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北京旅次(行旅兩札之一)
2007/04/04 00:25:52瀏覽537|回應0|推薦4

杜忠全

我們學院的假期和他們的暑期假日撞在一塊兒了,加上正值三伏天的高溫天氣,如此天人合夥地交相攪和之後,那七八日的北京旅程,而今回想起來,似乎只得個熱得冒煙的深刻印象了。昏熱的伏日,我們推擠在旅遊人潮裡進出各景點的剪票口,即使這是頭一回的北京遊,但心頭原本火熱的亢奮,慢慢地也就被那北回歸線以北的高氣溫揮發了又讓人群給擠光了!那浩暑天裡的北京遊,我們的冷空調小巴外頭當空高懸的大太陽,和導遊那日漸烏沉下來的臉色,後來也逐漸形成一種鮮明的對比了……

“襯仔,他們那裡都坐滿了,我跟你坐同一張桌子可以吧?”

北京的導遊姑娘一手端著早點直往桌面擱下,另一隻手拉開了椅子準備坐下來,然後才朝著快將吃完早點的我,說。“襯仔”是她從香港旅客那裡學來的,自以為對一般都諳粵方言的東南亞華人,是個最親切不過的稱呼了,於是也不問它到底合不合適的,接團時瞥了我們一團十來個幾乎都六十開外的團友,當即二話不說地把它安到我的頭頂上,一叫就把整個行程給叫滿了!

“說話吧,你肯定有話要說的!”默坐在她的面前,我居然活似待拷問的犯人那般,心裡想。她坐定了開始吃起來,我待她垂眉低目翻動心思的時候朝她望了去,感覺她的每一嚼咬與每一吞嚥之間,彷彿都藏著不吐不快的一大串言語。見她似此這般的模樣,我便打消了吃完就立起身走開的念頭:眼看這一段旅程就快接近尾聲了,姑且聽她究竟有個什麼樣的說辭吧。

“襯仔,你們這一團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簡短的門面話三幾句就說完了,北京姑娘果然就把話題帶進了主題──自己預料中的主題,關於旅遊還兼不兼帶購物的這檔事。

出遠門旅遊而不肯聽候導遊的發落,一俟進得商家的大門就乖乖就範地猛掏腰包,然後狠狠地買下他們認為我們需要給自己或家人朋友捎帶的實惠貨色。從她的角度來看,我們這一夥人真是吝嗇或者太會算計了,以致半點兒零頭都不肯讓別人榨取的──幾個團友應酬式的零散交易,對她來說顯然並不達標!

“誰家裡會短少那些東西呢?但出來玩兒總得大家開開心心地消費一番,別老是那樣吧……”就剩下最後的兩三天了,導遊姑娘拼著最後一博,說了不少的勸進詞來“曉以大義”,希望還有機會挽回頹勢的。然而,我們一夥人都有著過往的不少經驗,不是初次上路的菜鳥。團隊旅遊期間,難免就彷似被集體催眠了那樣,大家都一個勁兒地一路採買一路掏空腰包,盡買下別人的眼光一而再地提示我們應該要帶走的閑雜貨色。穿插在行程間的購物時段,別人往往會在那節骨眼上告訴我們,說也許這地方我們一生就到那麼一回了,要是前思後想了錯過的話,回頭就算悔恨交加,也再難如願的了。別人是這麼慫恿著,而我們自己,往往也會在那當兒對自己這麼說。這種內外交相逼迫的情勢之下,旅程的延伸總也隨帶著行李重量的逐日上升,然後沒等到旅程結束,我們就漸漸地意識到,自己那是一路地“無明造業”了──拖著那般累贅的隨身行李,確實就彷似“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的莫可奈何了:你看,那種捨不去又帶不走的痛苦,真的是不足以對外人道的哩!

後來,後來我們總也在行旅間隨帶了幾分的清明,後來總也是拒絕那種團隊催眠似的無意識造次。期許帶著清醒的自我一路觀景,讓帶不走的美好景緻依然完好地留在原處,只帶走回憶;讓不需要帶走的物品也依然留在它自己的位置,我們,只是偶然路過的旅客,雖做不到“萬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的高遠境界,但心嚮往之就是了:

“我們的旅途還很長,但需要的很少。”

談話的最後,我原想就這麼告訴她,但想了想,罷了:我們是從日常的生活節奏裡抽身出來的,而她這是在工作,當然會有一些的不搭調,由她去吧,後來我告訴團友說。

(普門雜誌馬來西亞版,第83期,200612月,找一顆休閒的心特別企劃特輯)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htc&aid=869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