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兒.真是個好位置。
2016/05/04 00:05:32瀏覽391|回應0|推薦33

2016.05.02環境風土學課程邀請林正雄老師講深坑老街的改建四年史。

第一次聽演講聽到這麼感人。

輕鬆帶過昔日的辛酸.而且先改建三峽老街(99戶).

後改建深坑老街(120戶)。

建築學是難的.施工是軟實力的展現。

發現非建築面才是真正會長白髮的累人。

說服住戶又要兼顧住戶權益.又要監工。

兩年前我真的有心想就近唸學校建築研究所.

那是因為想唸城鄉博士班。我的史學與藝術學的背景是不夠的。

後來逐漸明白學理容易知曉。

社交.斡旋.和工頭搏感情.和村民搏信任..........。

這不是普通的抗壓性.我一個女性做不來的。

近半百歲數.術業有專攻。應該寫上句號.而不是一再的逗號一路下去。

2016.05.02.黃昏沒有休息地在家做手抄紙.

一個陌生手機號碼.女聲問我:妳在哪裡?現在在幹嘛?

我聽不出是誰?聽她的口氣似乎我與她很熟。

她說她勞動節補假帶老公及兩個小孩來學校看我。

我有點擔心地問她:是否我忘了與妳有約?

她說沒。是她隨性到學校看螢火蟲.順便帶小孩來看師婆我。(我聽出是誰了)

啊.好可惜。10年前的學生.以前同一教會的教友。

之後持續抄紙當明日課程的備料.準備傳統藝術課讓學生做手抄紙。

半夜疾雨驚醒.憂心地想說天亮後.學生在山中雨天抄紙是不會乾的.

臨時取消。

然。天亮後.雨也消失無蹤。

到學校路上.風吹翻了山頭.油桐花晃著醒目。

如果山間有微粉紅的調子.那是外來種的綠癌蔓生植物。

而油桐花也是本土與外來種的不良競爭。遠看是蒼翠綠意中的華髮。

學校哪有雨跡?台北市區深夜的雨聲詭譎.感覺感冒很不舒服.

猶豫著是否下山看病?

面對遠方的大崙山.近處的青青綠草.坐著吹涼風思考著。

驀然.聽見有人喊我。一回頭

是惠雯老師陽光下堆著笑臉。說我那兒.真是個好位置。

我們倆相視而笑開。我們同年.以前是人文中心雙姝。

看見她.想起很多共事並肩為學校的美好往事。

不一會螞蟻爬上褲子.又一會小小毛蟲努力爬過。沒多久多毛的毛蟲(下圖)

忽倏地動作迅速直線奔去.我馬上跳起。抖落一地的閒情。

多毛的蟲和蝴蝶是兩回事。

下山速速看病去了。下午三點的課要再次趕回學校。

晚餐沒吃便趕赴南港一場78人次的講座。

下圖信一封也是畢業10年的學生祝賀我母親節快樂。

信封有手工的美麗.內文摸起來厚厚的.

來了好幾天.我一直帶在包包裡。

想說找個閒情細細看。

信第二封是講座費。2小時的講課.濃縮的內容.不要讓觀眾覺得枯燥。

也不要讓人覺得白來一趟。

回去時.無月也無星。涼風襲人。在教學的路上與一群市民分享學習心得。

很高興與大家相逢.共聚一晚。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55573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