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遊子回家
2015/12/10 02:09:37瀏覽402|回應0|推薦44

去年畢業的女同學來我家看我.像個遠遊的遊子回家的感覺。

洗碗時.在我旁邊說要幫忙嗎?

陪我看網路訊息。

突然坐在地上.說出她難過的事。男友劈腿.分手.難過.療傷期。

聽起來似乎和很多人的經歷一樣。

也許是我勸說的太理性.

她反問我:妳以前沒失戀過嗎?你怎麼可以走過來那麼輕鬆?

我嚴肅地說:當然失戀過.失戀兩次吧.只是療傷期真的很難淡忘.要練習縮短時間.

由一年難過縮短8個月。

我就會知道自己成長了。

不過.那是很久以後才知道的。

你會講出來.還有人能分享.那是多好的事。

那時我都會寫日記發洩.寫到我文筆比以前流利。妳可以練習寫.同時轉移對失戀的注意力.

多交朋友.讓自己忙.忙到沒時間難過最好。

我忍不住膚淺地說:妳知道我為什麼會結婚嗎?因為我不想再失戀了。

很可笑吧。我們都笑了。

有本古典文學《Our Mutual Friend》是描述18世紀泰晤士河社會階級的故事。

裡面有許多精彩的配角。

獨腿老人如往常又去找撿骨師.問他最近有揀到骨節.是適合他的腿骨嗎?

撿骨者說:「人的骨頭看起來一樣.其實都不同。要找到適合你的.很難。」

隨之.他放了兩把骨頭讓他檢視。

獨腿者說:「我只是不喜歡自己東邊一個.西邊一個.我要一個完整的軀體。

讓自己看起來像紳士。

(多卑微的願望.只願自己看起來像紳士.而不在乎是不是真的)

撿骨者安慰他說:「您覺得我沒有煩惱嗎?

我38歲是單身漢.我愛那女人.也愛我的職業.

如果你把你的骨頭像打散的拼圖交給我.

我可以閉著眼說出每根人骨的名稱.同時拼出最完美的你。

我的戀人不喜歡我的藝術品.這藝術品恰是我此生的最愛。

目前的我.就像爬上一棵樹.看不到遠景一樣失落。

我說這段話是要安慰那個像我女兒的學生。

人在各階段有不同的煩惱。不用羨慕劈腿者現在的新歡。

也不必難過自己的處境。起碼是在戀愛前期知道真相。

對方是研究生.還沒畢業.也還沒當兵.新歡是在校生.

妳已入社會.對方應該有壓力.可想而知。

細想一些.妳自己會理解事情的。

今天去地址在平鎮.地界在楊梅的地方開公共藝術會議。聽起來是在故鄉。

還是迷路了.衛星導航是車子的裝飾品。

之後沿著省道回家看媽媽.

中壢←→到楊梅是我高中三年每天去畫室的公車路線。

街景變化大到我認不出來。

當時念竹女的妹妹說楊梅到新竹.她與同學在公車上閉著眼猜車站路段。

履試不爽。

街景變化太快。一點聯想的線索都沒了。

原來離開故鄉久了.就是異鄉人。鄉愁是上世紀的事了。

媽媽接到我的電話.到我過去30分鐘的時候.

就變出一袋的晚餐要我帶回台北。

母親的客家菜有鄉愁的味道。

學生來看我說心事.我看見當年大學失戀的自己。

母親當時勸我的話語。猶如昨日歷歷。

今日見母親.母親已白了頭。為誰白了頭?

日後再大的事.孩子.當人家女兒的.都要勇敢。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38276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