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下雨天真好。
2016/04/18 06:52:30瀏覽405|回應0|推薦32

國中時國文課本收錄琦君寫的下雨天真好一文.印象極為深刻。

內容提到雨滴瓦屋上的迴響.琦君躲在被窩的溫暖.

靜聽雨聲.它是時間的滴答滴答聲。

童稚時三合院的稻裎滿是汪洋的水.淹過腳被。

雨瀑沿著屋簷落下.是有間距的傾洩。

幼年的我與妹妹用紙簿折紙船.看誰的前進的比較多?

隨即便被雨擊沉.天晴以後它成為陽光下曬乾的一具乾屍。

紙簿上字跡泯滅不清。

年少時搬入獨棟樓房。母親每日洗一家六口的衣服.

夜裡門廊下雨落成湯.萬國旗似的衣服垂頭喪氣似地隨風晃動著。

母親應該是忙著家事忘了收衣。

而我也不懂事沒去收衣.隨一排竹竿的衣去濕潮吧。

父親總是陪祖父看著電視。

印象中母親不曾坐在電視前的沙發上悠閒的印象。

大學時.文化大學在華岡上.學校前方無樹林的遮蔽.雨大風也大.

撐破了好多把傘.

台北市天晴.文化大學可能會暴雨.文化大學天晴.竹子湖可能會驟雨

風雲變色只要五分鐘。

竹子湖寫生的油畫工具來不及收好.隱形眼鏡幾乎被雨針所刺。

一身狼狽騎車回到學校.周圍的人看你覺得恍若隔世.太陽正大呢.

那雨.真的是遇見神經病發作一樣.無論你與人怎麼形容那雨的詭譎與急遽.

沒人相信你與雨的奇遇。

婚後.南投鄉間雨打檳榔樹.它如椰子樹般高高地姿態.雨打檳榔葉.聲音不大。

荒野間.雨是循序漸進的.先是聽見彷彿有瀑布在附近.接著五分鐘瀑布到門口。

體會到大自然無以名狀的力量。

都市裡.夜半總被遮雨棚的雨聲驚醒.咚咚地作響。

心裡浮現一個好大的黑洞.雨不斷地灌注.一去不回頭。

欲壑難填.原是這般無底的黝黑與深陷。

彷彿掉入流沙般的無底洞.越掙扎越快滅頂。只能坐看雨隨時光的流逝.

無力挽回。

雨聲.總在黑夜裡激起許多感慨。古人有詩為證。我懶得為證。

幼年曾在晚上窗邊看過模糊的手影.那次的驚嚇只有我一人見著。

我怎麼說.大人與妹妹都無法理解我看見的鬼影。

之後.夜裡聽見雨聲心裡會踏實了起來.因為認為下雨天撐傘很麻煩.

鬼不會淋雨出來嚇人。

我聽過各式各樣的鬼狀.就是沒聽過有撐傘怕雨的鬼。

雨聲.在人間竟成一種安全感。

昨天(周日)白天是太陽.夜裡開始變天.無論晴雨.作息正常。

過去親人的幽魂屢屢.往事歷歷在目。

我不願回到過去的任何一個時間點.因為感受是如此地複雜.不復往日的單純喜悅。

母親每日洗六口衣服.一次觸碰到她粗糙的手.心頭一震。那時約13歲。

我不願她再洗一家子那麼多口人的衣服。

三合院的瓦房日子.大家族有大家族的壓力與壓抑。

當我們搬進獨棟百坪樓房時.我便知道下雨如汪洋海的稻裎不復屬於我與妹妹

我正式告別我的童年。

離開祖父蓋的三合院.等於宣告祖父對我們這房子孫的不親。

大學時陽明山的雨習以為常.我的過敏鼻炎慢慢地轉為慢性鼻炎.成為複合症狀。

開刀無效.後半生揮之不去常常去拿藥.連夏天也鼻炎.健保局應該追查我才是。

朋有如是說。

仗著年輕的身體.衣濕到體乾都是青春的承擔。

寫著寫著天亮了.鳥聲在雨中特別婉轉清明。

我記得國小時我去補習作文.我的作文老師是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

我寫道:下雨了.葉子特別清新.鳥聲好聽。

老師評語:下雨了.鳥會叫嗎?給我一個中低的分數。

我沒有找老師解釋.孩童總是我手寫我心.老師.是真的ㄟ...下雨天鳥會叫ㄟ。

琦君寫的下雨天真好.是指前半段對童年的回憶。

末段寫道她離鄉讀書.聽見校園雨中有人吹笛的聲音.引起她無限惆悵.

她想起家鄉的母親與姨母。

雨.成了她的鄉愁。

下雨天好嗎?

思索片刻.我不語。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53609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