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連結自己的書寫能量星球----接納的力量
2017/04/05 20:15:36瀏覽1300|回應3|推薦7

<連結自己的書寫能量星球:接納的力量>

 

每次閱讀學生的書寫,都像進到叢林。

重點是,沒有任何一個叢林是被栽種出來的,是被規劃安排的。

叢林是野的,只要選擇進入,也就選擇整個嘩然現身的生命姿態,各自各樣。

 

不要去期待這個現身都是綠意盎然,都是古木參天。

它當然也可能有很多盎然與參天,但也不必懷疑......很多時後是黑天暗地的濃霧,以及濕滑暗鬱的苔蘚正等著你。

 

這就是叢林,你只能進入,和它在一起,得以一種不打擾的姿態,才有機會看見它本然的面貌。也不是說不能引導它長成什麼樣貌,而是在它沒邀請你幫它長成什麼樣貌之前,專注而仔細看著它本來的樣貌是入門基本功。而我必須真實的說,請不需為了無法引導它長成什麼樣而失落,我曾經歷的是,當我放棄引導,我就開始和叢林同步,那比較像是互助,生命與生命開使彼此提供經驗互助能量,不再是引導。

 

舉例來說,這十年,在學校陪伴孩子狂野書寫的我對於照片裡這樣被釘書機訂起來的本子是十分熟悉的。這叫做「必然」。

 

孩子在訂起來的頁面一旁寫著:「老師,這幾頁請你不要看。」「不要偷看」......

 

有可能裡面太隱私,還不想跟老師分享。

也有可能是裡面爆裂的情緒太可怕,當時三字經飆罵得淋漓,過了一些時日,發現沒了,那情緒散了,這好了,要不要給老師看呢?別了別了,都散了,還看個啥?

 

於是訂起來。

 

曾有孩子跟我說,自己也不想再看那裡面的文字,因為根本是超級無敵暗黑系。自己看了都不舒服。

 

剛開始陪孩子書寫時,我們幾個老師呆呆的,只要看到文字裡的暗黑力量,比如恨到要殺要剮的.......都緊張到皮皮矬,趕緊找來孩子詢問,輔導系統全面啟動,

.....誰知孩子來時,一臉茫然,說:「有嗎?我有寫這個嗎?」有啊!你有寫啊!我們跟他說,孩子說「啊!寫完去睡了一覺,就沒了啦!

 

沒了!

情緒是這樣的東西啊!像水!要開個口給它流出去,或像膿嗎?!像膿也好,總要出個口去,原來文字在被允許的狀態,會是一個出口,問題是我們大人給不給它流出?

 

也遇過孩子一整本都訂起來,拿來,翻個本子角角給我,說:「看!我有寫!

」要評語嗎?我問她,「隨便」孩子說。喔!好喔!那就不給了。

 

書寫是一個很奇妙的旅程,當你真的往自己生命內在誠實的寫進去,有時人家給你一些掌聲或建議也是好的,但不給,好像也無妨,每個人的內在是過往無數記憶的堆疊,當一直高喊往前行的生命出現往前難行時,回頭跟內在商量一下,討論一下,可以有機會解開一些無形卻有很大力道的羈絆。

 

會這樣說,是因為自己,也因為陪著太多孩子,用著簡單一支筆,簡單一本本子,把自己一點一點拼回來。

 

而這樣簡單的力量不是躁進的。

 

它超慢。

說真的,慢到很不符合現在教育裡需要看見成果展出的速度。

但是她很精準,因為都是跟自己工作,誠實的時候,會很精準與自己相遇。

 

它走陪伴,走相信。

我的經驗是很多時候一整個班一個學期都不知道這樣書寫是要幹啥?於是寫得零零落落,愛寫不寫。以前的我用很多鼓勵的方式,用大量的言語與影片去鼓勵。

後來我發現最好的鼓勵就是我自己繼續寫,因為我繼續寫,我開始清晰的知道孩子為何寫,或為何不寫。

 

就像老鷹帶小鷹飛,因為繼續飛,所以認得自己蜷縮不動的時候,眼淚流動的路徑如此深刻;因為繼續飛,所以不會指責蜷縮不動的別人懶惰,沒鬥志......只是過去坐著,陪著,也許有機會也說起自己眼淚流動的印記,也許那個蜷縮不動的眼睛就睜開來了,要聽聽那路徑是怎麼個走法?

 

也許也沒機會說吧!
因為誰要聽你的路徑呢?
我現在就是不要飛不行嗎?

 

那就先陪著吧!

 

這就是我在這些年陪孩子書寫裡頭經驗最最基本的一個能量,叫做接納。

然後,連期待都要放下。只是看著。

這是進入叢林般書寫能量時,最最基本的基本功,很花時間,很有意思。

 

PS照片裡還有一張是另一個孩子的作品,這也是熟悉的畫面,文字一直出不來,圖一直冒啊冒!我怎麼看待這個呢?我跟孩子說的是:

『能為圖像服務,是文字的榮幸』真的,我們太急著進文字的力量了,而圖像其實是我們連結感受最快的路徑。

 

你可以說神奇,因為這好像也是一種接納,當孩子畫的圖像被接納時,下一刻文字好像就會來了。但最好別期待這種神奇,會失望的。不如就好好看著那個圖吧!很好玩的。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stjulia123&aid=99891240

 回應文章

阿刻戎
2017/05/06 15:53

您知道嗎?我是想著至少要讓自己精神狀況好一點的打開了心情素描本。這有點像在吸麻,事實上我並沒有任何將這幾天的心得流為文字的舉動,但混沌的狀態就這麼凝固了。

這也像是在吸麻:每一次我都討厭自己為何能有這麼多的心思這麼多的感受、而每一次事後卻又感謝起自己的多愁善感,讓我眼中的世界和他人的看起來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


而所有這一切都來自於您,我想感謝的是謝謝您讓我接觸到了心情素描本這種創作的方式。雖然我在創作的當下並不一定是打得最開的,不過不能否認,現在能有這麼多體會和感受的我絕對是來自於心情素描本。它像一面蒙塵的鏡子,假使我繼續擦拭,可能某一天我能終於看清或至少整理出自己的本質。

謝謝您。

雖然這幾天我還是先縮起來好了,我比較喜歡蘇軾坦然自得看得開的樣子XD


還有只能以網路做媒介和您這樣訴說真的很不好意思,面對冷冰冰的螢幕清理自己畢竟是我比較擅長的方式。雖然也很想和您面對面談談,不過那時候我應該會語無倫次腦筋打結的吧(д)

 

(acheronkalun@gmail.com)
JOANA藍夜(如玲老師)(tstjulia123) 於 2017-06-01 22:13 回覆:
哈哈!我收到你的訊息了
開心
多一個碰觸到心的靈魂
天地就多一份光^^oh ya!

阿刻戎
2017/05/06 15:48

老實說這幾天我可能打得太開了,有時候的我是憂鬱的、有時候的我是感傷的,還會在一下子開心到極致與朋友交換笑話時分下一秒又墜回一蹶不振。更為可怕的是我竟產生了對於自己班級的憤怒,有不管不顧不參與的想法。這些太遮騰了,現在的我只想要收起來,縮起來,像一個蟲蛹。降低五感,切斷與外界的連結。

我做不到。

(acheronkalun@gmail.com)

阿刻戎
2017/05/06 15:42

老師您好。

我是您的學生,現在高二。不知道這樣留言是否會過於冒昧,僅憑著課堂中的印象搜到了這個部落格,總之現在的我只想對您表達滿懷的感謝。


其實我是有寫作的習慣的,只是不大固定。我從事二次創作的部分比較多,但平時閒閒無事也愛用文字抒發。

我一直認為我所追求的並不是文字的極致,我只想記錄故事。只要還有其他的方法我力所能及,我都會去試。文字不是我的全部,它只是我宣洩和記錄的情緒的ㄧ種方法。只是以前我不懂得怎麼去用,直到遇上了您和您的心情素描本。

國中的時候碰上了一些事,仔細想想自己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不太懂得如何釋放。一年兩年到如今三、四年下來了,壓抑和控制的也算不錯。直至最近因為父母離異與朋友問題,前幾天的精神狀態不能說是很好,完全就是在焦躁和崩潰的臨界點徘徊,課都不能好好上了。每一個細胞都被放大到最為敏感的狀態,只要稍稍觸碰到核心,眼淚會不斷掉下來。

也不算朋友父母問題啦、都一兩個月過去,只是在那之後我好像變得太細緻了。

記得常常聽您在課上說把自己打開吧!把五官全都打開。可是怎麼辦呢,我認為我本來就能說是一個無時無刻都在接觸外在情感事物流動的ㄧ個人。比如最近的房思琪、歷史老師放的二中生的影片,我都能難過好久好久好久甚而憂鬱起來;但是過渡到下節課時情緒又轉換的太快。這樣一來一往,我都覺得自己快分裂了。我可能是過於柔軟的,才會在每一個撞擊時分都破碎成無數粒子。

(acheronkalun@gmail.com)
JOANA藍夜(如玲老師)(tstjulia123) 於 2017-06-01 22:17 回覆:
柔軟不會太過
只有當它只為自己時,太會陰柔軟而陷溺
當柔軟也流動到別人時,慈悲會現身,因著慈悲,我們會剛強起來
慈眉菩薩與怒目金剛從來一體無二

生命是一場練習
好好玩著,覺察的,喜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