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Q呼叫阿宅,送豬血糕到釣魚台
2010/09/29 17:36:12瀏覽936|回應0|推薦2

────────UDN部落格, 2010/09/29, 036────────

有一個老頭子很有名,從家鄉紅到海外,沒人知道他多大年紀了,因為他的樣子一直沒變,到底幾歲了也就不重要。

這個人的身世很可憐。小時候家裡很窮不說,也不知招誰惹誰了,還常被欺負,有沒出門都一樣。就算待在家裡做小工,乖乖掙錢過日子,也會有人不請自來,破門而入把他揍一頓,然後搬走比較值錢的東西。

其實他家的門窗都有裝鎖,但是沒用,那些破銅爛鐵都只是擺好看,人家拿拳頭隨便敲一下,裝飾品就掛了,門窗就開了,他就又要倒大楣了。

他一氣不過,也會頂嘴還手,跟人家扭打起來,卻怎麼打怎麼輸,輸到後來不僅鼻青臉腫,竟然連家裡的門窗都被拆光了。他只好趕快逃命,乾脆離家出走,到外面去流浪。

也不知走了多久,還是一路挨打,被不同的人輪流修理。不過說也奇怪,他的命似乎特別大,無論人家怎麼打,都打不死他。而同情他的人也愈來愈多,大家都徒步走,跟在他的屁股後面,默默追隨他,只要有不識相的人敢對他不利,大家就會圍上去,一起保護他。

雖然有很多人因此翹辮子,但支持他的人實在太多了,怎麼死也死不完,他的聲勢也就愈來愈可觀。他開始想家了,他知道回家的時候到了,自己早該回老家看一看了。

可是他的家實在太大了,好像怎麼轉都是在自己的家裡兜圈子,不曉得什麼時候纔能安抵家門,沿途也依舊有人看他不順眼,會動手教訓他。幸好人多勢眾的他,非但再也不怕挨打,還反過頭去把對方打得哇哇叫,夾著尾巴逃之夭夭。

他贏了。出乎預料變成英雄的他,終於在繞了一大圈後,好不容易以勝利者之姿回到家,過火爐吃麵線去霉運。

這時候的他,早已看透人情冷暖,對炎涼世態有了個底,也下定決心,不再和別人打交道。

他把大門關起來,從裡面用最粗的鐵鍊加以反鎖,開始重建家園。還在庭院深深的周遭築起鐵絲網,並編派很多人力扎根戍守,還差遣大批壯丁輪班巡邏,就是不准任何閒雜人等,無分日夜,在沒徵得他的號令或允許下,偷偷摸摸擅自隨意進出。

有人笑說,那叫鐵幕。他才不管,都當沒聽見,這是他的家,干別人什麼事?他愛怎樣就怎樣,誰也管不著,幹嘛理他們。

有時候會有一些金髮碧眼的傳教士很白目,硬要來推銷他們自己用得爽歪歪的洋貨,他一耳聞那兩個什麼主的字就抓狂,常忍不住破口大罵:你們有完沒完?老子受老外的氣還不夠多嗎?

然後大手一揮,吼聲「來人啊」,即叫人把他們轟出去。

又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天家裡突然鬧哄哄亂成一團,他二話不說,馬上祭出最嚴厲的家法,處份帶頭滋事的闖禍者,卻不小心出了人命,他為此招來很多誤解,消沈了好一陣子,誰都懶得見。

直到又有一天,門房通知說,有一堆訪客自稱是他的遠親,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要來這裡探望失散多年的家人,他才猛然想起,還有一筆陳年爛賬尚未了結,整個人的精神又抖擻起來。

他立刻吩咐伙房,備妥筵席,宣來客進宮,打算好好款待他們,跟遠道而來的故舊閒話家常一番。沒想到這些人一見到他,除為自己年輕時曾冒犯他賠不是外,還作勢欲下跪,給他磕三個響頭,恪盡朝拜者理應表達之禮數。

他雖自恃自己是長者,但來者畢竟是客,怎能為難人家,便在他們雙膝落地前,及時伸手扶住他們的身子。這個溫馨的小動作當真無聲勝有聲,登時一笑泯恩愁,化解兩造多年的心結,雙方把酒言歡後,暢快敘舊自不在話下。

後來他還大方收容有意在此長住的歸順者,這批穿金戴銀的貴客,也沒讓他失望,一落地生根即忙不迭地幹起活來,幫他賺了不少洋元寶。一輩子從沒見過那麼多錢的他,禁不起這樣的誘惑,眼看壁爐櫥櫃倉庫裡的鈔票愈來愈多,淹滿一屋子,都快沒地方塞了,他也愈來愈心動,開始歪著腦袋認真思考:做生意是否比鎮日喊打喊衝,殺聲震天的革命放火還刺激,也更有價值?    

他愈想愈頭痛,不覺惱恨起自己來了:怎活了那麼久,從不曾瞭解自個兒的存在意義?再這樣糊裡糊塗混下去,難保不會出事,不妨因勢利導,玩點小花樣,慢慢尋求改變吧。

只這麼一沈思,大門崗哨已來來回回奔馳不下數十次,直嚷著:外頭排隊的人潮愈聚愈多,人人都想來咱這兒討生活,大家擠來擠去,全不守秩序,場面都快失控了,怎辦?該不該給進呢?

他趕緊湊上前去瞧個究竟。但見大宅院外,黑壓壓的一片,什麼種族和膚色的不得其門而入者都有,連隔鄰的死宿敵,當年把他打得最慘的那傢伙也在敲門,妄圖溜進來分杯羹。

目睹此情此景的他,一股莫名所以的尊榮感,驀地即流遍全身。與此同時,昔日那種仇人相見份外眼紅,彼此誓不兩立不共戴天的怨念,彷彿也在短短的一瞬間,被油然而生的另股更複雜思緒給取代掉了。

他急著想知道這樣子的轉折是怎麼一回事,又要如何形容是好,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總之,那種快感絕非婦人之仁的悲天憫人惻隱之心,反倒比較像是,血刃世仇痛快報復後,雙手亦無可免地,也沾滿血腥的驚悚心境。

儘管如此,那一剎那的他,卻仍故作若無其事狀,僅輕聲交代了一句:先開道小縫,放幾個人進來吧。

他內心當然明白,還有那麼多人要趕來這裡淘金,他拚經濟救民生的野心和貪慾一起,與外界老死不相往來的底線即破局,也會愈來愈模糊,原則一軟掉大半截,就再也無法回頭,鐵定要走上一條不歸路了。

他也深知,真正的關鍵並非門本身,而是門縫的大小。只要門縫一開,有外人鑽進來,那條縫隙就會被愈撐愈開,門也就會愈開愈大,緊接著,錢就會愈賺愈多,而愈有錢的人,講話也就可以愈大聲,大家都要聽他的話,挨他的訓。

這一切正向循環所創造出來的願景是如此美好,只有傻子才會放棄。他不僅不笨,還幫所有在這兒打拚的人都弄到好處,大家都該感激他。不懂知恩圖報的悖德者,就不配當一個人,何止要接受他的譴責?直接攆出這塊人間樂園都不算過份。

這是他最堅信的道德理念,他也兀自認定,他以東道主大家長的身份,為大家所規範的道德信條,就是既神聖又無價,任誰都要百分之百絕對尊重,不許顯露些微忤逆或褻瀆之意,否則就走著瞧。

也不知經歷了多久的繁榮歲月,他與外界的互動,都在非常和諧的狀況下進行,幾已直逼水乳交融暢通無阻的地步。久了,大家也全都忘了他曾頒布的訓令究竟在講啥米碗糕,連他本人也因早已陷入暈陶陶的酣眠狀態,而不再把那套遊戲精神當做一回事。     

直到有一天,一則外電新聞揭發那個惡鄰的醜陋嘴臉,才讓他整個人又恢復神智。也多虧彼刻的他,早就透過網路結交到不少天涯若比鄰的知己好友,令他相當篤定,一點也不驚慌,毫不擔心最新版的超時空人肉串連運動,依舊無能幫他解決最棘手的難題,擺平最難纏的死敵。

於是乎,他便心平氣和地發出一封電子郵件給一位遠方的朋友,其內容如下:

台宅,你好。

從新聞報導中得知,你們的豬仔遭人家侮辱,內心跟你一樣,感到十分憤怒,幸好這只是一件小事,也別太過牽掛。還有另一條更大的代誌,關係到你我兩人的權益,須要咱聯手合作,才有可能討回公道。就麻煩你代勞一下,先解決咱倆共同的問題,把老三除掉以後,我再來想個法子,把最大那一隻有眼無豬的死沙豬也收拾乾淨,替你這個麻吉討個顏面回來,你看這個主意好不好?行得通的話,就快點動手吧,事成之後必有重賞,一言為定絕不黃牛。

事情是這樣子。咱有塊祖產被一個流氓給霸佔了,咱怎嚥得下這口晦氣?那個地方離你那兒很近,你去比我大老遠專程跑一趟方便多了,能不能拜託你抽個空,領一批宅族帶一桶豬血到那裡給它噴個漆粉刷一下,代為宣示一下,那個地方是咱老祖宗留給咱倆的家產,豈容外人在那撒野?

這麼一來不就合了你們台宅最愛講的那句歇後語之原意:一兼二顧,摸蛤仔兼洗褲,同時兼顧誓死維護豬土兩者之尊嚴此二民族千秋大義?哈!夠不夠絕妙!

他輕按了一下滑鼠送出訊息,一場史上最無厘頭的網路動員戰,即就此無聲無息開展了……………………(未完,待續)

前集提要:

死豬不怕口水戰,美國不再有主權

https://blog.udn.com/toponepen/4450262

其他最新作品:

邊角藍評, 1》李祖杰:秋菊遭水扁,順嫂仍騙不了扁(20100929-1)

https://blog.udn.com/unhittables/4454416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ponepen&aid=4455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