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生存、生活和實踐夢想
2012/09/28 00:53:01瀏覽2528|回應0|推薦16

 

tPro翻譯職人資訊網(又稱tPro資訊網)採訪與整理

台灣‧翻譯資訊入口網:

http://www.tpro.ebiz.tw/interview1.php?id=298

近幾年,青年就業及薪資問題是社會輿論的關注焦點,而近日媒體所熱烈討論的「澳洲宰牛週薪二萬四,台灣低工資高工時」則更是赤裸裸地直指問題的核心—「年輕人該如何生存、生活和實踐夢想?」

「做你所愛」和「愛你所做」是不同的思維,這兩種思維時有耳聞,而這也突顯了「所學和所從事工作不同」的矛盾;更有甚者,則為「我想追求我夢想,但是我的夢想養得飽我嗎?」的糾結與掙扎。「生存、生活和實踐夢想」是許多人都得面臨的困局,今天適逢教師節,我們特別邀請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廖柏森老師與我們分享他的類似經驗和體會。以下是對談摘要:

老師您好,您的著作豐富,許多學生的英文能進步都是受惠於您的作品。今天來採訪,想請教老師對英語學習、求學和工作等方面的看法,謝謝您撥空和我們後輩學子說說話,分享您人生經驗的智慧。

 

學英文不能只為了考試

Q:老師您的著作豐富,許多英文寫作書籍都對台灣學習英語的學子幫助很大。請問老師,台灣人在英文寫作方面有哪些常見問題?以及該如何改善呢?

A

台灣同學的英文寫作從詞句搭配、文法結構、段落組織、內容鋪陳都有問題,不過這是很正常的現象,我們在中文寫作上也有類似的困難,畢竟寫作是需要訓練,難以自然習得的。不論是母語或第二語言,只要處在該語言的環境,一般口說能力在家庭和社會生活中即可自然習得(acquisition),但寫作技能則通常需要在學校教育中學習(learning),而且學習者必須付出長期心力持續練習,比較辛苦。如果再加上平日沒有寫作的需求,很多人寫作能力欠佳就很合理了。

我們可以回想一下,我們在國高中時的升學壓力最大,學習英文寫作只是為了應付考試,在短短幾十分鐘就要交卷的作文考試很難說是真正的寫作。而進了大學後只有修共同必修的英文課,除了英文系之外,很少系所會開設英文寫作課。因此國內同學的英文寫作訓練向來嚴重不足,一旦碰到需要使用英文寫作的情境時就只好自力救濟,創造出許多中式英文的搭配表達方式。

 

提升英文寫作能力的三大關鍵

Q:平時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活動,改善英文寫作能力?

A

改善的方法,首先要了解自己英文寫作的需求是什麼?學生要用英文撰寫學術研究論文,上班族要寫英文報告或專業文件,也有人只是要寫emailFacebook與外國朋友溝通聯絡。各種文體的英文有不同的寫作格式規範和詞語搭配習慣,我們可以針對自己的英文寫作需求挑選合適的教材、平行文本(parallel text)和網路資源來學習。第二是大量接觸,也就是投入大量的時間來閱讀和寫作,尤其閱讀是寫作的基礎,透過大量閱讀才能深入理解特定文體的慣用搭配句型和表達方式,寫作時才有依循的準則和思考的養份。第三是刻意練習(deliberate practice)和取得回饋(feedback),所謂刻意練習是美國Fortune雜誌資深主筆Geoff ColvinTalent is overrated一書中提到,想要提升專業技能,大量重複之前做過的活動是沒用的,而是要精準找出有待改善的項目,針對這些項目有系統地認真練習,並按照旁人給予的回饋持續修正。同理,英文寫作光只有悶著頭大量練習也是不夠的,還需要獲得別人對你寫作成品的回饋建議,幫你找出寫作的優缺點並集中火力改進,才能有效提升寫作能力。

 

掙扎、奮鬥—破繭而出,美麗綻放

Q:挑出學生的學習問題而且又能對症下藥地指導,真的很耗費精神。但是老師您的投入讓人深深感受到您對英語教學的熱情。英語教學是您在大學求學時就發掘的興趣嗎?您的求學和工作經歷是如何呢?

A

我覺得做任何事情,只要找出意義或目的,自然就容易產生熱情和動力。而教學是將個人所學與學生分享並和學生一起成長的過程,這是非常有意義的工作,我非常珍惜,也很樂意投入。

不過我在大學時並不知道自己以後要做什麼或者社會能讓我做什麼,那種心情可能跟現在的年輕人很接近。我的大學和第一個碩士都是讀哲學,這種專業不受社會重視,常讓我有徬徨無助之感。特別是畢業之後,我要靠過去六年辛苦研讀的哲學來找工作是幾近無望,勢必要找個符合時代潮流的領域重新出發。這樣的決定並不容易,不但要拋開自己過去長期努力的成果,而且重新學習另一專業所耗費的心力也令人卻步。但是我總不能沈溺在哲學的象牙塔內而不出來面對現實人生的責任,只能義無反顧地選擇一個新的戰場,而那時我就選擇了英語教學。

英語教學一開始只是我在哲研所課餘期間在幼稚園教小朋友的工作,但我從中感受到極大的喜樂和成就感,也因此想以教學作為人生奮鬥的目標。為彌補我非本科英文系的缺憾,我退伍後逕赴美國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專攻英語教學碩士學位,希望所學可以化為將來回台從事教學的助力。但沒想到今日師資過剩的問題從我回國那年就顯露端倪,許多教師已經在全台徵才的學校到處流浪。以我大學非英文系的學歷和僅有的兒童英語教學經驗,讓我謀職四處碰壁,那份挫敗淌血感至今仍難以言喻。

為求養家活口,終需覓得專職,於是我先後進入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非凡財經電視台、經濟日報等機構,從助理開始做起,直到擔任新聞編譯。那段期間我浸染在專業的新聞環境裡,將所學英文作實務的運用。於此同時,我還就讀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也到康寧護專兼職教授英文。日夜交征的工作型態使我疲憊不堪,但每次上課時學生一聲「老師好」就讓我精神大振,此時我已又再燃起英語教學的熱情,感覺非常充實愉快。

新聞編譯工作雖然穩定,薪資福利也都不錯,但我的夢想還是當專任老師。某日看到報上刊登中部某私立專科徵聘專任英語教師,不禁怦然心動。我心中雖然仍縈繞過去求職到處遭拒的陰影,而且就算錄取,全家還要從台北搬到彰化;不過按捺不住靈魂底層的召喚,我還是前往應徵。當然我大學非英文本科系的污點還在,但此次挾豐富翻譯實務和英語兼課經驗,申請教職總算如願以償,正式取得專任講師資格。由於此職位得來不易,我也就格外珍惜,在教學崗位上兢兢業業,和學生的相處更似如魚得水。

我當老師的夢想雖然成真,但是人生的考驗卻不會停下腳步。當時的私立專科為求升格大學,往往威脅利誘講師繼續深造,許多老師能拖就拖,只有危機意識較重的我選擇再次赴美攻讀博士學位。這樣的決定被同事形容為「非常勇敢」,因為我已不再年輕,卻要放棄得之不易的專任教職、重新報考托福和GRE、再投入鉅額的金錢和時間讀書,但最後是否能取得學位卻還是未定之天。但我就是想測試一下自己的極限,也不願再甘於過去平庸度日的期待。我逐漸體驗到人生愈想平庸,生命卻只會愈加諸你更多的挑戰,那不如提升夢想的高度,各種困頓挑戰就變成理所當然之事,反而可以安然面對。

後來我申請至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攻讀外語教育,自嘲沒想到人生臨到中年竟又回復學生身份,心中真是感慨萬千。修讀博士的過程自是苦不堪言,但再次回到學術殿堂,滿足了我旺盛的求知欲並蓄積作研究的能量。回台後曾任教於交通大學、台北大學,目前則在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作育英才。

 

凡學過必留下痕跡

Q:老師,有許多朋友想從事翻譯工作,卻因非本科系而深感缺憾,或是就讀外文系但因沒有財經背景,而無法從事財經相關領域的翻譯工作。「在大學所學和實際從事工作並不相同」的矛盾,似乎是每個世代或許多人面臨的情況。對於這種現象,是否可以請老師給我們一些建議?

A

這個問題根本就是我的寫照,我大學和碩士都是讀哲學,後來從事新聞編譯工作,需要比較專業的財經知識和英文能力,就要花費比別人更多的時間精力來重頭學起。這整個過程無疑是非常辛苦,挫折也如家常便飯,但心靈卻更加充實滿足。我以前常埋怨唸哲學害我找不到工作,但現在卻覺得哲學的訓練使我在翻譯和教學研究上具有優勢。哲學對我的助益在於(1)養成思考習慣,隨時體察現象,用心反思;(2)提高思考觀點,掌握多元面向以去除偏見;(3)掌握正確思維方法,客觀認識現象,不流於主觀用事和盲從權威或傳統;(4)注重精確表達,將所思所感有效率地傳達給受眾。一旦在思考的態度、觀點、方法和表達有訓練後,對從事任何專業工作都有幫助。例如翻譯工作就需要對兩種語言系統和文化社會作多元的析論省察,包括其語法、語義、語用等層次的轉換之外,也要重視文本的文化意識和社會溝通功能,這就跟哲學重視的嚴謹思考過程很類似。對我而言,要把翻譯和教學研究作好,語言是基本能力,更重要的是思考組織和傳達訊息的能力。

如果同學目前所學科系與翻譯無關,這反而可能是你最好的資產,因為語言能力只是翻譯能力的必要條件,而非充份條件。也就是說,要做好翻譯一定要具備雙語能力,可是只有雙語能力卻不見得能成為傑出的譯者。翻譯工作的主題包羅萬象,還需要專業的知識領域和有效的轉換技巧。同學就算並非主修外語或翻譯系所,也可反思自己所學專業背景在翻譯過程中所可扮演的重要角色,再加上個人的努力學習,對開展翻譯的生涯將有極大助益。這其間最重要的就是看你對翻譯工作有無熱情,如果有熱情,任何科系畢業的同學都可為自己打開一條走上翻譯的大道;如果興趣缺缺,即使是翻譯系所畢業生也難以為繼,一有機會就轉換跑道了。

 

老師的叮嚀

現在社會大環境的氛圍對年輕人似乎不太友善,很多人因為害怕失敗,所以連成功也不想要了。他們只想平庸地度過一生,但這是很可惜的生命態度。所謂平庸不是指平凡度日,而是無視自己潛在的能力和抱負的理想,只想安於現有生活軌道,得過且過;心中似乎對未來有些嚮往想要突破,但一旦需要付出辛勞時,又縮回安全的常軌。這樣渾噩度日的人,其生命樣態充其量只是一種有呼吸的存在,很難具有什麼價值或意義。

人生最深刻的意義多是從失敗挫折而來,如同英國浪漫主義詩人ShelleyOde to the West Wind中所言:I fall upon the thorns of life! I bleed!就算鮮血流淌,為尋求意義,跌落人生的荊棘亦覺欣喜。Shelley以革命激情反抗當時統治者的壓迫,而我們要反抗的就是身處現代社會的徬徨苦悶和庸俗瑣碎,不要隨波逐流而失去對生命的理想和熱情。每天吃飯睡覺上班下班,只是延長你還有呼吸的生命,但其中的意義是什麼呢?那種對於生活的庸碌無奈卻又默默容忍的日子,過一天和過十年有何不同呢?這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懷抱希望、無畏挫敗地去找出意義和價值來,這樣便是成功了。

 

 

 

( 知識學習語言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jason&aid=6898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