民黨曾經打倒的勢力,那就是北洋軍閥,為什麼讚美北洋軍閥,大家知道嗎﹖北京大學怎麼出來的,是北洋軍閥。什麼人叫蔡元培做北京大學校長(那時候他是國民黨人的身分),是北洋軍閥黎元洪。北洋軍閥有這個肚量,把全國最好的大學,交給和他敵對的一個政治勢力的首敵,我們現在罵北洋軍閥,我們有什麼資格罵北洋軍閥呢﹖我們不要罵北洋軍閥,我們要做歷史性的反省。 

以前北京大學胡適講了一段話說,他說,你要為國家犧牲你的自由,可是胡適也說,爭取你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柯林頓引用這句話的時候沒有引用完。胡適說,一個真正的開明進步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獨立個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所以柯林頓的演講引證有錯誤。後來又來了一個人,就是連戰,他在講演場裡提到四個字,有點犯忌諱的,可是事實上他提到了﹐叫做「自由主義」。各位,連戰對自由主義的解釋完全錯誤,他說胡適把自由主義帶到台灣,所以台灣有一股自由主義的學風,在學校裡面流傳下來了。我告訴各位,沒這個事,沒有人敢這樣做,包括連戰,他們都不敢這樣做。所以自由主義這四個字雖然在連戰的演講裡面,在北大的講台上面出現了,但我告訴你,沒有這個東西。 

很多人說我李敖是自由主義者﹐說你自由主義者在大陸﹐你在共產黨統治的地區,我們要看你講什麼話,你要不要宣傳自由主義。我告訴大家,我要宣傳,可是內容和你們所瞭解的都出入。什麼是自由主義?自由主義我們看到學理上來講,你出一本書,他出一書,學理上非常高深。對我而言,沒有複雜,自由主義只是兩個部分,一是反求諸己的部分,一是反求諸憲法的部分。 

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台灣在過去清朝統治之前,是鄭成功來統治。這是了不起的中國民族英雄。鄭成功的爸爸投降了,鄭成功不肯。鄭成功媽媽在福建被清朝的兵輪姦了。鄭成功發現母親被輪姦了,怎麼辦,我來告訴你怎麼辦。他把他母親身體切開,用水沖洗他母親的屍體,他認為他母親被輪姦以後,髒,他母親髒了。姦是一個動作,汙是一個過程,用水沖可以解自己心理的壓力和痛苦。

從鄭成功的例子到胡適的例子,大家想想看,就是我們當自己被困擾的時候如何能夠解開。俄國有個著名小說家,叫庫布林,他寫過一本書叫《雅瑪》,雅瑪說什麼呢?是一個俄國妓院裏面,大家都在接客,忽然來了一個女孩子,如花似玉,漂亮得要死,當然很多人願意跟他上床,她賺了很多錢,紅得不得了。一代名妓,有一天她和其他妓女聊天,說:“姐妹們,你們知道嗎,我還是處女啊”那些妓女都笑起來了,那你整天在幹什麼,怎麼還是處女啊?這個女孩子說:“你們知道我是幹什麼的?我是共產黨,為了我們黨為了我們主義,我們需要錢,需要我來賣,需要錢來支援我們黨,進行偉大的革命。所以需要我來賣,我在進行一件偉大的事業,所以我在精神上是處女,你們不瞭解我”。大家注意了,大家說你李敖站在這裏是唯物主義的,不是唯心主義的,唯心主義就是說當我覺得我不是名妓,我就是處女。這是高度的唯心,有人會問我,你這些話是不是和馬克思不同啊?我告訴大家,馬克思就是一個典型的唯心論者,你們以為他唯物嗎?我認為他唯心,有其他抄別人東西的時候更唯心。你們說北大還有個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你們問馬克思抄什麼東西啊,英國有個首相格萊斯頓演講,馬克思引證,捏造的,格萊斯頓沒講過這些話。亞當斯密的話,馬克思引證的,亞當斯密沒講過這些話。馬克思說:工人無祖國。這句話不是馬克思說的,是法國大革命時候那個大革命家英雄馬拉說的。為什麼我麼這樣子給馬克思騙了都不覺得呢,最重要的是189085號馬克思的好朋友恩格斯寫信給施密特說:馬克思親口告訴他,馬克思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馬克思自己都不信馬克思主義,我們那麼急幹嘛?我講到這裏,看到你們不笑,告訴你們這就是我最難過的事情,講演最怕四件事情,1、人不來聽 2、來聽了跑去小便 3、小便了不回來 第四個聽了不鼓掌(全體鼓掌,但國台辦發言人坐在前面跑路了)。

各位想像看,在五四時代,有一個問題,別人解決不了,只有胡適先生解決了。就是一個北大學生提出來,說他一個朋友的姐姐,被土匪搶走了,綁票了,當然也發生了剛才我說的那種不幸的結果,問北大這些思想家們,你們怎麼樣解釋這個現象,大家解釋不出來,胡適先生解釋。他說,如果有男人要討被害的女孩子,我們要尊敬這個男的,其實在生理上變化很小,心理上難過,所以如果有這個男的能夠破除這種情結,這個男的很了不起,我們應該尊敬他。 

世界三大男高音帕華洛帝,中間還有一個小胖子多明哥,一上來就是這個姿勢(兩手張開),請你們鼓掌。為什麼鼓掌?因為我太傳神了,你們都忘了鼓掌了。你們不習慣我這種講話的方式。 

今天我站在這裡,大家說,你要不要罵共產黨,剛剛我說過,我先替北洋軍閥講了好話,讓我替共產黨講一句好說。說你怎麼這樣敢為共產黨講好話?為什麼不敢?當共產黨沒有做壞事情的時候,我們為什麼不把真相澄清出來。 

誰說共產黨不許別人講話?我拿一本書給你們看,(拿出「毛澤東文集」),當然你們會笑我,說你在打著紅旗反紅旗。其實不是。我給你們看一段蠻有趣的,念給你們聽,「我們有些同志,聽不得相反的意見,批評不得,這是很不對的。對於工作中的缺點錯誤,就要擔起責任。不負責任,怕負責任,不許人講話,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採取這種態度的人,十個就有十個要失敗。人家總是要講的,你老虎屁股真是摸不得嗎?偏要摸!」(出自毛澤東一九六二年在擴大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既然我摸了老虎屁股,我今天給大家做一個重大的宣示,我告訴大家,從十八世紀、十九世紀以來,人類所夢想的自由主義這種追溯方法,都是這個自由那個自由。可是自由主義最重要的第一個層面,是你心靈能不能解放,如果你心靈是鄭成功式的,那你就困死了。所以我認為心靈開放是重要的,這一部分自由主義叫做反求諸己。 

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沒有一個改革開放的自己,永遠困擾自己。所以我說﹐真正的自由主義者沒有人想做,因為太痛苦了,因為太難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義者,所以自由主義這一段叫做反求諸己,成功了,我自己就知道。 

我不是鄭成功﹐我可能是賣東西的窯子﹐我是一個處女,這是自由主義的部分。另外一個部分就是政府有聯繫。我們人民和政府的聯繫有幾種方式,大家說鄉音未改,我沒改,可是你們改了,北京變大了,你們講的沒有我講的純。我告訴你,人們和政府的關係,第一個關系就是政府這麼壞,我不要活了,我「嗝」了。辛亥革命以前的楊篤生在英國跳海,就是我死了。 

第二個感覺我「顛」了,就是跑了。我玩不過你,孔子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第三個是「得」了,林雲住在雍和宮附近,他到北京大學來作客,他在答錄機裡面,你找不到我,我貓起來了,就是在「嗝」了,「顛」了,「得」了,就是藏起來了。 

第四種「菘」了,小時候我們在北京鬥蟋蟀,「菘」了就是我怕了,我不和你玩了。就是人民和政府,我怕你,不和你玩了。 

第五種就是「火」了,我和你幹上了,我生氣了。什麼時候會反了,人民忍無可忍的時候,再找到一個節骨眼的題目就反了。在1932年美國就發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很多美國軍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戰結束,很多兵回來了,要政府賠錢,政府說,你們現在年輕力壯,現在不給,到1945年,你們老了,再給你們錢。大家一聽,覺得也好。 

結果1932年美國發生經濟大恐慌,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華盛頓廣場集會,大家饑餓,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解散。中央政府廣場被佔有,好說歹說都不解散。一個將軍叫做麥克亞瑟元帥,下面帶了一個少將叫做巴頓將軍,下面帶了一個少校叫做艾森豪威爾,打槍,多少人死掉了。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廣場裡面盤據不屈,這是美國的形象嗎﹖我給大家看看一個資料,告訴你們這是什麼東西。這就是當年「紐約時報」的頭條新聞講到怎麼樣的開槍。你們看不清楚,沒有關係,證據在這兒。一會主任和校長在這兒可以證明。 

看這個表,1932年美國群眾在中央政府盤據不屈,政府開槍;1953年德國群眾盤據不屈,開槍;1956年匈牙利群眾盤據不屈,開槍;1970年美國又來了,又開槍。全世界任何政府在這個時候都是王八蛋。可是對人民來講,逼他開槍,局面造成了我們逼他開槍,我們要不要反省,我們為什麼這麼笨呢,看看有沒有什麼聰明的方法,焦急的方法你不能夠把政府擺平,你自己跟著受害。

說我們爭取言論自由,我告訴大家,古往今來沒有人比我李敖爭取言論自由最多的。我寫過100多本書,有96本曾被查禁。全世界古往今來有沒有這麼個人寫了這麼多禁書,而有這麼個政府盯著他不放。我把我的書名、以及被查禁的表,你們看有多長。 

我的書和我著作等身,我這個表已經超過我的身高了,能證明什麼,我坐牢就坐牢。你們說,你有抱怨,你抱什麼怨,寫文章大不了坐牢,你們不願意,聰明了,覺得你李敖傻,坐那麼多牢幹什麼?我們現在知道有一種覺悟,我告訴大家,雖然這麼多禁書不能賣,寫了以後就被搶走了,怎麼辦呢﹖在二渠道,三渠道,一百渠道,在地攤上和黃色書刊一起賣,魚目混珠。所以我出的書都是露屁股,看起來很涼快的。我的讀者根本不是我的讀者,他是買黃色書刊,買錯了就變成我的讀者。所以,我的讀者裡面有些人是色情狂,你們有沒有,我不知道。 

我告訴大家,言論自由爭取以後是這個下場,那麼我們革命了。項羽這樣喊,李自成也可以這樣喊,你不能這樣喊。項羽擁有武器,李自成擁有武器,和統治者差不多,你有一把刀,我有一把刀,差不多。 

現在全世界任何政府的統治者用機關槍、坦克車。所以我說,人民要聰明,爭取自由要靠智慧。 

大家看我這本小說「北京法源寺」,今天下午我要去法源寺去看看,從來沒有去過這個地方,為什麼沒有去過能把這個小說寫得神龍活現,這就是文學家嘛,就幹這個的。 

我講我的心裡話給你們聽,我回頭看,除了我們的劉長樂老闆以外,主任及(副)校長都不太笑,我一回頭看,就很緊張。他們不算本領,我在內地最佩服的一個人叫做丁關根,你和他討論問題絕對不笑,臉繃著一路繃到底,我真的佩服。中國歷史上有一個人和丁關根一樣了不起的,叫包公,他也不笑。所以宋朝人當時叫做包公笑,黃河清,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今天談言論自由,他們怕,其實有什麼好怕的。我舉例給大家看,什麼東西開放,言論自由會更安全,我今天在這兒最想講的一句話就是這句話。 

北歐、瑞典、丹麥,他們是全世界性開放最早的地方。丹麥開放A片的那一年,全國的強姦犯罪率減少了16%;不強姦了,看A片就好了;頭一年全國偷看女人洗澡減少了80%,覺得不可思議。按照我們的標準,一定有傷風化,破壞民心士氣。 

我所佩服的一個將軍叫做許世友,以前南京軍區的司令,南京軍區不能看紅樓夢,因為那是吊脖子的書。現在告訴大家,瑞典的統一數字告訴我們,強姦犯減少16%,偷窺狂減少了80%,當您開放小電影的時候,大家整天看,已經平常了,反倒沒事了,言論自由本身就是這個玩意。 

我在台灣搞了這麼多年的言論自由,結果怎麼,整天查禁我的書,說李敖闖禍,影響民心士氣。現在的書不禁了﹐可是也沒事了。 

我拿張照片給大家看,我指著一個老頭子,這老頭子前一陣子來到北京,他是國民黨的上將叫做許歷農,當年做總政戰部的主任,專門查禁我的書,後來變成老朋友,在公開場合向我道歉,他說,我們發現,不查禁你這麼多書,也不會亡黨亡國。 

所以今天大家聰明的知道,有些言論開放了以後,是火山一樣的噴火口,讓它噴出去,言論自由像看小電影一樣,他講了,讓他罵了,讓他說了,老虎屁股讓他摸了,沒什麼了不起。 

我認為這是今天我們國家領導人最願意知道的一點,可是今天他們知道不知道?還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柯林頓講演現場全體全國播出,為什麼連戰的演講現場全體播出,我李敖在這兒為什麼要想想看再播出﹖看看主席的詞「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春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花都開了以後,我在花裡面笑,可是我告訴你毛主席的真相,他的第一次原稿不是這樣的,他的原稿是他在旁邊笑,他是個旁觀者變成在中間,大家知道什麼境界呢,看王國維寫的「人間詞話」,「有我之境,有無我之境」。 

現在女孩子穿的是褲襪,以前女孩子穿的是玻璃絲襪,在大腿中間吊著。你把這個襪子送給美國人,美國很高興,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玻璃絲襪;你把這個襪子送給法國女人,她會說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她把襪子穿上去以後,所以她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襪子沒有穿上以前,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絲襪,你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腿,就是他在旁邊笑,絲襪套上大腿,就是他在叢中笑。 

今天我來到這兒,一句俗話就是「不是猛龍不過江」,我敢來,我是個自由主義者,我敢罵國民黨、敢罵小日本和老美,今天我來,不是罵人我也碰人,我碰了北洋軍閥給您看。 

那個時候北大怎麼樣對待政府,教育部公文來了退回不看,北大多狠,教育部錢收進來了。現在的北大太孬了,在我看來,什麼原因?怎麼樣可以不孬?我們的書記站起來,校長站起來,像我們以前的老校長不就是這樣嗎。 

北大馬寅初幹了九年的校長,在國民黨時代被軟禁,後來在北大做校長的時候,本來和毛澤東感情好得很,為了人口政策,兩個人的看法變了,馬寅初說中國人這樣生下去我們不得了,我們的財政都被吃掉了。毛主席說,人多沒有關係,人多好辦事,結果毛主席贏了,大家鬥馬寅初,一路鬥到馬寅初床前面的牆都貼了大字報,可是馬說我不在乎,我要幹到死,我要孤軍奮戰,結果他沒有死,他活到100歲,別人都死了,他還活著。這就是北大精神,北大的教育,所以我說今天從北大開始。雖然毛主席說,北京大學水淺王八多,多幾個王八也不是壞事。 

我的話其實講不完的,可是今天的重點大體上就說到這兒了,這些書你們懶得看,我告訴你,我看得熟不得了。我念一段周總理的話給你們聽:人民大眾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但要講,不講這些,別的我們也允許它的存在。所以今天為我我要替共產黨講好話,大家說共產黨不讓人講話,是錯的,是一部分共產黨把毛主席周總理根本的精神給它緊縮了,才有今天的現象。 

因為我和大家說,共產黨有它自由的成分,過去被打壓是一個錯誤,所以我們總覺得共產黨一黨專制是錯的,必須說,整個的原因出在原來的馬克思那裡。可是現在我們知道都有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我請大家問問,社會主義不夠,為什麼前面要加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因為社會主義不夠,可是不靈了說不出口,加了一個帽子,「中國式的社會主義」,不是嗎﹖ 

我告訴各位,你們都不看毛選集,有這段話,毛主席最後的一段話,你們聽了絕對會驚心動魄,我念書給你們聽,這些罵我們的像龍雲、梁漱溟、彭一湖之類的﹐我們要把它養起來,養著他們罵我,讓他們罵,罵得無理,我們反駁,罵得有理我們接受。這對黨對人民,對社會主義比較有利。 

毛澤東思想裡面有一部分是真的懂這個道理的,結果我們把這一部分毛澤東給忽略掉了。還有一個毛澤東你們知道它是誰嗎﹖毛澤東說,共產黨是歷史上發生的,凡是歷史上發生的東西都要在歷史上消滅,因此,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不許鼓掌),消滅的時候有什麼悶悶不舒服的嗎?我看很舒服,共產黨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實在好,我們的任務就是要促使他們消滅得早一點。 

什麼時候消滅呢?國民黨一個大員戴傳賢說,周朝人統治八百年,我們國民黨統治最少一千年,最後國民黨「嗝」了,共產黨到今天還存在,我願意它存在一千年,它和我們是什麼關係?共產黨講兩手策略,一手是軟的,一手是硬的。保住,我們也保住它,共產黨願意為人們服務嘛,我們就是人民,讓它為我們服務。 

辛巴達過河的時候,忽然有一個老頭子爬上他的脖子讓他背著他,你跟著我走,結果是星光大道,怎麼甩他也甩不掉。你要照顧他,我們希望共產黨活一千年,我們在它背上貼著它,哄著它,賴著它,讓它為我們服務,有什麼不好? 

我們不服氣要打,玩言論自由你們玩不過我,革命你們玩不過坦克車,不要再走這條路,說我們不搞這些,那搞什麼?我們去嗝了,去顛了,去得了,去菘了,去反了,用這種不健康的情緒在家裡生悶氣。 

拍桌子摔板凳是錯誤的,我們要和共產黨合作,其實他們人太多了一點,現在共產黨員是6900萬,是台灣人口3倍,可是沒有關係,你們要放棄自由,你們救共產黨,我們歡迎,可是我們還有老百姓。13億人口和6900萬比起來是19119個人裡面有一個是共產黨,我們廣大的中國人民要幹什麼,我們放棄過去那種念頭,就是我們要打天下,我們要和你作對,我要反政府,但已落伍了,為什麼落伍了?因為沒有可行性。 

人民會吃虧,共產黨說,下一代的共產黨很聰明,我看到胡錦濤真的很聰明,我們也很聰明,這個時代對我們也很有利。大家都忘了,我們的威爾遜總統在書店裡看書,死背,為什麼要死背呢,因為沒有錢買書。宋朝的王安石和他的好朋友說,我兒子是神童,看書一遍就看會,他的好朋友說哪家兒子看兩遍,都是一遍看會,因為有高度智慧的人才能看書,今天我們就是這種人,你們北京大學就是這種人。 

各位想想看,等一下我把我爸爸在北大的文憑給你們看,我要送給校長,送給主任,那個時候畢業,1926年北大畢業,365個人,今天上萬人,你們學校這麼多人,大家想想看,小時候一個中學生後面跟著4千個文盲。 

我爸爸是北京大學的學生,可是我們想想看,今天你們的責任是什麼,就是背後有這麼多的人,他們在菁英上菁英不過你,本來你們從出生就是勝利者,父母親受胎的時候是二億、三億的精子往前跑,後來是一個精子才出了你們。你們贏了13億人,所以你們到了北京大學,不要忘你們的責任,不要做一個自了漢,以為了到美國得了博士就完了。大家可以看到李文(李敖女兒)就是典型的例子,到了美國得了博士,得了什麼會失落的。 

所以我和大家說,我們要擁抱共產黨。共產黨不喜歡笑,共產黨太嚴肅,共產黨會把毛思想做狹窄的解釋,我們把它放寬一點,就是我今天的主要目的。 

我講這一點很多人提心吊膽,包括我在內,人家說,你到大陸來要不要看長城,我說我可能沒上長城先進了秦城(監獄)。人家說,你到大陸來,今天人心大壞,我看到的北京是什麼北京,從前我到店裡的時候,他看我知道我買不起這杯東西,他會倒杯茶給我,那樣彬彬有禮的北京已經沒有了,現在是處處設防的北京,當你對人處處設防的時候,人變了,心變壞了。 

今天我做個樣板給大家看,我捐了35萬塊人民幣,為胡適在北京立銅像,就是告訴大家,其實胡適思想是最溫和的,對我們有利的,現在我們開始知道立個銅像給他。當年胡適在我窮困的時候,送了(約合)1000元新台幣給我,今天我相當於1500倍的人情來還的,你們是這種人嗎﹖可是有錢捨不得。 

十天以前我離開看到高金素梅去聯合國去宣布日本人可惡的時候,我還送了她100萬台幣,不要以為我李敖有錢,大家知道我在坐計程車嗎……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時髦不能動,謝謝各位!

學生問:我來自政府管理學院,我的問題和文化有關。看過您的傳記,知道您年輕時曾經寫過萬字以上的長文,主張中國的文化要全盤的西化,過了幾十年之後,您是否仍堅持這種觀點?您認為中國文化的發展方向應該是什麼樣的?我們要繼續全盤西化還是保留原有文化?或者說還有其他的道路? 

李敖答:你剛剛談到錢穆先生,我在中學時候寫信給錢穆先生,糾正他的錯誤,他是當年燕京大學(北大前身)的教授。你們都受了他的影響,為什麼呢?因為燕京大學有一個未名湖,「未名」兩個字就是他起的,當時我談到所謂全盤西化,這也算是過去我在政治裡面的一個罪名,說不可以搞全盤西化。可是我必須說,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是在全盤西化中最典型的例子。 

馬克思就是全盤西化,馬克思主義全是洋玩意,我們無法完全避免。您可以去問國防部曹剛川部長,他現在不會搞刀槍之類的,一定會搞現代化武器。過去,林則徐寫過一封密信,說信不能發表,說就算關公和岳飛來了,都打不過英國人,為什麼呢?英國人打我們,他砲打過來,我們武器打他,但打不到他,甚至看不見他,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全盤西化的原因,過去出於政治原因挖苦和打擊全盤西化,希望現在可以和緩一點了。

學生問:我是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的學生,您是具有獨立精神和批判精神的知識分子,但與大眾傳媒的合作是否影響到了思考的獨立性? 

李敖答:誰影響誰?不錯,我和人家合作,人家會對我有所照顧,或者在雙方合作的時候,會考慮對方的立場,但必須說劉長樂先生(邀請他去大陸的鳳凰衛視主席)是個怪人,他有一個本領,就是打擦邊球,很多話我們不能說的,他很技巧的讓它說過去,而不出事,這是了不起的。我告訴大家,爭取言論自由就是要用這種方法,說話別人能夠聽得進去。中國有句老話,情於真、而詞於巧,情拿出來是真的,可是用詞有技巧,表達這些感情和事實的時候要講求事實。 

學生問:今年早些時候,閔維方書記(北大黨委書記,坐在台上)曾經提出一個觀點,大概是說對於有反動言論的老師應該清出課堂,我想您對這樣的觀點有什麼評價? 

李敖答:我覺得作為大學一個特色,就是什麼言論都敢接受,怎麼可以叫反動言論呢?怎麼可以有言論課堂呢?醫學院裡不也要上癌症的課嗎?所以我們把它當成癌症來看,出招來解決,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認為,在大學裡面,沒有什麼是可以害怕的、不能講的、這是不正確的。 

學生問:我是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的老師,相信您已經看到北大師生的熱情了,我非常關心一個問題,您下一次什麼時候來北大?您希望以什麼形式與北大學生交流? 

李敖答:你叫我來幹嘛?當胡錦濤請我做北大校長的時候我就會再來。 

學生問:我是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學生,前不久國民黨舉行黨主席的直選,選舉前夜您在王金平的大會上公開表示,您不支持馬英九作為國民黨黨主席。在馬英九已經當選國民黨黨主席之後,您認為他的政策會對兩岸關係有什麼影響?您對兩岸關係的穩定和平發展有沒有信心? 

李敖答:我來北京就是怕談台灣問題,果然這個問題就追上來了。我和你講,這就是政治人物和思想人物的不同。馬英九長了一個臉蛋,人也是一個好人,可是他一輩子是不做事的人。我們叫他不沾鍋,什麼好事也不做,什麼壞事也不做,就是笑嘻嘻的拉選票,很多票就這樣給他的。所以我們認為能夠做事的人是很重要的,擺個小臉蛋到處跑是不好的,所以我認為馬英九幹出了行,他應該去演個電影或者做歌星都比較好,至少變個大色狼也比較好。 

學生問:李敖先生我非常尊重您,我對您剛剛那樣說馬英九先生好像不太公平。想問一個文化的問題,您是怎樣看待中國的屈原文化? 

李敖答:這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剛剛講過了,屈原屬於那種「我對政府不滿」的類型。我認為那是個弱者的表達,現在的人要用清醒、理性並且快樂一點的表達。我最後講一個例子給大家聽,我們都知道王安石,王安石在寧波做過官,他的小女兒很可憐,死在那裡,後來他調去別的地方。在對面的小船上和他的小女兒再見。「今夜扁舟來做別,此生從此各東西」。 

 

回家鄉是好難的事情,大家看到唐朝人寫詩,幾乎有一半都是「床上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都是思故鄉的,因為故鄉對他們太遙遠了、太難得了,為什麼我現在說李敖我不還鄉呢?我這次回來不是懷鄉、沒有鄉愁,不是近鄉、沒有情怯,不是還鄉、沒有衣錦,沒有眼淚。為什麼我要這樣,因為時代不該有鄉愁,這是個錯誤的情緒,屈原有一個錯誤的情緒,他對政府是個錯誤的態度,希望我們有一個健康快樂的心態來開創我們的未來,謝謝各位!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yc54&aid=67688
 引用者清單(1)  
2014/09/28 21:55 【udn】 購買前先比價!現在 過去 覺悟 來得及比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