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2012.10.10 開了FB,可以用 tripc@hotmail.com 來找到我.
PS. 由於大多數時間我都在大陸, 回應可能不那麼及時,各位讀友請見諒了.

文章數:252
被閹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不能說的秘密)
時事評論政治 2021/10/18 13:56:19


前一篇文章說了言論自由是個偽命題,然後先就〞言論〞的力量做了剖析,今天,筆者談言論自由的另一半,〞自由〞。


如果言論的本質是〞力量〞,那自由的本質就是〞控制滿足感〞。


你渴望控制什麼,就是想在那個什麼上獲得怎樣的自由。所以,按缺什麼要什麼的觀點,求XX自由的,都是XX的控制力缺乏者,都是XX的不滿足者。


因此,凡是爭取某方面自由的,也可以說就是某方面的弱勢者,要不就是不滿足,要不就是無控制力,而該方面的強勢者不需要爭取自由,因為他就是某方面自由的滿足者,在某方面,他有令他滿足的控制權。


海王不需要爭取戀愛自由,富人不會渴求財富自由,美國不覺得金融不自由,...


所以自由的度量,就是控制滿足感的度量,但所有做標準的人都明白一件事,和人類心理活動有關的度量,基本都是定性的,相對的,而沒有辦法定量的。


愛,什麼樣的表現叫做50分,100分?你的最愛有可能是別人的狗屎,就是一個例子,愛可以定性衡量,比如愛,不愛,有點愛,很愛,非常愛,也就這樣了。在同一個有點愛的定性描述下,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不同的時間,行為表現是不一樣的。


自由也一樣,對不同的人,事,物,時,地,就會有不同的滿足標準,對自由的認可感也就會不一樣。


講白了,這種唯心的東西,是不能拿來做為科學衡量標準的。就算心理學或社會學裡做研究,也要把定性的東西根據某些固化的前提才能轉化成定量的數字做比較,而其準確度也會根據前提有所侷限,而不像物理,數學的公式或定律,是全面通用的。


一個不能科學衡量的唯心描述是不能變成衡量標準的,這是科學常識。


所以自由當然不能做為衡量任何事物的標準,包含了政治領域,但因為自由兩個字符合人性的渴望,又不存在真正的科學標準,卻讓自由變成了政客最愛的政治工具。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羅蘭夫人這麼說過。



一個可以自由詮釋,可以玩各種文字遊戲,簡直就是政治人物的至寳,反正願意去想什麼是自由的人本來就少,但想通了又能怎樣?被耍的還是會被耍的。


行文至此,就回頭來看看所謂的言論自由吧。


什麼叫做言論自由?


一般理解是〞可以隨意發表看法的自由〞,然後我們就會聚焦在隨意上然後就把言論自由的尺度放在了發表內容可以多隨意。


其實,〞可隨意發表看法〞還是言論,只是為言論做延伸性描述,真正的自由還是放在後面沒有被人看到就被丟到水溝了,被言論的強化描述替代掉了,搞不搞笑?


我們看到所有的媒體在談的言論自由定義和詮釋都是閹割版,只有言論,沒有自由。


隨意發表就是言論自由?你太小看言論自由這四個字的威力了,完全的言論自由其內涵就是:言出法隨


再白話一點就是,〞我說要怎樣,就要怎樣!〞,這才是完整的最高言論自由涵意。


我要怎樣,也就是隨意表達內容,只是言論自由的上半段,最重要的是下半段,就要怎樣。而就要怎樣的滿足度,才是言論自由的衡量尺度,不是用你能說什麼來做為尺度,因為光說是不能產生控制滿足感的,如果不拿滿足感出來衡量,言論自由是沒有意義的。


比如某人在家裡對著鏡子裡胡說八道就滿意了的人,就算在朝鮮也沒有言論自由的問題,他本人的言論自由得分已經達到最高。


但某些權力欲極高的人,那他就會認為唯有言出法隨才能讓他滿足,他要怎樣,全地球人,都要聽他的意見,那這個人放在那裡都不覺得言論自由了,就算回到秦朝做秦始皇也一樣。


筆者為什麼說言論自由是偽命題?就是因為每個人的自由,也就是控制滿足感的感受是唯心的,是變動的,是不穩定的,所以不存在所謂普世標準的,因為不存在人人相同的標準,除非全世界只有一個人,那他說什麼就是什麼,那就標準化了。但真要有那麼一天,那個人還要什麼言論自由?


如果理解筆者的意思,那麼民進黨政府常標榜的言論自由,就是用被閹掉的言論自由來定義的。


按完整的定義,政府回應民間言論的滿足感來看,這個政府的言論自由水平差的可以,你有說的自由,我有不聽的自由,這算那門子的言論自由?


所以,按筆者的標準,美國的言論自由其實也不怎麼樣,水門事件美國的言論自由水平算是到了頂峰了吧,然後每況愈下。


平心而論,中國反而比美國台灣強,雖然中共可以談論的範圍比台灣美國小,但在可以談論的範圍,只要你喊出來了,而且獲得了足夠的支持,北京政府是會聽,而且會處理的。


這一減一加,是美國言論自由度高還是中國言論自由度高,還真不好說。


理論上,我們當然可以定下一個言論自由滿意度量表,然後讓每一個人評價,五星好評得五分,再把每一個國家國民的分數做一個平均數,然後用平均數去進行比較,這就得出了言論自由度,然後比較那個國家的言論自由度高,那個自由度低。信不信,不用作弊,朝鮮可能比台灣高,美國可能是世界上言論自由度最低的國家。


但我們都知道,這個是不可能的,也做不到的,同時,這種比較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每個國家的國民對言論自由的舒適區和認知內涵都不一樣,在定性的五點量表評估下,看起來是有了分數表,但其實質根本南轅北徹,美國國民的不滿意內涵,在朝鮮可能成了滿意破表的選項。


說到這裡,不曉得各位讀友能不能接受筆者的看法,言論自由就是一個偽命題,不能做為一個施政評價的標準。


言論自由本質上是不能做為施政評價標準,但卻因為其唯心和易包裝的特性,所以政客很容易就可以把他包裝成攻擊的武器,因為只需要用形容詞,不用給量化標準,就可以把人民唬的一楞一楞的。


不明白這什麼意思?


某人描寫其女友是膚白貌美氣質佳,前凸後翹小妖精,床上風騷,客廳貴婦,廚房大師。然後請在座各位按其描述在他們知道的人裡去找代表,你覺得大家拿出來的代表人物一致程度有多少?如果在座的人包含了五湖四海,世界各國朋友共聚一堂,黃白黑紅各種族各國家都有,一致度呢?大概你只能回答呵呵了。


但要是你描述你要一根長30CM,直徑3CM,鋼材304標準的圓金屬棍,你走到什麼地方,你得到的都會是同一種東西。


在前一個場景,美國代表拿著大屁股卡戴珊的照片狂噴拿志玲照片的台灣代表,要求台灣代表要提升美女認知水平,你怎麼看?


言論自由做為一國內政的自我要求目標還是合理的,你可以自我要求自己更美,更帥、因為打分認知都是你自己,尺度你自己掌握,就算是唯心也沒有關係。但拿出來對別的國家說三道四,那就非常的不合適。


所以,當我們對自己的政府說你言論自由有問題的時候,請不要拿其他國家來搪塞,比如中國更差,你要不滿意,你滾去中國吧。這就像是當你左腦告訴你,太胖了,要減肥了,然後右腦告訴左腦,你看某人那麼胖都嫌自己瘦,你滾到他腦子裡當左腦吧!


我每次看到這種方式說話的人,我都想笑,因為他們知道,我不可能按他們的意見去做的,但只要我不做,他的言論自由就歸零,說的話就等同放屁,但他們卻都爭相要爭求這種水平的言論自由,然後再批評大陸,繼續享受說話放屁的快感,真不知道他們在爽什麼?無知者無畏吧!


最新創作
被閹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不能說的秘密)
2021/10/18 13:56:19 |瀏覽 1742 回應 15 推薦 17 引用 0
你沒想過的言論自由
2021/10/15 21:52:34 |瀏覽 1597 回應 14 推薦 19 引用 0
台灣,文青之島
2021/10/13 13:24:27 |瀏覽 3512 回應 9 推薦 17 引用 0
台灣要當心被小英拖入深淵
2021/10/11 12:15:55 |瀏覽 3147 回應 6 推薦 18 引用 0
習近平在紀念辛亥革命11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剖析
2021/10/09 23:32:02 |瀏覽 1794 回應 5 推薦 17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