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年味的追尋
2007/02/09 22:33:55瀏覽610|回應0|推薦3

杜忠全

春節前夕的個把月正好忙著籌辦活動,然後趕在年關的門檻前頭送走國外的來客;活動期間在赤道的驕陽底下奔忙,大隊人馬在半島的大城小鎮作南北征討的,想來都沒少聽到那些鑼鼓喧天又火紅霹靂的新年歌曲四處流竄的吧:喔,沒有,我們那裡並沒有這麼熱鬧的應景歌曲的,我明知故問,他們則一如所料地回答說。我們的客人都來自華人的第一世界,這一回趕在春節的氣氛四處張揚的當兒來到大馬,算來是見識了我們大馬華人特殊的春節文化──這些洋溢著春的新春氣息以及無限祝願的應景歌曲,當年從老上海的經典年代出發,然後終於成為人們操辦年貨的其中一個部份了。不管你是否喜歡這類型的歌曲,在終年浩暑的赤道邊緣,所謂的冬去春來又春意勃發的,這裡的人們都只能往鞭炮燒紅了又串起的跳躍音符裡覓尋,才得以窺探得新春的氣息的!

春在音符裡,而春風吹起的音符所散播開來的,便是人們對未來前景的追尋與企盼了。於是乎,人們寫在新年歌曲裡頭的唱詞,反映的應該就是一時一地的人們對新年頭的憧憬了。年年都要反複聽上無數回的,一首屬於老上海時代的新年歌《大拜年》,那裡頭寫下的願望竟是那麼的簡單,簡單到讓我們隔著老長的歲月,聽來卻仍然感受到當時人們的艱難處境:那是處身在戰爭年代的人們對和平生活的衷心期許了。在倖存已是最大恩賜的年代裡,人們已經顧不上去奢求生活節奏在節目裡頭推向高潮了,而只能寄望一切如常,還生活一個本來面目!

按說節日是高於生活,而具有突出於日常節奏的高昂旋律的。過節是尋常節奏之外的高潮,而對於華人而言,春節肯定是一年裡頭的最高潮,更何況,所謂的春節,它不光指大年初一的夏曆元旦,而包括了從臘月祭灶到元宵十五那拖拖拉拉幾近一個月的系列節日。往前頭繼續延伸,那麼,臘八乃至更早的冬至節,其實都可算是春節的序奏,人們往往都預早從臘八粥甚至熱湯圓裡聞到了年味。

春節是中華族裔的節日文化裡最為隆重的傳統節日了,但華人世界似乎都在感嘆年味的日益稀薄──君不見裝點年節的各種物資產品越見豐富與多樣化,但有心人看在眼裡卻還是覺得,那所謂的年味啊,無論如何已經一年淡似一年了,嗯,這要怎麼辦才好呢?

吃喝玩樂過春節,讓平時得不到滿足的物資享受都給集中在節日的歡騰裡受用,從前的年代是這般地過節,如今的人們也還是如此過節。然而,從前的人們以此為足,而現在的人們卻覺得有所缺憾了。那麼,是越來越豐富的物資裡頭欠缺了年的氣息,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呢?

從前那物資匱乏的年代裡,一般人的口腹之慾,似乎只有逢上大年節,才能稍微得到滿足。如今哪,情況已經明顯有別了:不待節日的到來,人們無時無刻都得以滿足個己的物資慾望。說春節,如今我們該如何來把淡薄的年味重新給召喚回來呢?

時移境轉,放縱物慾已經不該是過節的唯一方式了,如今似乎應該回歸到文化的層面,將節日的精神底蘊給挖掘出來,讓人們在節日文化的濃郁氛圍中沐浴春風,並在全球化的大環境中活出民族的特色來。說春節又翻尋年味,我是這麼想的。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htc&aid=733903