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肝苦人雪山攻頂記
2012/09/02 04:28:05瀏覽1442|回應3|推薦59

今天凌晨又重新看了這部勵志人心的報導
原來八月中旬第一次播出就被感動要貼了
也不知道是什麼事一擔擱就給忘了
所以小學老師就有教過「今日事,今日畢!」是有道理的

這位原來開不小的婚紗公司 自己也是攝影師的65歲孫道傑先生
得了二種癌~鼻、肝都是癌 開了十幾次刀 肝也換了
還能攻上台灣第二高峰~玉山
將這感人真實故事的文字和影片都分享給大家
文字看得很累的話 建議看影片也可以看到玉山之美
及一群換肝人攻上玉山的過程報導

此文先發佈在臉書…因為它較容易上手
傳照片一次四、五百張照片也無限制
也把今天參加三場音樂會的照片從這兒連結至臉書
20120901千弦音樂教室第八屆學生成果發表會是場令人感動的音樂會
一些腳都接不到地面上還在幼稚園的小娃兒彈鋼琴的純熟讓我驚喜
『請按這裡連結臉書的相本』
而音樂會裡一位內湖國小二年級劉馥榕小提琴演奏的最珍貴的角落非常好聽
也分享給大家 並誠摯的祝福期上還在與癌症奮鬥的同學們能戰勝病魔
因為在最珍貴的角落都有好多同學為您祝禱和祈福



所有登雪山的人都一樣,從登山口的這個服務站出發,懷抱著期待又緊張的心情,迎接接下來幾十個鐘頭未知的挑戰。肝病防治基金會病友:「預備,1、2、3,3分鐘免肝苦。」

不過這個團的挑戰更大了,肝病防治基金會要帶領病友,攻下海拔3800多公尺的台灣第二高峰,計畫本身就是冒險中的冒險。登山簡報:「保護山林原來的樣貌,發揮公德心。」

65歲的孫道傑很謹慎地聽著簡報說明,他在3年前動完換肝手術,和另1位換肝者以及3位肝病病友,是這趟雪山挑戰行的主角。雪霸國家公園志工:「爬山有一句術語,像我們經常爬山的都知道,慢就是快,我不要做大休息,我慢慢走慢慢走,比你們那衝很快的反而會更早到。」

病友:「1、2、3、4、5、6、7、8。」

其實不是只有病友心情忐忑,包括隨行的醫護人員和基金會志工,大多數也是第一次登雪山。總嚮導小黑:「好了,我們要出發了。」

專業高山嚮導的帶領下,從登山口大水池出發,往今晚要下榻的七卡山莊,這是一段2公里左右的山路。記者:「之前有爬過高山嗎?」孫道傑:「沒有,普通的山,百岳沒有爬過,沒有爬過。」記者:「第一次爬百岳。」孫道傑:「對。」

行前孫道傑曾經在一次自行車訓練中,出現胸悶症狀,特地到醫院做過仔細的斷層掃描檢查,確定沒事才敢上山,畢竟他罹患過鼻咽癌和肝癌,開過10幾次刀,身上還移植了一顆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新肝臟。小黑:「小心喔,腳要抬高一點,不要摔跤了,好。」

記者:「孫大哥,你這是專業攝影背包?」孫道傑:「對。」記者:「裡面是相機?」孫道傑:「相機在身上,我原來是揹相機用的,我的職業是攝影師,現在退休了。」

曾經開婚紗攝影公司,孫道傑在40多歲,生意正好的時候,面臨大哥肝癌過世的悲痛,也在那時他清楚原來自己和哥哥一樣,是因為母子垂直感染而成為B肝帶原者,也就是說他也是肝癌的高危險群,於是當下他決定提早退休、投身公益,甚至做好迎戰肝癌的準備,哪裡知道幾年後他第一個迎接到的挑戰,不是肝癌,而是自己毫無準備的鼻咽癌。

惶恐、錯愕和艱苦的療程中,他好不容易戰勝了鼻咽癌,卻接著又發現肝癌還是找上門,他總笑著說自己不是開雙B名車,而是過著雙C人生,2個Cancer。孫道傑:「休息一下。」

人家說雪山的第一段路才只算牛刀小試,但連續爬坡,業餘者很難吃得消,這一行人是在下午4點半上路,趕在天黑之前到達七卡山莊。病友:「1個小時又20分。」小黑:「快的,你們算快的。」病友:「真的啊,真的,謝謝謝謝。」

孫道傑:「應該第2批來會睡上面。」記者:「大哥現在還好吧?」孫道傑:「還好。」記者:「身體狀況會累嗎?」孫道傑:「不會,不會。」記者:「所以今天還算小Case?」孫道傑:「這個太小了,太小case了。」記者:「你還好嗎?」孫道傑:「明天看看怎樣。」基金會志工:「孫大哥還沒量,來。」孫道傑:「我們都還沒量,量一下。」基金會志工:「孫大哥是91、89。」孫道傑:「健康嗎?」基金會志工:「健康。」

七卡山莊的通舖住第一晚,明天5點鐘起床,目標是雪山東峰,再趕往另一個三六九山莊住宿,後天直接攻頂主峰,雪山行的第2天,有5公里山路要爬,是整段路程中最艱困,也最迷人的挑戰。孫道傑:「出發囉。」

護士:「Bokey一天只有吃一次嗎?」孫道傑:「吃一次。」護士:「飯後吃是不是?」孫道傑:「我要跟它間隔半個小時以後再吃。」護士:「OK,我再提醒你過半小時,好,我再提醒你。」孫道傑:「走吧,我們一定可以趕上他們,走吧。」護士:「沒關係,我們不急慢慢走。」

護士負責隨行,注意孫道傑的身體狀況,在罹患肝癌後,他經歷過右肝切除、左肝栓塞和電療等各種手術,直到3年前,肝臟配對移植成功,之後的每一天早上,他都得固定服用抗排斥藥,登山中當然不例外。孫道傑:「小高,你那次有沒有去。」小高:「去哪裡?」孫道傑:「士林溫泉。」

相對於多數人默默走著,調節呼吸和體力,老實說爬山的過程,孫大哥不太像個病人,他愛聊天、愛拍照,比較像不服輸的熱情登山客。記者:「孫大哥,你還好嗎?」小高:「他一直講話,說他要去哪裡玩。」孫道傑:「很好啦。」記者:「你還好嗎?」孫道傑:「很好。」小高:「孫大哥專心享受這一次的旅行,如果不講話,就要注意他一下。」記者:「為什麼?」小高:「是不是很寂寞。」

山路之所以吸引人,或許也因為它像極了人生路,不咬著牙向前走,不會看到壯闊的美景,而過程中,或許一直會閃過懷疑、放棄的念頭,但當一步一步撐下去,回頭看,盡是滿足的成就感。孫道傑:「有很多人都說這個得了肝癌之後,可能身體會變得很差,我每次都嘗試一下,一些極限的這個運動,看看突破自己的極限,看看身體,到底有沒有比較差,事實證明,這個肝癌的人只要你治療完畢之後,治療痊癒之後,其實身體是跟肝癌之前是沒有多大的差別。」

突破自己身體的極限,需要極大的毅力與耐力,就像任何人走這段「之」字路,連續500公尺,一路攀升,舉步維艱的痛苦中,好不容易到達哭坡前的瞭望台,卻又看到這段更驚人陡峭的哭坡,根據山友們的描述,這時心中不禁會升起一股想哭的衝動,卻又欲哭無淚,這是這裡叫哭坡的原因,也是哭坡,不哭。

這塊告示牌的由來,來到這裡已經沒有退路,只有不哭,咬著牙繼續爬,就像當初孫道傑面對鼻咽癌,治療過程中,忍受沒有唾液、牙齦潰爛的煎熬,好不容易熬過了療程,第2年卻發現罹患肝癌,就如同看見哭坡,他不哭、不哀怨,正面迎戰,繼續治療、繼續超越。

孫道傑:「我有個朋友跟我講,他說你為什麼每次治療,為什麼每次都失敗,一直治療,我說沒有啊,我說我每次都成功啊,他說你成功,幹嘛你要一直繼續治療?我說我要失敗的話,一次就從地下室抬出去了,他後來聽了也有道理。」

態度決定了他走這段辛苦路的心情,路不好走還是要走,付出代價,才能有不一樣的視野,有人說如果哭坡會讓人想哭出來,那麼雪山還有些路段會讓人想死,但是忍過去,便能進入不一樣的境界。病友:「來,看這裡,1、2、3笑一個,耶。」

肝病基金會執行長粘曉菁:「帶著我們肝病的病友來攻雪山,告訴全世界的是說我們台灣對於肝病的照顧,是這麼地卓越。」

這段路,基金會的壓力也很大,行前先做嚴格的體能評估,找齊醫療團隊,這不是像救國團活動的登山隊,是經歷過生命拚搏的病友們,自我的挑戰。病友:「開動了,開心。」病友:「表情要裝好吃一點喔,那個電視台在拍片囉。」

有些人的雪山攻頂行程,是1天直接爬8公里山路,攻上雪山主峰,但是他們在標高3100公尺的三六九山莊住一晚,把登主峰的最後3公里路,留到第3天,挑戰極限不能莽撞,也要穩紮穩打。小黑:「其實我們在高山百岳來講,雪山我們是把它歸類為入門路線,不管你爬入門的雪山,或是說比較困難的縱走路線,其實你第一個基本的,第一個你還是要有足夠的體力,然後第二個你裝備要準備齊全。」

而對孫道傑來說,充分準備小心面對未知的挑戰,同樣是對抗肝癌的應對之道,歷經過10多次的開刀後,他接受換肝手術。孫道傑:「我記得我換肝的時候,睜開眼睛,看起來的世界是真正的彩色,而且特別地鮮豔,跟我平常看的確實是不太一樣,我也問過幾個病友,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至少有3個病友跟我說,他說有。」

得來不易的彩色世界,讓孫道傑更珍惜生命中每一刻的美好,他不但是肝病基金會的義工,也在紅十字會擔任急難救助志工,他也學會冷靜接受生命中的各種安排。孫道傑:「我說萬一(移植手術)失敗的話,我說我的後事要請他來幫我處理,他也安慰我,他說沒關係,萬一是那樣子,他一定會幫忙,那就在這個我要去換肝前,不到1個月,那我有一天下午5、6點的時候,突然接到一個大陸打來的電話,他問我他說認不認識陳先生、陳某某這個人?我跟他說我認識他,他是我同學,他說能不能通知他的家屬,說他現在在福州省立醫院裡面急救,我說什麼事情急救?他說他心肌梗塞,後來過1個多小時他就往生了,所以這個就代表人生無常,所以也不需要太在乎。」

這個故事讓60多歲的他,珍惜當下,更有智慧地面對人生。孫道傑:「我們隨便在路上找一個人,你問他,他到底能不能再活5年還10年,他也是沒把握,所以生老病死是人間的常態,所以也不需要太過,過度地去驚慌害怕。」

事前擔心的緊急狀況,沒有發生在病友團身上高山症的反應,卻發生在同住三六九山莊的國中學生團,連續2位年輕學生發生失溫、呼吸急促現象,還好幾位隨隊醫師與護理師,第一時間專業處理,高山嚮導們立刻將學生揹下山,平安完成救援。

雪霸國家公園志工鄭朝雄:「他們全部都是用跑的上山,他們好幾個小朋友像這幾個不舒服,全部都是用跑的,所以你們明天要攻頂的時候,一定不能跑,有沒有聽到。」

攻頂的挑戰在第3天完成任務的壓力,登高眺望的成就感也將在今天,6點半出發,8點鐘到達黑森林營地,9點多走到圈谷,2次休息之後,一股腦往上坡攻,那種不能言語的疲憊感,幾乎不想再前進的念頭,又向每一位團員襲來,腳已經快舉不起來,後悔平時沒有更重視體能,甚至有人心裡偷偷後悔,為什麼要來?也還暗自決定,以後永遠不爬山,但是那種快要到終點的興奮,也開始成為期待。

病友:「你好,加油、加油,謝謝、謝謝,上面會冷嗎?」病友:「上面會不會冷?」山友:「不會,很熱,今天太陽很大,非常曬。」病友:「還叫我穿外套。」山友:「你現在外套可以脫,但上面要穿起來,趕快穿起來,不然會曬傷,不穿會頭痛喔。」

快到了,完成攻頂的山友笑容多麼令人羨慕,再咬牙、再多撐一點,就能有同樣滿足的笑容,另一位同樣經歷過換肝的黃煒傑,平時較少運動,在嚮導的引領下,一步步辛苦但踏實地第一個登上山頂。黃煒傑:「到了到了到了,到了到了,倒數10、9,看到了嗎?成功了,11點17分,2012年7月15日?16日?今天幾號?」病友:「15日。」病友:「7月15日11點17分,我成功了,我終於爬上來了,阿母我出運了,我要跟陳主任照一張。」黃煒傑:「我要跟我老婆說攻頂成功,肝基會加油,雪山我來了。」

3天的辛苦,就是為了這一刻的光景,每一步的努力是要證明自己做得到孫道傑和黃煒傑,甚至掀開上衣,露出如同賓士標誌般的換肝開刀疤痕,他們是換肝者登上雪山的第一人。病友:「1、2、3,登頂成功,好心肝加油。」

孫道傑:「到目前為止,全世界活得最長的一個應該是25年左右,那我算一算,我今年再過幾個月我就65歲了,那25加65那就是90,我覺得我體能很好,假如稍微再加把勁、努力一點,多活個10年沒問題,所以我現在正在拚換肝移植者的人瑞。」

粘曉菁:「他不是一個小鬥士,他是大鬥士,他本身有2個癌症,但是他散發出來的所有的意念、所有的表徵、所有的行動,都是告訴你說,生命是很可貴的,那我只要治療好了,我相信這個團隊,我就可以把我的生命發揮到極致。」

有機會登上海拔3800多公尺的台灣高峰,要歸功不放棄、積極的態度,以及帶給孫道傑新生命的肝臟。孫道傑:「非常地感謝這位捐贈者,因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我把他取一個名字叫『阿肝小弟』,因為醫生只告訴我他很年輕是25歲,那我跟他約定說我要帶他去美麗的寶島台灣,他也不用辦簽證也不用買飛機票,一切都我買單,我說我要帶他去橫渡日月潭、暢遊阿里山,然後吃遍台灣的美食,我想他應該有聽進去,所以說他都很努力地工作。」

記者:「那這一次登這個雪山,是另外加碼的?」孫道傑:「我可沒有跟他講雪山,因為我以前也從沒有爬過百岳,我想以後有機會我再帶他去爬玉山。」記者:「一直加碼下去就對了?」孫道傑:「對。」

挑戰大山,面對令人敬畏的大自然,就如同面對生命的未知,和抗癌之路一樣,可以選擇心情做好準備,一步一步勇敢地走,就能看見一路上的美麗風景。







謝謝你燦爛笑容 照亮我的天空
謝謝你分享心情 把我放在你心中
夜裡有時會寒冷 你我生根同暖土
友情是最亮的星 我的生命從此美麗

當你被花朵包圍盡情歡欣
我帶春風使你舞其中
當你正走在坎坷路
我會伴你在左右
一起向藍天歡呼 像白雲招手
我們要一起笑一起哭
千萬人中有個人懂我
你有最珍貴的角落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my41&aid=6801769
 引用者清單(1)  
2014/09/28 04:12 【udn】 這裡更便宜!迎接 紀錄 相本 新生命比價

 回應文章

O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很董事拉
2012/09/04 09:25
我也很董事拉 好媽好媽??大笑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tomy41) 於 2012-09-04 11:29 回覆:

老母雞啊…

好久沒見妳在城邦現身了

以為妳掛了耶

樓下滴那隻鳳凰說的話

妳相信嗎?

俺想妳懂了也學乖了是肯定的

因為妳出門常忘了帶錢包讓我當苦主俺記得了!哈哈哈!


blue phoenixe我的兩個寶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再也不敢抱怨了
2012/09/02 11:53
好感人的故事
blue phoenix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tomy41) 於 2012-09-02 12:12 回覆:
最好是真的啦!

今天妳很懂事耶!

給妳鼓掌和喝采!

.原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今日事
2012/09/02 05:28

好心人  善心人  日行一善  他的故事感動人心 

您(田老師)的報導令人振奮  上山呀  努力巷上~~~~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tomy41) 於 2012-09-02 12:14 回覆:
楊老師…您真了不起…

常常都搶第一還留下那麼珍貴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