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遺書(三)
2018/04/11 20:12:46瀏覽842|回應2|推薦24

我親愛的太太,你是我的至愛。當夫妻不容易,茫茫人海中要當夫妻,談何容易。尤其,我們不只是夫妻,也是在真理大道上互相扶持的伴侶。這緣份當真不容易。可是,相愛的人無法再祈求更多的幸福,我們最富足的是我們已經得到的真理大道。我們有一對可愛的兒女,幾乎是每一天都生活在一起。無論高興或是失意,我們都在一起。

作為你的丈夫,我扛起的責任少些。大部分家庭的事務,都是你承擔了。你知道的,我是個浪漫的詩人,很多事情我無法兼顧。每次的痛苦,我其實不想讓你知道。男人啊,總是習慣默默堅強,心裏積壓的東西,不敢輕易翻出來讓人知道。

當年,你還是個大學女生。我卻已經出社會很久了。本來是碰不在一起的兩個人,竟然走在一起。記得當初,我們一起弘法。就是這個緣分把我們牽在一起,是的,沒有別的可能。那是我們生命最初的交集。我是個浪漫雲遊的人,好像入世的和尚,尋求無上的真理。我本該入寺修行,我本該遠走他方,我本該隨著宇宙的起伏而擺盪我的人生。你不一樣,你是資優生,循規蹈矩。你本該嫁給富貴的人。可是,我們碰在一起。因為,我們一起學法,一起煉功,一起弘法。忘記是什麼樣的心情,我實在不敢承擔你的深情。有首詩:「曾因酒醉鞭名馬,深怕多情誤美人」。我的確是這個心情。很像知道自己一身已經奉獻給真理,我窮點也是自己的選擇,算我活該!可是,連累你怎麼辦?當時的我已經三十六歲,知道愛情與麵包不可兼得。知道很難「不負如來不負卿」,我在其間擺盪著。愛有很多方式,不一定要長相廝守,有情人不一定終成眷屬。人生如何往下走!

可是,你是那麼純真,那麼深情而真摯。我難道推得開你,去走我的孤寂之路?難道,沒有一種可能,是可以不辜負你,又可以完成我生命的誓約的?有,我相信我們可以。但是,我對我們周邊的環境是沒有信心的。因為,我身無分文,家無恆產,結什麼婚?

果然,我們還是結婚了。從決定結婚那天開始,我租的房屋就通知我要搬家,這麼巧,不,是開始另一階段的考驗。我搬到山上,又逃回家鄉。你跟著我,也算是夫唱婦隨。女兒出生了,那是我最感動的一刻。原來當爸爸的感覺是這樣。我那天買了束花,送到醫院。好像也是僅有的一次。

我們的生活是幸福的,儘管經濟不算寬裕,但是自然還是一步一步活到了今天。我們幾度在修煉的路上躊躇,你總是我身後最有力的推手。我們共度修煉中大小難關,當我幾乎被擊倒時,我都知道我不能放棄。我一直是愧疚的。回想當時一起學法,學法是我們約會幹的唯一一件事。這是多大的緣分?至今不敢去深入追索!真明白了又是一個執著。

孩子很可愛,像你也像我。把他們栽培成正氣而且光明的中華傳人,這應該是我們責無旁貸的責任。記得妳懷孕時,我是祈求師尊,不管來的是誰,我都盡力使他履行他的生命之約。一切都是那樣平常,我追憶著似水的華年,日子就是這樣流逝,終於到今天。

你愛聽,我就多說幾遍:我愛你,永遠愛你。

生活再苦,我們都還是樂呵呵地過下去。生活再如何過,我們的誓約是締結在一起的。我們當夫妻,可不是一般的夫妻。縱使是神仙夫妻,面對的還是材米油鹽。我記得你大學女生的模樣,只有清純可以形容。你知道的,我其實也沒喜歡過什麼紅粉佳麗,庸酯俗粉也好,國色天香也罷,不及你的萬分之一。

來日方長,我需要你。你是我家的靈魂。

當作遺書來寫,因為這樣的心情最真!真的臨死,我也是想告訴你這些。天地為憑證!

2018年4月11日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mb&aid=111476893

 回應文章

賈媽 - 秋天。旅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相信你們的婚姻是蒙天地人祝福的
2018/04/11 21:38

只要你有心

世道就是最好的道場

家庭就是最聖潔的祭台

月飛來(tomb) 於 2018-04-12 07:42 回覆:

我們幾乎不吵架的,全家幸福洋溢。

人很奇怪,我不太適合當他家的女婿,一直無法習慣。當她的丈夫還算可以,當她家的女婿非常困難。

索性,不當了。不把這個枷鎖扛著,我當自己就行。

謝謝賈媽


~奇異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4/11 21:08

有這樣的靈魂伴侶

死又何懼

我喜歡你最後一行

這信士用最真的心情書寫的~

誰看了都會深深感動!

月飛來(tomb) 於 2018-04-12 07:46 回覆:

我寫東西都是發自真心,心若假了,人也完蛋了。

最近忽然想用死前的最後一天,俯瞰我生存的世界。就用告別的心情,給我心愛的人,或是花草樹木、陌生人、天地萬物寫封遺書。希望能持續下去,最好寫個一百篇。哈哈,如此期許!

當我有天死了,遺書卻留下來了。

謝謝老師的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