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京都有母親.有兒子還有我。
2019/02/09 22:07:23瀏覽281|回應0|推薦0

原本計畫一人過年時去探望留學的孩子。想到母親許多年沒出國了。

便一道邀請前往。年長的她會牽掛外孫及孩子的任何事。

這趟是母親的放心之旅。孩子被看之行。而我是被看也是被放心的對象。

是七天在旅館及旅途上體悟出的事。

與孩子約好去他學校門口等他下課。時間沒到我們便先參觀了學校。

還有半小時.母親便在校門口冬風中與我一同站著等。我被風吹得頭疼。

問母親那間展覽館寫著:暖氣中。我們為何不進去等?

她怕兒子看不到我們。也說裡面的椅子不知道可以坐嗎?

母親65歲退休那年隨當導遊的表哥一年出國10次。

太久沒出國加上體力下滑.人也變得畏縮與畏懼。

天天把房內的垃圾清妥.拿到房門給清潔員.說我們房間不必打掃。因為她怕掉物件。

我們除了見下課的兒子三日以外.去頭去尾要搭機.能去參觀的景點不多。

祇園是公車站下車便可到。母親也走了南角。

遇見京都藝術學校畢業的草間彌生個展於昔日藝妓表演館內。

母親與我吃了草間彌生的主題(南瓜菓子)料理。望著前方日式庭園的一角角陽光。

遊客如織。冬花綻放。母親直說日本米好吃顆粒分明有嚼勁。

我自草間彌生處探尋她原作的奧秘處。她的技巧生澀不迷人.但是.畫內有思考。

有思考是說圍繞著她所欠缺的關愛與鎮日思想的核心打轉。她的作品深.筆觸並不迷人。

我的意思是她不代表傳統日式的侘寂禪意。而是代表著自己。獨一無二的自己。

媽興奮地說她自草間的年表發現她們同年出生。

因為母親老是注意誰活的好不好?又活了多久?我總告訴她不要在乎外界的眼光.

如果我活到母親的年齡.我會很高興地一人去旅行。

因為終於責任都放下.終於可以為自己而活。

母親只要是在旅館不是與我聊天聊地.便是打掃房間.或是叮嚀我及照顧我穿衣.蓋被。

從頭髮到襪子都可以一一指出我要做的更好。她說時我看著有霧氣的窗

窗外的對面樓台停著一隻鴿子。娉婷地跳躍.並整理自己的羽毛。

我只是看著看著.沒有按下快門。

有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一個青春期不自信樣樣都不如妹妹的少女.

只有畫畫好。一旦畫不好.會患得患失的少年。

還好我的年齡已過百。如果我是30歲很可能在母親的叮囑下會不夠堅強。

很意外的我沒有不耐煩.也沒有回嘴。只是淡然地說:「好。您說的我都會盡量改進。」

我知道母親是為我好。也知道有些事不是她想的那麼一回事。我還是都說好。

我亦明白是母親省吃儉用讓我學畫認識了美。

我不能因為有了知識的深度或廣度.便輕視母親不及之處。

回來後.我與認識我10年的華梵畢業生講。

「你知道嗎我竟然在旅遊的路上。

祇園裡一個真正的藝妓都沒看著。便回旅館。」

「我陪母親去伊勢丹百貨想要購物。母親不滿意物樣.便說要回旅館.我沒有拒絕。

我看著我每去日本必去的藍帶店就這麼經過它的面前.沒有逗留。」

深了解我.陪同我去日本自由行數次的學生聽到這裡.手機裡笑翻了。

他知道我的犧牲真的很大。探親真的是探親。母親腿力到哪就到哪。

我沒有一絲的不悅與硬要前往的景點。

只有我在買三本書時.她用客語碎唸:「死沒命哩。要怎樣抬回台灣?」

我在買京都當地的黑和生產全開手工紙時.她還是「死沒命哩」。她不知宣紙可以捲。

我只有說日本自由行時.學生與我是如何合作抬回25本書。

我只有說如果台灣有這些書與紙.我不必買嚕。

回程時.母親與我說她發現她年紀不適合出國了。她不會使用機艙的洗手台。

我鼓勵她說:「您很棒了。我都不太敢使用飛機上的廁所。所以盡量不去。

因為那廁所的折門似乎很複雜會被反鎖。

還有按馬桶真空抽出的聲音好像會把人吸出機艙外。上廁所好像在輪迴。」

我不知有沒有安慰到母親。但我知道兒子獨立很多。

三月中旬新一批留學生要來。他們舊生要搬走。學校給搬家的時間點有三個。

無論選哪個時間點。都會要找其他資深留學生的房間寄住到月底。

再搬入四月的新家。而3月18日又是一位留學生要畢業想賣房內全部二手傢俱給兒子。

兒子同意了。他一一說他三月份的計畫與緣由時。我靜靜地聽著。

回想起我20歲離開母親去台北唸大學.是人格獨立的開始.

而孩子離開我.離開台灣是好的成長。有距離.對媽寶與寶媽都好。

有一天我到了母親這年齡時。我應該如何面對這速變的時代。我想.從容些是必要的。

而母親一生煮三餐。日本的水可生飲.她還是一壺壺自己煮。

她的勤勞讓櫃台來電說:房間一定要給清潔員整理。

我體會到她習慣童養媳身份的外婆教養。人要主動勤奮.要節省。

她也習慣祖母這位婆婆的嚴格與碎念。她也習慣父親沙文主義的不做家事。

家事統統自己扛。

而父親.外婆走了快10年。祖母走了35年。母親仍活在她們的枷鎖裡。

無形地框住自己。

出發前.我與孩子的祖父電話中聊了一會。

說道。「如果婆婆身體好些.我可以陪您們去日本看孫子。」

也和婆婆說:很抱歉.過去我照顧不到她太多。如今她身體不好.我仍有歉意。

這年齡很明白花開花落亦有時。純屬自然。

如我只活到60歲我亦欣喜。因為孩子的女友很客家。兒子形容的。

他的女友自己選的。是日本女子年長他一歲。容貌佳.懂得照顧人。

在日本念大學時便能自己賺錢繳學費.獨立至今在台灣教日語。

這樣的孩子很懂事.也會影響我的孩子更獨立。四月她便回日本與兒子相聚。

這一趟旅程.讓我明白人來世一遭就是一趟旅程。凡事有定數。

有機會便去把握。求不來的.便不是你的。此生是你的.只屬此生有。

來生.誰都不會再相見。

7日行.去的景點少之又少。

心中卻是不斷地與親人相融.和解與釋懷。

回來兩天了。才拾筆寫下一些心情。

回來當晚畫畫至今未歇。

明白一生所愛。如此簡單.滿足與感動。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124637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