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童年畫畫往事2013.02.14.
2016/02/14 16:11:21瀏覽153|回應0|推薦17

早上去看了一個觀光產業,它是台灣市場變弱導致滯銷,

又遇上開放進口相關產品衝擊了國內市場,無力走出去,

之後,沒多久又遇上九二一地震,在文化觀光產業結盟的趨勢下,

有了近八年的榮景,然而各縣各地都趕上這波熱潮:重視當地特色的文化景點。

它的經營模式不變的情形下遊客量開始下滑,

開始仿傚其他地方設置統統都賣的行銷館,

表面上遊客不少,仔細看行銷的不是文化,而是刺激消費,

很像是休息站的特色。

這樣的行銷作法,模糊了主體,恐不長久,

而旁邊的衛星小店有能力獨生否?。


我很懷念單純產業時代的它,既靦腆又純樸。


舊筆電用不到二十次,老板說跑不動了該丟了。
捨不得,因為平均開機一次一千元。

新筆電一打開,很先進,

不習慣,因為連螢幕上的功能都找不到,
這應該是人面對新歡舊愛的過渡期。
過渡去哪裡呢?捨不得的要捨得,不習慣的要習慣。

記憶是根穿上線的針,

一朵尋常的野花讓我想起一段很普通的陳年對話,由那對話又想起年少學畫的片段畫面。
高中時,美術班在虎頭山公園寫生比賽,一伙在等公車時,同一畫室學畫的同學過來搭車,我很不會應酬,便先和他說再見,往中壢的車來了他擠不上去,我知道我的車還要等很久,急了,便急忙說我已經和你說過再見了,所以你一定要上車。他點頭稱哦,用力擠上車了,他是誰呢?是美術系的華俊老師,版畫界大老。

年少學畫的第二個片段畫面是國中時。美術老師一家人帶我們去新竹師專(現在竹師大)看學姐的畢業展,少出遠門,七八個國中生不會買票,眼看火車要開走了,師丈急了抱著三歲小孩,帶我們跳下月台爬上車箱。那是鄉下孩子少有的看展機會,印象很深,真的是拼命去看畫,學姐的畫畫技巧很好。回想起來鄉下的資源真的不多,窄化了孩子的視野。

年少學畫的第三個片段畫面是國小時,當國中老師的媽媽請他的同事啟蒙我的美術,三位美術老師先後都教過我,其中一位超會教的,他會稱讚我的用色棒極了,並且每走過來就說一次,因為他要我記住那色彩的溫度。他不說調和色,他用形容的,他說:這兩種顏色是好朋友,那些顏色和它不是同一國的人,所以不是好朋友。

年少學畫的第四個片段畫面是國中時,一樣是在虎頭山寫生繪畫比賽,有一批國中生繪景能力超好的,很羨慕他們,後來聽老師說他們是縣內比賽的常勝軍,後來他們都有很好的成就,傅清亮與張志聲和李燦輝等等都是老師們眼中的愛徒,因為有他們,才能激勵我們想要畫的更好,同儕之間的良性競爭力是很有用的。

那些記憶中的畫面都和大自然有關,國小至國中都在戶外一邊踏青一邊寫生,曾經凝視一片葉子與一片森林,
想說如何描繪它們的差別?如何補捉天空的變化雲彩?
這些片段的印象,記到現在。
我們沒有學校幫我們規劃的學習地圖,也沒有教課大綱,只有土法練鋼。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46806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