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愛的師者,當我們越平靜
2016/08/31 23:45:43瀏覽669|回應0|推薦12

親愛的師者

當我們越平靜,一如通天通地的管道暢通,我們能讓該給予的美好流動,不費力的,自然的,流動的,歡樂的,活潑的。

 

這像是:如果我們是父母,與其讀很多如何讓孩子快樂的書,不如先讓自己快樂。

 當你在快樂積極滿足創造分享......中,你就在一個平靜裡。

 

你即便不教導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在一旁也一起跟著進入快樂積極滿足創造分享......的流中。

 

我想說說我兒時跟著我外婆的經驗。

我的外婆提供我生命中大部分無私的愛,無私無求,就是愛我。
這不是說我的父母不愛我,而是他們很忙,忙到晚年才認出他們彼此的深愛與疼惜,年少時,沒時間管我。

 

在我50歲之前,在他們身體還強健的時候,他們總說自己不想跟對方相處再一分一秒,所以家庭裡頭常是非常紛亂的,特別在很多節日裡頭,只要家人相聚,那些爭吵與怒罵常常在假日結束。離開家的時候,紛亂還要伴隨我們這些長大的兒子女兒回到讀書或工作或家庭的場域。

 

有很長一段時間,即便到了我自己成為一個母親,我都還會因為聽到父母爭吵而胃痛難忍。

 

直到後來學習到這是一個愛的功課。

直到後來認出我的身體正在大量藉由胃的痛感傳達給我:去傳達愛,去和父母把愛認出來,認出悲傷和歡樂裡頭都有愛,這是這一生在家庭中的看似小小卻又巨大的功課。

 

開始我並不積極的。

但未停止的接觸這方面的學習。

 

這段歲月很慢,但我的個性中慢慢的,不躁進的,不必花太多錢就有趣味可得的習氣,讓我一個一個解開我和家人的課題,這個題目從我37歲解到50歲,不長,13年而已。不敢說都完成交卷了,因為有些部分還在檢查和驗算。

 

不急,不急。會傷心會悲憤會無助會無解....但不急不急。

 

這份不急不躁,來自我的外婆。

 

照理來說,在這樣家庭長大的我應該是非常無奈的,但我心底深處常有一種快樂,是那種走路走著走著會有一首歌從心底飄到嘴邊的快樂,有時就唱出來,哼出來;是那種夜裡經過水果攤,看著賣水果的老闆娘在收拾,昏昏的燈光下,她的小小女兒幫不上什麼忙,蹲在攤位旁,把橘子一顆一顆堆起來,好專注的堆著,橘子掉下來,又撿起來,再堆,再掉......我看著那個小女孩,微笑一直一直來。

 

我把自己這種無理由又十分強壯的快樂歸自於外婆,不是父母,父母是督導我讀書生活的,快樂是阿嬤。

 

我有一段上學前的歲月跟著外婆住。

那段時間不長,但對我的影響很大。

 

我能記得鄉下的大灶,後院的豬雞與鴨,我被一群鵝追著啄,哭聲大到河對岸的市場攤販都聽到了,幾個人大呼小叫找到正在市場買菜的外婆,一群大人趕回來解救和鵝撕打成一片的我,上幼稚園前的我。

 

記憶中外婆要煮很多食物,要餵豬餵雞餵鴨,要洗衣服要買菜........那種忙碌是可以想像的,而我跟著外婆的記憶不是忙,居然是很好玩。

 

外婆如果要洗衣服,我會得到一些破布,也在一旁搓洗,一點點肥皂,阿嬤說要省點用;外婆如果要曬衣服,我可以拿著衣架,很多很多,我排在地上,外婆叫我,我就拿一個給她,好好玩;外婆如果要買菜,我可以最後選擇買一個甜點,這是很奢侈的的待遇,阿姨舅舅都沒有,只有我可以在乖乖陪完外婆買菜之後,說我要一塊軟不拉搭的黑糖粉粿,或是一杯酸甜酸甜的楊桃汁,或是一塊包裹厚後花生糖粉的麻糬.....這讓我買菜很認真,一路都專心再看攤味,我要確定是場有沒有什麼新玩意,我觀察的超認真這可是我一天唯一的甜點。

 

那外婆如果在大灶前煮食呢?又是水又是火,小孩要靠近嗎?

 

我不僅靠近,我還會得到到兩塊紅磚頭和一個小鐵鍋。

 

磚頭架著,外婆幫我把鐵鍋放好,放一點水,底下一些廢紙與柴火,外婆把一點菜葉一點胡蘿蔔一點點一點點.....很多的一點點給我,讓我在鍋子裡頭翻煮。

 

這當然是忙碌的外婆打發我這煩人孩子的方法(這就是教案嗎?)

但是那又不像是打發,因為忙得滿頭大汗的外婆有時還會問我要不要這塊蘿蔔皮?還問我這鍋要送給誰吃(這是提問問題?)

讚美我煮得東看起來好好吃,等等要給誰吃(這是評鑑與鼓勵?)

 

等等當然不會有人敢吃,那咕嚕咕嚕冒著泡泡的鍋子,加了鹽巴醬油味素糖和各種奇奇怪怪蔬菜,又時還放點葉子沙子或石頭.......等等,不一定。

 

吃完飯,阿嬤拿著大桶子,我拿著小鍋子,我們拿他去餵豬雞和鴨,豬雞鴨長得也還好,吧?懷疑

 

長大後我自己帶孩子時,常想起這一段;常常在我帶孩子帶到不耐煩時;常常在教學現場感覺無力時......這個在大灶旁煮飯的畫面會來到我心頭,有時我也當故事說給我的女兒,我的學生聽,然後一起笑那些,比如被鵝追的畫面。

 

而其實我是安靜下來的,在這份記憶裡,我能看見手上一直忙碌,心頭一直操煩的阿嬤和為我準備家家酒磚頭的阿嬤;大粒汗小粒汗提著大菜籃的阿嬤,和允許我慢郎中似的在菜市場力東揀西揀,選糖選粿選冰水的阿嬤......這個阿嬤都是是同一個時段、同一個阿嬤。

 

沒有違和感。

 

或者阿嬤有違和感,但她沒把違和伴隨焦躁送給我,頂多很輕的說:<要卡緊耶喔,阿嬤愛擱轉去煮飯喔>

 

當了老師,越來越知道真有一種學習的脈流,無須經過教案,不必太多活動,他直入身教,能比精心規畫的教案強大,他是直接灌注的,像無心而入桃花源的漁夫,真認真用意去尋,怎麼也尋不到的。

 

這樣的身教,你說不出來他做了什麼,但是你已經進入那個脈流。

於是,即便你無法說明清楚小河如和流動。但當你躍入,讓自己就是河,順著流動,即便碰撞,總能到海

 

讓自己就是河,就脫離了二元,進入合一。

 

而如何讓自己就是河?

這個問題和:
如何讓自己就是孩子拿到眼前的那張作品
?
如何讓自己就是眼前希望得到你安慰的孩子?
如何讓自己就是又哭又笑無憂無慮的孩子......都是一樣的。

 

當你越喜悅平靜,你越能夠順暢的傳達所有對方需要的訊息,不是你要表達的。

 

這是我還在學習的,我感覺越來越有趣。

 

下面的圖是學生在畢業前還種的花,來不及開了,前些日子,我到那間教室外面一看,哈!還在冒芽。當時來不及開,但種下了,就給以後的人看見它開吧!

反正就是開咩^^誰看都一樣。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stjulia123&aid=72603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