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畢業.是一個點。
2016/06/05 22:20:09瀏覽379|回應0|推薦29

這是少子化非常時期的新科文學院長。他說笑著恭喜他的.都不是他的朋友。

下圖左邊是45歲的環設系主任。後起之秀。

 

今天是畢業典禮。大伙都到齊了。

送別學生非常多次。這樣的場合有很多的故事。我曾形容

像是四年前父母交給我們--他們的孩子。

四年後練功下山.父母領回一個更好的孩子。這場合便是儀式。

高中以後.沒有參加過自己的畢業典禮。

大學時期分批進場畢業。我們擠不進去。

碩士班在二年級便拍照。

博士班在二年級也拍照。

之後便是兄弟各自爬山頭的個人事.

畢業在心裡。

這場合不免話別離。還是有帥學生當場下跪.求我別當他。

因為他把我當他媽.不把我當老師。上課次數少之又少.

我預警了.他還是找一堆理由。

說明他的不得已。

更難過的是同學說其他科.他不曾遲到或早退。

操場上.典禮裡.一個大男孩把妳的禮服幾乎要扯下。妳能說甚麼?

這時.妳只能說:你參加錯梯次了.你是明年那一梯次的。

小孩擔任學生會機動部副部長.在上周卸任了。

半月前.他感染了流行性感冒。之後連三周不曾回家超過三天。

他沒有租宿.只有到處打游擊戰的睡覺與洗澡。

一日深夜回來.外面下著大雨.他自學校山路歸來.穿著雨衣安全帽進房。

心想太好了.有人幫我搥肩了。他回我一句:我回來睡覺。

之後進房去看他.地上是雨具.人已倒頭就睡。

這樣的車途達1小時。天天如此。

前幾日翻車了。暫時昏迷.失去記憶--關於出事的片刻記憶。

警察就出事現場與摩托車況研判--人先昏了.後摔車。

感謝安安教官與學生會伙伴一直陪同。我在醫院與他們交接。

直到深夜.觀察8小時滿我們才離開。

之後便是一連串的護衛行動.維持傷口清潔.注意他有無後遺症。

部分傷口深可見骨。

我看孩子擦藥時.哀號不已。我問他:要騎摩托車.應該知道有這一天。

他回答我:我早知道有這一天。還有一天媽可能要有心裡準備。

我參與學生會太多.我可能會延畢。

我說:沒關係.延畢可以學習很多事情.參與學生會是難得的經驗。 

看看孩子一身是傷。

如果不是我呆過課外組.我不會認同這樣的價值。

也讓我思索.在課外組時.要求學生會或社團付出時.是不是太過於苛刻?

誰希望自己的孩子為了學習評量指標.而幾乎與死神擦身而過。

工設系的課業原本就重.大三為大四畢業展的前哨站。

孩子更加用心與用力的同時.付出身體成本。

意義.是自己產生的。與命運.得失.成功無關.我如此認為。

就好像情人說:我們約會的第一天.你遲到了帶著歉意的微笑。

分手的那一天.你一樣遲到了.一樣帶著歉意的微笑。

歉意.似乎不同。其實都是我們主觀的認定。

好讓我們能夠心安。

面對遲到這件事或者內疚地轉身離開。

大學時造型原理就告訴我們.點-線-面。

是組合的關係.也是視點的關係。  

不間斷地學習.也不就是讓我們從容地調整步伐與心態。

去看未知的將來。

大鵬一飛千里.順風起。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60336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