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年初心始現:睡前記憶。
2019/01/26 05:28:27瀏覽244|回應0|推薦0
很難形容蒲公英與車前草枯萎的美感。生命盡頭猶有葉脈支撐著垂落的傘葉。輸送著瓶中水。它唯一的養份與希望。明日醒來又是一番風情。
忍著垂睡的眼細細描繪葉的生命。不知覺又累積一批新作.蛻變於以往風格。有更大耐心與思考的空間。下筆更細膩。枝葉畫時會用手指翻轉著葉的立體。不是單一視覺而是格物之道。不知會往哪走?
總歸是好的。會是學長連建興說的學院派出來的吧。
習慣珍惜當下美。連帶壓縮了寫稿時間。忠孝不能兩全。
睡前記憶很多。我總晚睡。在瓦房通舖上黑暗的棉被裡想像成一個山洞.一個失去團隊的士兵獨自來山洞探險.他跳下我的胳肢,然後找尋同類人。
除了黑暗他一無所得。於是我的棉被(山洞)可以生火取暖。他在想這山洞可以如何利用?想著想著我便睡覺了。那該是小五年齡。
之後一次黃色燈泡於我頭頂亮著。我在想眼皮與睡著的關係。如果我可以睜眼到天亮我便證明睡覺與眼皮是兩回事。於是我看著瓦房微亮的黃燈泡。警醒著叮嚀自己要撐到天亮。撐著撐著。
天亮了。眼皮一睜.開心了。逢人便說我一夜睜眼睡。鄉下小孩半信半疑。很多年後才知道睜眼不過是瞬間。可能先於腦內感知的傳達系統。
再之後.考大學.搬入獨棟別庄。我一人獨間。因為房內堆石膏像與畫架。兩個妹妹專攻學科住一間。我們常半夜沒睡.對門看著。
妹妹在念書.我在畫畫。不然便是念書。昏黃的書桌燈映照出房內石膏像幢幢。我一邊念書一邊用燈具烤襪子.明天上學要穿。後來妹妹都學我。媽媽看了沒說甚麼。
楊梅的冬風刺骨.我記得睡前風穿過樹林的呼嘯聲。父親為我一扇窗外種上聖誕紅。等到它長到我的房間二樓高時。美景當前。我已去台北念大學。
相機可以凍住許多值得記憶的一刻。卻不能記錄所有的時光。大學怕鬼與室友一起住。直到生了孩子為孩子眼睛成長的因素關燈睡。如今房內的天花板仍閃著五歲的吸光星芒。過陣子全黑時。咀嚼著時間的纖維。它是失去水份的枯葉。依稀能嘗出曾有的草香。而人已過中年。晚安了。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124356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