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尋回自己的星子印記:白風
2017/04/15 01:28:24瀏覽1344|回應0|推薦8

<尋回自己的星子印記:白風>

我一眼看見這個國一小女孩,除了<美麗>這個詞之外,就是<!我帶的鉛筆盒超搭配她的>

話說那天要出門赴這個約會前,很想換個鉛筆盒,所以我就去翻一個鉛筆盒。

 其實這是不必要

 原來鉛筆盒好好地,換鉛筆盒超麻煩,要把所有的筆拿出來,再拿過去。

 

但這些年,尤其是在帶孩子狂野寫作十年之後,我實在著迷於那種對突發靈感的臣服。

當然!當然!當然很多時候靈感也是錯的,也是無效的,但是那種進入無知領域的探索,以及意外發現來連結的其實是剛剛好的安排….這檔事,總叫我開心。

 

國一小女生是姐姐和媽媽陪來,也沒甚麼事,就是愛玩,玩手機,談愛情,功課滑到不能再滑的底了,怎麼勸怎麼不聽,於是接下來就是學習問題,再來就是親子議題……

 

我一看到這美麗的小女生,就想到埃及豔后。她頭髮剪得瀏海齊整,媽媽說是她自己剪的。一雙眼睛飛飛往上,我喵了一下我剛出門時,因為突然非常想換鉛筆盒而換的鉛筆盒,忍不住想笑,哈哈!我選的鉛筆盒是朋友去埃及送我的,真好玩,哈哈!看來頗搭配這小女孩。

 

偶然都是必然的。我越來越相信啊!
還有一本書討論咧!很好看,叫做<巧合都是故意的>,真實極了。

 

先是媽媽和姐姐開始說說她最近的狀況,她翹起腳,手機一下一下划著,偶而聳聳肩搖搖頭,不說話就是不說話。

 

我很愛聽故事,但這次才聽了一下下故事,覺得繞來繞去好麻煩,於是直接就問她要不要找印記。沒想到她開口了,說好,喔!好喔!來畫!
她沒什麼抗拒,開始畫起來,還圖了顏色。

 

她的印記是馬雅曆法裡的白風。

風是最愛自由的,我很想笑,就笑著跟媽媽說,不要去管風,管不住。媽媽也笑了,真的!真的!

 

如果有一句話能形容白風,那就是<不自由,乾脆去死一死>,哈哈哈,我每次講這一句都想笑,但我真的想說的是:不會死的,不會死的!不要恐懼自由!

 

大人教孩子時,一邊希望孩子長成自己的樣貌,一邊又怕孩子長成自己樣子後,不受管。
於是,<自由>意味著不再受管制,不受管制意味著未可知的危險,危險又表示離幸福很遠……好了,恐懼來了,沒有一個大人能忍心看著孩子不幸福的,尤其是自己的孩子……

 

.問題是,長成自己樣子代表危險嗎?

 

這個媽媽其實是很聰慧可愛的,她尋個空檔,問我要不要她先離開,讓我和小埃及豔后單獨對談一下。

好啊!我說!

我目前本來就沒想陪伴父母,我只想陪伴老師與學生。這是我直白的心聲,哈!

 

白風是什麼?

白風在馬雅印記中是一個女祭司的代號呢。
女祭司長甚麼樣呢?我問孩子。
她說她知道。

哇!知道耶!答得好篤定。

後來才知道她是在漫畫裡看過。

 

只是在漫畫裡看過,就說知道。這篤定哪來的。

 

我說馬雅曆法中,女祭司的話語是很有力量的,如果她說著自己真心相信的話語,她的話語就能成真。

小女生眼睛終於亮了一下。

 

 說真的,我其實對她之前做了什麼驚天動地事,或發生了什麼麻煩不太有興趣,我心裡想的是:<女祭司啊!你心中相信著什麼呢?>於是我就直接問她:<女祭司啊!你心中相信什麼呢?>

 

她搖頭。
搖頭是沒答案的意思,好喔!沒關係,沒答案我們就繼續畫畫吧!畫完生命支持力,還有擴展麗,還有隱藏麗,還有指引力,慢慢畫。我等你。這其實也是我這十年陪孩子狂野書寫的經驗中養成一種能力......等待。沒有就是沒有,不必催逼也無須鼓勵,花開?看著蝶來;ㄚ花不開呢?那就繼續看花啊!總是有東西可以看的。

 

我等她畫完印記,說我們來牽著手說話吧!
為什麼要牽著手說話?誰知道啊!我像這麼說我就這麼說了,本想這個酷酷的第一次見面的小女生應該不會享要和我這怪怪阿嬤牽手,但是她居然把手交給我耶!好喔!我們就牽著手說話吧!

 

說話之前,我感覺一直不說話的她其實有點防衛,於是我又直接說,請你放下防衛……
這個小白風真的讓人想更直接說話呢!這風不是四面八方緩緩吹的,而是落山風,大片直下,你只能進到那個頻率,直直的,不拐彎抹角的,如實......如實能讓很多時刻變得簡單,未必都是如己意的結果,但簡單,舒服。

 

我說了什麼?

 

我說我看見的她,不是眼前的她,是印記裡頭白風的印像。

 

我看見的她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我祝福他看見自己是多麼值得被珍重,我祝福她知道自己的話語多麼有力量,祝福她的自由從心底深處而來,不是和外界抗拒…….

 

我說著說著發現小女生紅了眼眶,更離譜的是:說著那麼開心祝福的我也跟著紅了眼眶?

情緒能量的作用很有趣!我說不來這能量的路徑,但我知道很多時候我們升起的情緒不見得都是自己的。像眼前這位小白風,我牽著她的手說話時,感覺她好聰明,她其實是多麼希望自己不要再這樣讓大家擔心了,但她真的無法控制,於是當大人無論用多溫和或多嚴厲的語氣勸他時,都只是更加引動她那份因為對自己無法控制而產生的沮喪。

然後,當沮喪混合著自責時,說起話來,要不是振振有詞的憤怒,就是無言以對的冷漠了。這就是大人們看見她的<都不溝通>

 

我想跟孩子說:<你辛苦了>。然後我就跟她說:<你辛苦了>

我想給她一個擁抱,然後我就真繞過桌子去給她一個擁抱。

然後,眼淚就流下來了,孩子的眼淚,當然,我也是,只是我一邊留著眼淚一邊跟自己說,沒你的事,別跟著流,但是因為你碰觸到對方內心說不出的辛苦,於是那眼淚啊!還真難停。。

 

眼淚真的是好的!尤其是那種冰雪初融的眼淚。

很多糾結的故事要散去時,眼淚會來幫忙,它能幫鬱結之氣化去。所以我常跟學生說能流淚是很幸福的,而眼淚有很多種,能流感動的眼淚啊!是要感恩的!我記得屏風老團長李國修老師在世時還推廣過流眼淚運動呢!

 

好!趁著眼淚,我說來吧!我們來把剛剛的祝福寫下來吧!

小女孩的美麗姊姊在一旁說:老師,她不會寫啦!

我說試試看咩!她現在知道她是風,是女祭司,總得要練習自己的力量。

我給她一個句子,跟她講了狂野書寫的方法。然後看他拿起筆,直直直直地寫起一大段來,她姊姊在旁看著,一臉不敢相信。

 

 

 

 

我看她寫著一句<其實,我知道自己迷失了……>

 

我大笑,哈,會不會我們自己根本都知道啊!

 

知道了,就給自己一點時間吧!

 

我也跟她的家人說,給她一點時間吧!力量剛回到自己身上時,是需要一些時間去和力量磨合的,不要急。她還會再來回起伏,但請別管那個起伏,起伏都是故事,故事啊!可多著咧,校準本體比較重要。本體就像樹根,穩了,故事如樹尾,就隨它作風颱去吧!總會停的。

 

小女孩後來和我握手說再見,不是擁抱,是用力握手。

 握手讓我感覺的是她長大了。

 

白風是行四處的。

真要認出自己是風,怎會記不起來曾經拂過萬水千山的力道。

 

握手時,我跟她說什麼呢?
我跟她說:<要記得喔!不要再忘記你有一個生命版本叫作白風。>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stjulia123&aid=100594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