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解嚴前高中美術教育札記(四)完結。主標:青春是首不老的歌
2018/11/27 22:39:43瀏覽281|回應0|推薦0

1985.03.14.

早上升旗時校長要我們仰望天空。問我們看見了甚麼?

我看見了一片晴空的藍。而後二三節課開始變天了。急雨紛紛豆大般地

操場仍有嘶喊聲人影點點。數學老師在黑板前面筆劃著.邊念咒催眠。

我們紛紛朝窗外看去細雨紛紛中出現彩虹。老師拚命地說個沒完.我們哄笑開了。

於是他說放我們半分鐘欣賞彩虹。並且要講心得。

我們異口同聲說很漂亮。因為很久沒看見彩虹。

上文是摘錄自我的日記片段。高中三年的日記最短的記錄是天天寫.最長的記錄14天沒寫。

這是中年之後某日午後大約重新讀日記的量化數據。隱約看見一個有恆的自己。

一生當中只有國中到高中六年寫日記。日記是秘密,它藏在家中牆上油畫框後方。

不便父母及妹妹們閱讀。每個人都應該有屬於自我對話的空間。

關於中規中矩有氣質的國文導師批改我們的週記.

我老是在生活檢討那一欄寫:「無事」。被她當著全班碎念過,後來我改寫成:「充實」。

還是被念。對於一個導師用女規權威來看我們,我們常用簡單簡話回之。

卻在日記反省道「寫下充實二字時.有種無由的說不出的感覺。油然生起一股滿滿之感。

而導師認為週記過簡是我懶.我想換任何人都會說我懶。

卻在傳給同學的紙條中樂此不疲相互鼓勵的話語。

關於聯考給的壓力,日記裡我寫得很多很扭曲的心態。

始終認為高度壓力下產生的爆發力是不正常的。例如:

1985.01.30「我要好好檢討自己.這次學生美展的問題。我想了一個早上是功力問題還是體裁

不對。不敢問老戴...」02.19.「第三次在畫室用水彩畫楊桃.始終畫不好...我是不是大學聯考

完蛋了?天份不見了。」「老戴一句這次畫的好.我開心到以為會考上大學.....前幾天桑桑正值低

潮期.說她似乎只剩下畫畫.其他的事都在打擊她。我們都很了解那種感覺。

顧好學科之後顧不了術科。顧了術科而學科就不理想。

桑桑因為模擬考失利竟想離家出走,後來我在楊梅大成路的車站目送她上車回家

那天的黃昏我們一起握著手等公車。統統寫在日記裡。

不要笑國小女生們一起進同間廁所很好笑。也不要笑高中女生為了瀏海幾根和教官計較。

瘂弦的必要說在此很適用。生命浪費之必要、青春無敵之必要、思無邪之必要。

小蝦是我高中最好的同學,英文小老師。我的日記裡夾滿她寫給我的紙條。

大都是勵志我的話,還有苛責的話。是她教會我第一首英文歌First of May

她說:妳剛剛與小玫玩在一起,我在遠方看妳。

突然覺得妳很陌生。聯考剩幾天了?!貓咪。」「自修課小蝦把我叫到她桌前一起背英文單字。

一個個單字地考我。她老是像我姐一樣。而我明明是老大。

之後她起立對全班說老師要我考大家單字。剛剛背的.統統考出來。我寫答案時,

看了一眼講台上的小蝦,她故作不知地望向同學。小蝦小蝦啊.天若有情天亦老。

這句話我只送給你。」

闔起日記,中年的臉微泛淚光。我常說人一生中會有最好的朋友

我是在高中時期。遇見最好的老師與同學們。

有陪妳浪費時光玩耍的同學、有警醒妳要珍惜光陰的同學、要像數學老師一樣理性與感性。

我們的國文老師就是缺乏一些彈性,以致於我們與她有距離。無論看得見與看不見。

我們的戴武光老師罵我們不假顏色,模擬考考不好還是一一主動報分數站著讓他罵。

我也是在高中加入文鋒社團,那位國文老師講了一篇短文是關於初冬送別朋友於月台的內容。

初看很普通,像是國文課本之文章,他一句句解析說道是甚麼樣的情感會讓一個人

拉裹你的大衣讓你覺得溫暖些。文中沒有說他們是好友,而肢體動作已表明。

後來喜歡鄭愁予的詩,那時的李泰祥唱鄭愁予的詩,歌聲如迴音之美妙,

連帶也喜歡閱讀現代文學。

我記得一晚深夜我們三姐妹讀書讀累了。三人擠在廚房自己下麵吃宵夜,

我說道妹妹我剛學會李泰祥的歌我唱給妳們聽。

我那殺雞高亢的聲音,大妹立馬斥喝不要吵醒爸媽。

高中是我由漫畫進階到文學的進修站。

大量課外閱讀與培養自己的興趣對一個高中生來說是很必要的。無論哪一個世代。

然,高中生最不缺的便是夢想與憂愁。

我以小蝦當年抄給我的詩句作結。

誰不曾擁有過?誰不曾有過霓虹般的青春歡笑。

誰的心口上沒有留下創傷。

是風帶來憂傷,是雨催人成長。

如果你能看淡這一切,就能脫蛹如彩蝶般的美麗。

啊!

成長,總是不易。   給18歲楊梅高中75級3年八班的我們。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120513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