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讀《梵谷傳》偶感
2011/02/11 02:02:26瀏覽1442|回應2|推薦15



再讀余光中先生三度修訂重印之大譯《梵谷傳》(Vangogh: Lust for Life),仍深感藝術家為求畫道而以身殉,其執著情操與撼人畫作同傳於世,讓我於寒冬萎靡的冷血竟也沸燒。 誠如余先生言:「我的小災難消失在他的大劫之中」,「譯到梵谷自殺的時候,譯者卻反而得救了」,而讀者如我,未嘗不是如此。

尤其梵谷在阿爾(Arles)時期,其創作狂熱一發不可自抑,與法國南部熾陽相互衝撞競輝,明知肢體不堪中暑挨餓,卻因畫鋒太盛而終日不倦,甚至一天可以完成一兩幅畫,連續長達數週。不眠不休地瘋狂創作已使他身心羸弱,再加上與高更(Gauguin)同住產生的磨擦,終導致理智崩潰、精神漸近異常,連右耳都割下送人,他只好被送至精神療養院。 

此時他有兩個選擇,一是停止繪圖,冷卻心境,以平靜生活養生;或是用生命為筆墨,畫盡最後色彩。梵谷的選擇是無需選擇,只順服內心的呼求,就義無反顧地畫下去,透過渾重筆觸和鮮亮色彩展現他不屈服的靈魂。 

梵谷向來堅持藝術重於生命,但最後藝術終於壓垮了他的生命,在世37載已太久,不如開槍了結,再長眠於遍植向日葵的墓園裡。他短促一生只與痛苦孤寂為伴,但畫作中的燦爛光芒和旺盛力量卻永久豐美了後人的精神生命,這不正是藝術的弔詭處: 凡偉大皆由深沈的痛苦來。

 

( 知識學習語言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jason&aid=4873496

 回應文章

拜占庭雲雀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太浪漫也不行
2011/03/09 23:28

以我的了解,浪漫時期(1825-1900年間吧)的藝術呈現一種非常流動瀰漫的非理性的傾向。這使的這時的音樂唯美浪漫蕩氣迴腸,也讓這時期的美術作品令人留連讚嘆。

但是當這種浪漫熱情跟後來興起的民族主義結合之後,就開始產生了非常強烈的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這種熱情浪漫不理性的愛國思潮在各國之間開始產生摩擦之後,不顧一切的拋頭顱灑熱血的情操演變成了兩次世界大戰。

當人們從滿目瘡痍的戰火廢墟中站起來,重新檢視那一段歷史,應該會覺得很錯愕於怎麼這麼輕易的動用了這麼多的熱血與感情吧(例如德國人回頭看納粹那一段歷史)。這是我的猜想,因此以音樂來說,後來的音樂就強調什麼顛覆啊實驗啊這些非常理性的詞藻,不再渴求那種情感滿溢的音樂。

這是我的想法啦。僅供參考~~(不好意思啊一寫寫了這麼多。。。。)

Posen (trjason) 於 2011-03-10 01:04 回覆:
受教,看來熱情還是要建築在理性的基礎上,才不致快速燒殆後轉趨冷清

拜占庭雲雀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音樂家也很多人瘋了
2011/03/09 11:50

藝術家的情緒常常太漫延。過度的情緒才能燃燒出悲壯的藝術層次,但是過度的激動卻會讓人步入瘋狂。

在他們之後的藝術就漸漸步入了冷調子的派別。扭曲,幾何,前衛,實驗,卻再也不感人了。

Posen (trjason) 於 2011-03-09 20:43 回覆:
您講得真對,現代藝術給人的感覺多是在脫離常規、在求異圖變、背後還有一堆理論,結果出來的東西都冷冷的,少了那股灼人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