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大學生青春記事。
2016/03/05 02:15:01瀏覽464|回應1|推薦37

3月3日(周四)昨天忘了帶手機到學校.這樣也好.

安靜了一天。

研究室在世用館2樓.聽起來很高.卻是屬於山坡凹處.陰涼。

見昨日陽光和煦.我決定去學校咖啡廳那裡看書。

怕學校有公事找我。於臉書上留言道:

今天我忘了帶手機.天氣很好.

我在學校萊爾富便利商店看書與備課.

順便看風景.

下午3點有課.

1點到3點以前都會在萊爾富.我把它當成萊因河畔.

人文中心助教今日人工加退選.不克留言.

有事可以留言給環設系可唐助教或去萊爾富找我.不好意思。

我將要上課的資料統統帶走.

三點一到直奔教室.不回研究室了。

真的比在研究室等學生來還要有效.

修課同學來買東西

順便meeeting.重點是講話圍著你坐著講到不會走。

我哀求地說:好啦.課業問完啦.感情的事.其他的八卦改天再聊。我要備課啦。

那門課我上了三年。還在備課。曾有人笑說.這太沒本事了。

終於學生走了.又來了兩位要簽名加退選單的。

快步去跑流程了.又來了一票女大生。說是來看看我.沒事的.

好啦.看完了快走啦.老師要備課啦。

臨走一句:美女再見。

我假裝生氣地說:我要告你毀謗。那群女孩哄笑著離開。

這荒唐事已成心照不宣的校(笑)話。

終於只剩我一人.吃著麵包.書旁是咖啡.我自己帶磁杯。

信步走到書城後方水池.碑上寫著朱熹的「天光雲影共徘徊」等詩句。

我一邊吃麵包. 一邊讀了一遍。

如果詩句不是楷書.而是行書.該多好.更顯動人。

褐色的蚵蚪約三天大小.數千隻.水光雲影之間蚵蚪是無數個天地的逗號。

我看著綠苔與水中莎草.覺得暢意與心靜。

沒有手機.沒有畫面.也沒有時間觀.只聞鐘聲響。

三點到了上課去。

晚上看見學校

極限直排輪社在臉書上po圖與文.招生。

我說要與他們一起練.他們都很歡迎。

(上二圖溜冰社提供)

我的小孩在國小階段學花式直排輪兩年.教練說:他已是九級生.

再上去要買選手專用直排輪(二萬元).以及選手培訓期了。

「媽媽妳希望ethan未來當溜冰選手嗎?他的腿長過身.當溜冰選手很適合。」


我猶豫了一陣子說:「孩子的父親說他將來會是畫家.不會是運動家。」

之後. 中斷學習.12歲時他花式溜冰的身影.我永遠記得。

自在地如冰上滾動的彈珠.倒退時自如的剪叉腳.帶給他很大的自信與快樂。

我讓他學習溜冰運動只是讓小學的他延緩近視而已。

後來他還加入華梵大學直排輪社團只當社員。

他還是以學生會的任務與活動為主。

為了陪他練習.我的直排輪一直都保存很好.

華梵學生邀我在社課一起練習。

我會去的。

高中時期經常在冰宮一邊摔一邊學會溜冰.至今還是會溜冰。

很希望自己每禮拜固定一次放學後在華梵操場上.

面對青山白雲與晚霞.找尋來回滑行的快樂。

樂以忘憂.忘歲月以及年華。

今天早上在網路上掛著尋古物。獲童年之記憶物。非金錢價值能衡量。
謝謝割愛。

同時又看見華梵大學建築系前主任蕭百興po中國作家為春天讀詩計畫一文.
很應景.詩與文都美。
一直很愛《詩經》.民間文學.庶民生活的縮影。
詩經寫的:「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以桃花之美意喻待嫁女子之心。

(上圖工設一學生作品)
轉貼於此.希望蕭前主任不會介意才是。

- 春天的诗人 -

作者:伊沙

每年春天

我都在花的现场问人

“这是什么花?”

“这是什么花?”

“这是什么花?”

 

然后

忘记

然后在下一年

接着问人

接着忘记

以至于很多年

 

我觉得

我比那些知晓

所有花儿名字的

植物学家们

更是春天的

亲人 

(出自 《滴水成冰》,重庆大学出版社)


- 过眼儿童采撷空 -


春意融融,山野人家的小孩子们,正三五结队,聚于山坡田埂之间,

携了筐子采撷野菜。

有两位儒生打扮的青年士子,借春色旖旎,出游览景,

正见着那一群农家菜蔬田圃之畔,为野菜而忙碌的稚子。

“兄台可知孩童所采何物?”青年半是闲淡地问道。

“贤弟不闻‘马兰’之名乎?

此春日美味,江南之人莫不嗜食。

”听了这答复,发问者竟一阵默然,

而后缓缓叹曰:“人人尽说江南好,‘马兰’野草,韧而寡味,岂堪为食?”

二人行至田边,只见小孩子筐中的野菜,

叶宽色美,娇嫩清鲜,含珠带露,惹人垂涎。

发问的青年大摇其头曰:“兄误矣!此物岂‘马兰’乎?

需知那‘马兰’叶狭如带,济济成丛,花未绽时,与燕麦略同。非此物也!”

——两士子正为野菜之名实争辩不已,

却听得身后中年男子之声道:

“君可是北地生人耶?”

发问者正是陆游。

身为江南人氏,陆游自然识得那野菜,又因着见多识广,方猜出了两位青年疑惑之所在。

“此物味美可啖,俗呼‘马兰头’,

春日采撷,至若初夏,茎长花绽,草之名确是‘马兰’。”

陆游言道,“君生北地,初至江南,自然不识此物。

北人所谓‘马兰’,别有一种,与此不同,即君言似燕麦者是也。”

南北两地,虽同有名为“马兰”的植物,但实不相同,故而彼此混淆。

陆游欣欣然将此事写入诗句,云:“离离幽草自成丛,过眼儿童采撷空。

不知马兰入晨俎,何似燕麦摇春风。”

内容摘选自《野草离离——角落中的绿色诗篇》


书中的古人事迹,或确有其实,或演绎神化,

章章段段都是记录于古代书籍上的片断。

经典的诗词佳句,或脍炙人口,或冷僻生涩,

但字字句句都洋溢着古人关乎植物的心绪。

当我们作为一个平凡人物度过人生时,

我们和花草树木之间偶然交汇时留下的点滴烙印,

就这样自然地散落在了字里行间。

作者:

王辰,笔名天冬,1981年生于北京,科普作家,自然摄影师。

北京师范大学植物分类学硕士,现从事科学传媒相关工作。

曾出版《华北野花》、《中国湿地植物图鉴》、《亲近野花野草》、

《聆听树木之语》等十余部图书,发表科普文章四百余篇。

游走于城镇与野地之间,接受荒郊野岭与繁华都市的双重磨砺。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48888354

 回應文章

wongh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3/05 10:30
有雲海,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