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故事(一)
2020/12/05 15:17:20瀏覽63|回應0|推薦4
民國42年,我在11大隊,駐防屏東.當年第七屆省運會,就輪屛東主辦.選拔籃球代表隊的時候,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不在屏東,結果傘兵隊奪得冠軍,當然應該由傘兵代表屏東.可是他們很謙虛.因為他們的勢力,比我們的確有一段距離.結果他們主動找我們共同代表屏東.                                     打到最後,台北市和屏東市進入决賽.台北是由鐵路隊代表,那時候的鐵路,可是台灣數一數二的隊伍.上半場屏東是11大隊四員,配合傘兵一員,上半場結果,屏東領先七分,我們隊長說,本來是傘兵代表屏東,人家客氣,咱們也應該禮尚往來,下半場讓他們先打.我們就到外邊喝冰水去了,喝完冰水,回去一看,倒輸了三分,趕快换原來的五個人上去,結果拚死拚活的就是拿不回來!從前沒有30秒的限制,所以鐵路就一直磨時間,我們只有拚命搶球.說時遲,那時快,鐵路在中線咐近來了個大號的腳踢球,其實當時我們有球員在球附近,檢起來快攻豈不是鸁球的機會大增,結果他老先生沒檢,他認為反正是我們發邊線球,結果裁判沒吹,鉄路球員檢起來就上籃了,這時裁判吹哨了,並高舉左臂两手指,並大聲叫出,兩分,這一下可不得了,看台上的傘兵啦啦隊,一聲喊打,進場就打.兩位裁判,頓時頭破血流.球也打不下去了,還有一點希望的冠軍也飛了!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yc0420&aid=154355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