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解嚴前高中美術教育札記(二)主標:青春是首不老的歌
2018/11/25 03:26:50瀏覽242|回應0|推薦0
夕陽度西嶺,群壑忽已暝。
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
截錄孟浩然的詩,說明此刻中年以後的心情。

定義一事有很多種看法,為求謹慎,中年的廣度以25歲到60歲都算範疇。

也有人以50歲以前定之。

無論如何.戴武光老師影響我一生深遠。


國小到國中的美術老師總共三位.。他們都是母親的同仁。

跟畫學習的時間比較長的是劉福應與葉蘭君老師。

蘭君老師原名蘭妹,客家人。我們是國中美術社團。利用每日午休時間在校園寫生。

這是美術社的特權。也等於是犧牲午睡時間。
 
假日常與葉老師去楊梅定點寫生.或是比賽或是去看展覽.

我們甚至陪學姐考試在新竹師範。明白將來要走的志向與術科考試方式。

回想起來他們是很有熱忱的老師。才會午休與假日與我們一起畫畫。

當我配色很好的時候,老師會說「這顏色和它是好朋友.其他的就不是嚕。知道嗎!」

他用譬喻法贊美你,希望你記得用色的技巧。我們是地方鄉鎮的師資與孩子。

還沒有機會看過城市的一天。

等我國三時,一天葉老師慎重其事地與我說。

妳進入楊梅高中後要拜戴武光門下.要記得跪下嗑頭。當時有人考上桃園第一志願--武陵高
中,自願到第四志願的楊梅高中就讀,就是因為戴武光老師之故。

我永遠忘不了高一第一節美術課的戴老師。一身大格子襯衫配上小格子領帶。

雖年少還知道這樣配法很大膽。

第一次靜物素描寫生.我得95分.上面扣20分寫著「遲交」二字。

我是貼在校園公告欄所有佳作裡唯一一張素描不是90分的。

高中加入美術班的練習是不夠的。

必須課後再學畫.按術科考試:碳筆素描石膏像、水彩靜物及國畫山水或花鳥或人物(三選一)

及書法。比重是40/25/25/10。因此.除了書法.我們都繳了學費。

我在三個畫室學畫:戴武光教我花鳥畫.

武陵高中美術教師沈秀成及杭州藝專畢業開畫室的葉大東老師教我畫素描與水彩。

父親薪水當時四-五萬.他還是12職等的市府秘。

父親只交15000元當家用。母親國中教師薪資要養三代家庭.人口共6人。

由於每月學費達一萬五千元。我常望著廚房的母親忙碌的背影,

講不出口交學費時間到了。

我們那群學畫的高中生最常說忘記帶。

那種家境艱澀的青春歲月.讓我早熟。

我們學校位於台地上。要搭校車爬上好漢坡與市區距離約兩公里。

楊梅火車站是校車終站。我沿著楊梅老街街廊一層層往上走

走到楊梅國小附近畫室與戴武光老師學國畫。

我們五人都喜歡搭戴老師的便車.老師的座位只有四人。

有一次我們五人違規擠上車,戴老師感覺很侷促笑說後視鏡的大頭是誰?

日後他偶爾喊我大頭,是戲謔的成份。
之後我自動退出五人小組,與好友一同等校車再慢慢獨自沿著老街走去畫室。
戴武光老師偶爾慢到.反而我用走的先到了畫室門口。
滿車同學喊我名字,下車後說老師在車上說我是很有趣的人,自己走也好玩。
我想老師知道我的用意。位置不足時,走走路沒甚麼,
老師的車只能坐一時。
楊梅高中的制服我一直很喜歡。我們是藍衣、黑百褶裙。冬季要穿西裝及打領帶。
定期每週某日穿黃土色的軍訓服,男生戴大盤帽.女生戴船形帽(需要髮夾固定住)。
還有梅高圖騰的專屬腰帶、著白襪黑鞋。
五十以後的我藉由泛黃起毛的記憶一角,妄想鋪設年少視覺記憶的地圖。
梅高紅土操場上照例捲起狂風沙,全校學生緩慢地隨著軍樂前進就定點
我們集合要升旗。
一時之間遠方的我看不清同班同學的臉。
那時我正值勤當糾察隊.站司令台兩側位置.替全校站姿與秩序評分。
全校學生如蟻雄兵叢聚。軍訓服襯著紅土操場的顏色是溫暖的秋色。
意味著forever  anything.I remenber.

(待續)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119251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